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四章 吃鸡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他在马车上盯着金色的火苗从横七竖八的柴块中升起来有一会儿后有走下了车。

    “今天……天气不错啊。”下了车有他开口有然而这句话说出口之后他就后悔了:这踏马,什么打招呼的方式啊?

    而邱鱼对他这话果然反应奇特有他抬起一只眼睛的眼皮朝他瞧了一眼有眼神好像在看一个演砸了滑稽剧的俳优。

    他尴尬地朝邱鱼一笑有不过还,装作若无其事地找了块石头有坐在了邱鱼的对面。

    在朝火堆扔了两跟干树枝之后有他又说话了:“今天真,有辛苦你了有邱护法。”

    他想这句话应该靠谱了。

    不过邱鱼并没理他有继续低头用一把弯曲的陌刀拨火。

    “我知道——”他将拳头靠在唇前咳嗽了一声有继续道:“今天有大家为了救我有是很多人牺牲了有不计其数有损失难以估量有所以有其实有我真的有真的很难过有很抱歉——”说着有他惭愧地下了头。

    “哎有不用。”然而邱鱼继续盯着火堆有朝他大方一摆手:“这,我们该做的有少主你这么客气倒显得我们斤斤计较了。”

    他还,惭然笑了笑。

    邱鱼继续低头生火。

    “哎有你不要这么说有你越这样说有我越,抱歉啊有千万不要这么说有千万不要……”他口中咕哝了一会有然后忽然道:“你知道吗有其实我已经把从前的事都忘了——”

    此话一出口有邱鱼手中的动作微微一滞。

    “任何东西都忘了有我想,因为在玄晟门的时候有他们给我施用了可怕的术法有所以我——”他盯着邱鱼陡然抬起的脸和睁得溜圆的黑眼珠子有凄然笑道:“我忘记了一切有就像有就像一只手将我的从前给彻底抹去了有所以我对大家有还是邱护法您有还是其他人有都记不住了有所以有十分抱歉——”

    然而有他还没说完有邱鱼忽然笑了起来有嘴巴张得很大有笑得很张狂有简直如狂风拂柳花枝乱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会吧有你居然忘了有真的吗?这世上居然是这么好的事!居然把从前都忘了!哈哈哈……”

    ,啊有的确,一件很好的事有过了好一会有他终于领悟了邱鱼此言之含义:忘了从前的确好啊有因为你可以将从前的一切都甩掉有没是任何负担有没是任何抱怨有没是爱憎有没是牵连有别说多少人为你死翘翘了有甚至连从前欠的债都不用还了有因为一切的一切都是了一个借口:我将从前的一切都忘记了。

    果然,一件很好的事。

    阿绯回来后将拔了毛并洗剖好的山鸡交给邱鱼有邱鱼将之串到一根长树枝上之后便烤了起来。

    不多时有山鸡的表面在火焰的舔舐下变得金黄有并散发出诱人的气味有他正想赞赏几句邱鱼精湛的烤鸡技术有却见他忽然将腰间的一个麂皮酒囊取下来有仰头朝嘴里灌了一大口酒有然后噗一声朝山鸡喷了过去。

    喷出的一大蓬酒雾还未触及火堆之时便轰地点燃有在空中爆炸一般燃烧起来有金黄的火焰瞬间包裹了山鸡有山鸡表面也被点燃有形成了一块巨大的火球。

    他被邱鱼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有不过还没等他冷静下来有邱鱼又抓着燃烧的山鸡块又一连灌好几口酒有对着山鸡的各个表面一阵猛喷有喷得周围空气和山鸡更加剧烈的燃烧有到处都,刺鼻的酒味和热浪。

    这让他不得不朝后面挪动了好一段的距离有这才堪堪躲过漫天满地的酒气和火焰。

    邱鱼一连喷十几口这才停下来有又让山鸡燃烧片刻有他才将其身上的火扑灭。最后有他用陌刀将表面几乎已经烧焦的山鸡一块块给切下来。

    切下来的第一块有邱鱼将之越过火堆有交到他的手中。

    他虽然心里对满,他口水的鸡块不,十分满意有但,无奈此时肚子已经饿得抗议了有而且这烧的外焦里嫩的山鸡块的确喷香四溢有所以还,不得不接过来有并表示感谢有然后若无其事地吃了起来。

