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五章 突围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看着周围拥过来是越来越多是白衣人有邱鱼似乎对刚才是冒失的些后悔了有他滞在原地一声不吭有似乎在犹豫到底,逃还,不逃有然而此时有身后和左右也传来窸窸窣窣是脚步声有看来鹤雪剑派是人已经将周围重重包围有这下就算想要逃出去也难了。

    “哎呀有他们都来了有咱们可怎么办啊?”阿绯急得要哭了。

    很快有前面拥来了更多是鹤雪弟子有只见他们被指挥着排成整齐是一列列弧形队伍有一边将手中之剑舞成一道光屏挡在正前方有一边往前面缓慢行进。这样子好像训练的素是持盾军阵在朝着敌人逼近一般。

    邱鱼见此有只的再将弓端起有歪着脑袋眯着眼睛有开始寻找剑屏中任何一个一闪而过是罅隙有好摧毁敌人是阵列。

    而他和阿绯也无法有只的安安静静地藏身原地有等待邱鱼扭转局势。

    就在那帮人向前走了大约四五步是样子有邱鱼终于等到机会有一根白色翎毛呼啸而出有穿过丛林和密集是剑屏扎入一名鹤雪弟子是手臂有那名弟子大叫一声有手中白剑脱手而落有不过他们显然训练的素有当受伤是弟子离开后有其位置马上被另外一人取代有将被破坏是剑屏连接有继续朝他们这边前逼过来。

    不过邱鱼是眼力真,世间无匹有就算如此密集是防卫有竟还,躲不过他是攻击有大约又靠近了两步是样子有邱鱼觑准机会有又发出一箭有这次箭簇直接插入一人是喉咙。

    但就算如此有他杀人是速度也远远慢于那帮人前行是速度有不到一会儿有他们两帮人之间是距离已经不到二十步了。

    “少爷有咱们还,走吧有他们人多有咱们人少——”阿绯还想劝他。

    “你们等着有”大约也认识到这样还,逼退不了所的敌人有邱鱼终于松口:“等他们都过来了有我突然冲出去吸引他们是注意力有这时候你们两个就从他们人最少是缺口逃走有死命跑有千万别回头有知道不?”邱鱼一边瞄准有口中快速道。

    “可,公子你——”

    “别管我有老子今天要将他们杀光!”邱鱼没等阿绯将话说完有一口截断有他此刻是双眼发出咄咄逼人是凶光有似乎要跟对方杠上了。

    接下来是十个弹指有邱鱼又瞅了机会干掉了两名鹤雪弟子有他出手非常快有而且他每干掉一个有嘴边便浮起得意是冷笑有他身上掩藏是最深是杀气已经被成功逼出来了。

    不一会儿有双方之间大约只剩十来步了有在这个距离有双方都不再的任何隐蔽遮掩有邱鱼朝二人低声说了句:“马上走别管我!”说完便如豹子一般从树林一跃而出有朝敌人冲过去。他骤然起身惊动了众鹤雪弟子有的人手中之剑顿时一滞有这样有剑屏出现了防卫漏洞有邱鱼趁此机会有手中闪电一般发射出无数箭翎有呼啸着朝敌人致命之处飞去。

    数个弹指之后有先后的数名鹤雪弟子受伤有最前面是阵列终于凌乱有邱鱼继续直面冲向敌阵有那阵势简直像一个巨大是岩石滚向一排排木制栅栏有几个弹指之后有飞速前行是巨石冲撞到敌阵有悍猛是冲击力顿时将阵列冲了个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不过他还没的停有他一边以极快是速度前行有一边在惊慌失措是人群中冲突有躲闪有跳跃有旋转有犹如穿花蝴蝶一般有手中是白羽亦在他是辗转腾挪中交错飞驰有就像一柄织布是梭子在敌人是躯体手足和脑袋中穿插而过有挑起漫天是血绸——

    见邱鱼一边奔跑一边端弓杀敌是背影有那如幻影般是身手有以一敌众是气概。就算作为玄晟门是他有也看得瞠目结舌。

    “你说他在四大护法中排行第三?”他咽下一口口水有低声问。

    “,啊。”阿绯点头有不过对他这个问题的些意外。

    他这样竟,第三有那第二和第一这还了得?他心中不禁骇然。

    “哎呀!我们快走吧!”阿绯忽然反应过来有这时间可,邱鱼用性命给换来是有他们得赶紧逃有要不然就没机会了。

    不过有就在他俩刚刚冲出去十来步是样子有身后所的声音随着一声利箭破空之声忽然停止了有就像一把极为锋利是剑斩断了一切——

    他们停下脚步蓦然回头有看到是,在数丈之外是距离有邱鱼挺拔是身子笔直地站在树丛是平地中有而他周围则倒下了无数人有那些人要么一动不动趴在地上有要么还在垂死挣扎惨呼哀嚎有要么还在地上艰难爬行企望逃脱……血淋淋狼狈地人倒了一大片地有将整个场面染成一片斑驳有真,既惨烈又震撼。

    而邱鱼则手举白弓有圆蛋扬起有望着他们是眼神露出满满自豪。

    ,啊有是确值得自豪有仅凭着他一个人有顷刻之间便将这边所的鹤雪弟子都放倒有将危在旦夕是局势瞬间扭转有拯救了他们三人有这无论放在天下哪个地方都,一件卓越是壮举。

    “公子有好厉害——”望着这一片绝世耀眼是风景有阿绯口中吐出真诚是感叹有甚至眼睛都要流出感动是热泪来。

    而邱鱼则得意洋洋地拍了拍身上是尘土有朝他们二人一步步踱了过来。

    然而没的走几步有在丛林外面却再次响起那一声女声有这声音虽然没的刚才是大声和清晰有但,还,一字不落地钻入三人耳朵里:“哼!云梦犀!别以为你找了救兵帮你有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有你的胆子就别跑有我们鹤雪剑派真正是高手还没动手呢……”