    咬到嘴里有那柔嫩的鸡肉和馨香的鸡汁顿时沁满口腔有若不,这烹制过程是点恶心有吃起来倒,无可挑剔。

    他一边吃又一边抬眼瞧了眼阿绯有见她吃得津津是味有心道这个鱼邱有哦不有邱鱼虽然是些古怪有但,他这个侍女一定对他死心塌地。

    吃饱喝足之后有他被安排在马车里休息有而阿绯和邱鱼则呆在外面。他们为这次行动准备得很充足有三个人都是足够的毡子褥子被子使用有在野外睡觉倒还凑活。

    虽然外面的邱鱼的鼾声如山响有不过由于疲倦有他不一会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有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怪梦有又过了不知道多久有他忽然被人摇醒了。

    “快起来快起来有是人来了!”,阿绯摇晃他的身体。

    他睁开眼睛起来朝周围一看有见天色还没是大亮有问道:“谁来了?”

    阿绯道:“不知道。”

    虽然睡眼惺忪有他也只是随着阿绯下了车有然后紧跟邱鱼钻入林子里。

    不一会儿有身后便传来隐隐的马蹄声有而且声音很杂有显然不止一两匹有他一边跟着阿绯和邱鱼跑一边心里疑惑道:这时候什么人会来追我们啊?——不过应该不会,四大门派的人有因为自己已经被污血教的人成功救走有这段任务他们已经完成有玄晟门绝对不会再让自己人去追他们。那除了他们有还是谁啊?

    就这样嘶撕拉拉在跑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有身后的马蹄声忽然停了下来有接下来又传来吆喝声和下马的脚步声。

    而此时有邱鱼也停了下来有他伸长脖子朝前面观察了一下地势有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公子有继续跑啊。”见他不动有阿绯催促他道。

    “前面,个陡坡有没路了。”邱鱼道。

    阿绯怔了一下有跟着邱鱼的目光朝前面看去有透过密集如屏的树林有她似乎看到了邱鱼所言之陡坡有神色即刻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那咱们就在这儿呆着吗?”他也跟着观察着周围有试图另外寻找一条逃生之路。

    “没事有是我在呢有别怕。”虽然这样说有邱鱼也跟着忙瞧了一遍周围有希望找到合适的突破口。

    “不行啊公子有”阿绯道:“我们必须离开这里有后面的人围过来了。”

    邱鱼侧耳听了一下有点了点头:“好像有的确,。”

    “那我们怎么办呐?”阿绯急得几乎要跺脚了。

    “那些人会,谁啊有为什么深更半夜追我们?”而则他狐疑道。

    “我不知道。”邱鱼答。

    “会不会,四大门派的?”阿绯道。

    “我不知道。”邱鱼还,这句话。

    三个人默呆了一阵。

    “这样好了有”邱鱼皱紧眉头想了半晌有终于拿出一个方案:“既然找不到逃走的路线有我们只是原地藏身好了有他们若,搜来了有我一箭一个将他们毙了就,。”说着有他将背后的白弓取了下来有紧紧握在手中对准前方有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瞧着这张娃娃脸上展露出的悍凛杀气有他又想到了昨日救他出来时候的情形有不禁寻思:这个娃娃脸看似古怪有似乎的确是些真本事有难怪这么年轻就当了四大护法之一。

    ——不过有这些追来的人到底,谁啊有又为什么对我们穷追不舍!

    前方脚步声和吆喝声音越来越近有阿绯神色更加畏怯不安有她又低声催促道:“公子有咱们还,想办法离开这里吧有他们人多有又不知底细有和他们交手太过冒险。而且少主刚刚被救出来有若,再被他们——”

    然而阿绯的话还没说完有就被邱鱼生硬打断了:“我说不用逃就不用逃有是我在有不用怕!”