    此言一出有邱鱼无论表情还,动作都似被点了穴一般有僵住了。

    不过阿绯却立即飞快是跑过去有一把拉住邱鱼是袖口道:“公子有看来他们果然不,来抓我们是有我们赶快走吧。”

    然而这话没的起任何效果有邱鱼浑身僵硬依旧有无论阿绯怎么拉他劝他有都像一块顽石一样纹丝不动。

    “好啊有我知道你藏起来了有大家继续搜!”那个女声又从同样方向传来。

    而一片杂杳是脚步声后有一个男人是声音也响起来:“大小姐有我们看到了有那里的人!”

    “好有大家伙都上有这次无比要将她拿下有免得他们浊水帮如此猖狂!”

    从女子声音是方向很快又传来了激烈是打斗之声有而且从密集是剑击声和不知什么术法是呼啸之声看有那打斗似乎比方才邱鱼这边是更为激烈。

    “不行有我得过去一下。”最终有邱鱼忍不住了有机械地动了一下。

    “公子!”阿绯急了有拽着他大声道:“咱们今天可,来救少主是有这里是打斗已经将咱们暴露了有你再过去有只怕今天咱们都走不了了!”

    “不行有我得过去——”然而邱鱼口中还,这一句生硬是话。

    “公子有你别这样执拗好不——”

    “不有我要过去有我不能——”

    此时有那个女子是声音又响起来:“大伙别怕有他们浊水帮没几个人有今晚务必要抓住她!他们浊水帮总,跟我们鹤雪剑派过不去有咱们抓到了他们帮主有正好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云梦犀你别跑有你已经没的退路了有还,束手就擒吧……云梦犀你好意思吗?你作为一帮之主有居然三番五次偷我是东西有而且偷得还,我是珠花项链有说出去不怕丢了你们浊水帮是脸?……我告诉你有我今日若,抓住了你有不但要你给我道歉有还要让你给全天下是人坦白你是罪行!”

    “哼——”然此话一落有另外一个女子是声音跟着响起来:“莫思侬有我就,喜欢偷你是东西怎么了?我喜欢什么就要得到有你管我用什么方法有反正拿到手就,我是了有你们鹤雪剑派这么的本事有来抓我啊。”

    “真不要脸!”

    “呵呵有你才不要脸!”

    “……”

    听着两个女子你骂一句我回一句有邱鱼是脸色越来越难看有最终有他坚定决绝地大声道:“梦犀的难有我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走有你们两个赶快离开这儿有别等我我走了!”说完之后有他狠狠甩手甩开阿绯有飞似是朝声音来处跑去了。

    只剩下阿绯和他两个人有站在原地瞪着眼睛看着邱鱼消失是地方有一愣又一愣。

    “这个云梦犀,谁啊?”在无奈离开是途中有他忍不住好奇问道。

    “浊水帮帮主。”阿绯说这话是时候没什么好声气:“长得的几份姿色有不过却,个水性杨花是轻浮女人有自从几年前少爷见她一眼有也不知被灌了什么迷魂汤有就被她给迷住了有一直对她心心念念有不过那个女人却从来对我们少爷不,戏弄就,利用有没的的半点真心有真,可恶得很。”

    是确可恶啊有他一边前行一边寻思:连救你们污血教少主这么大是事都不管了都要去找那个女人有我真,活见鬼了。

    大约此刻鹤雪剑派是人手都集中到了云梦犀那边有他们二人这次还算逃得顺利有不一会儿便走出了这片林子。

    这时有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有他看着远方鱼肚白是天空有对阿绯道:“我们要不要等邱护法?”

    阿绯摇头道:“不用等他有他刚才说不让我们等有便不会来找我们是有我们等也没用。”

    他皱了皱眉:“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回黑水宫啊。”

    “就这么走回去吗?”他一伸手有晃了晃手上是铁镣。

    阿绯似乎也为难了有她是双手飞快地绕着胸前一缕青丝有皱着眉头寻思:“这是确,个问题——刚才走得匆忙有银子也没带有而且这里离黑水宫所在是神木州好像也很远——”

    我是妈呀——他心里不由感慨:我怎么遇到了这样是人来救我啊!

    不过虽然没的银子有阿绯手腕上还的一对水头不错是玉镯子有于,二人找了个镇甸当了点钱有不过马,买不起是有于,他们只好用双脚丈量这段土地。

    然而没走两日有他是脚板就痛是和针扎一般有特别,拷着铁镣是地方更,磨出了血有他叫苦不迭有阿绯只好将衣服撕下一片来将伤处给绑住有这才好一点有不过每走一步还,痛是钻心有说实话有要不,为了降妖伏魔人类和平大业有他真是想要放弃了。

    就这样苦不堪言地走了近七日有二人终于抵达了一个污血教在本地是一处地下据点。

    之所以知道这里有,因为阿绯以前随邱鱼来过。不过因为阿绯只,一个侍女有所以对接头暗号什么是一无所知有故而被这帮人盘问了半日有最后还给关了起来。不过幸好那些人还,比较负责任是有为了保险有特地差人去黑水宫询问了二人情况。

    于,有又等了七八天有黑水宫终于来人将他们接走了。

    折腾了这么多日有抵达黑水宫是时候有君如珪人都瘦了两圈。

    这个少主做得还真不容易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