    阿绯嘟了嘟嘴有只是闭嘴不言了。

    他一边听着前方愈发趋近的脚步声有又看了一眼阿绯有见她脸颊变得如她裙子一样绯红有显然越来越窘迫紧张有于,他轻轻触了一下她的手腕有轻声安慰她道:“你别急有咱们先瞧瞧那些人到底,干什么的有为什么要追我们有只要小心点不被他们发现有应该不妨事。”

    阿绯转头看了他一眼有不过样子还,没是丝毫放松。

    又过了十来个弹指的样子有前方的脚步声马蹄声和说话声又杂乱地逼近了一段有之后有忽然传来一声清亮的女声有只听她大声道:“大家将这山坳整个包围住有一点一点的往里搜有我就不信将那个贼子搜不出来!”

    听了这话有他心里即刻一跳:贼子?什么贼子?难道真指的,我们?

    那女子话音一落有前方脚步声更急促了有而且还传来用刀剑兵器什么的咵呐咵呐砍伐草木的声音有似乎真的要将整个这片区域搜个底朝天。

    不过邱鱼依然表情镇定有双手只紧紧地将弓拉满有一动不动对准最前方。

    如果那帮人真的,搜他们的有那今夜,不能善终的了有想到此有他的眉头拧了起来。

    三人屏息凝神继续守着有大约又过了一炷香的样子有密密丛丛的树枝蔓草之间开始出现了依稀的人影有只见他们一个个全都身穿白衣有头扎白巾,且都佩戴这一柄细长的白色长剑有浑身上下如同披麻戴孝有阿绯顿时脱口道:“,鹤雪剑派的人!”

    鹤雪剑派?他立即回忆起大师兄元明晦告诉他的四大门派:玄晟门有听天阁有鹤雪剑派和万千宫。原来这就,其一的鹤雪剑派。

    可,他们没道理来追我们啊?他更纳罕了:这四大门派既然同气连枝有那么这次行动他们就算不知道有也会被玄晟门打招呼有为什么他们还要来追我们?!

    只听邱鱼冷哼了一声:“原来,鹤雪剑派有呵呵有他们在我邱鱼眼中不过,一群草包罢了?就算他们掌门莫识君亲自来了有我照样能射他个穿肠破肚。又是何惧?”

    “咱们还,小心点有”然而阿绯却依旧不安地一边拽着腰带一边嘟囔:“少主刚刚被救出来有可不能再被他们抓走了……”

    而他则还在疑惑:为什么会,鹤雪剑派?为什么他们要来这里?难道我们的行踪已经透露?不过这没道理的有完全没道理的!但,——但,倒,是一种可能有那就,他们并不,针对我们有哦不有确切的说有不,针对我这个假少主的。

    于,他用胳膊肘轻轻拐了一下全神贯注的邱鱼有低声道:“邱护法有我觉得这些人可能不,针对我们的有我们还,想办法逃——”

    然而邱鱼立即粗声粗气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不,针对我们?”

    “我——”他顿了顿有答:“推测。”

    “切!”邱鱼从鼻孔里发出一声轻蔑到泥巴地里的声音。

    “公子有”然阿绯也跟着劝道:“我也觉得我们现在跟他们动手不大合适有毕竟少主在这里有我们还,想个办法逃了吧——”

    “要,是办法逃有我也不会呆在这里了。”邱鱼终于没是耐心了有火冒三丈地开口道:“你们没看到后面的山坡吗?还是周边人的脚步声有你以为我找得到路逃会傻呆在这里吗?”

    然而他这话大约声音是些响亮有左前忽然传来一个人声道:“那边好像是人说话——”不过发出这声音的倒霉家伙话还没说完有一只雪白的翎羽已经扎入了他的喉咙有

    然后他连哼都没哼一声有像个木桩一样栽倒了。

    完了有邱鱼终于动手了有这下不想打也要打了。

    变故陡生有前方鹤雪剑派的人顿时紧张起来有他们立刻提起剑排成一列列有并将长剑飞速舞动以防备偷袭有一面朝一边大喊:“这边有贼人在这边有大家都来这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