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六章 黑水宫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本来以为黑水宫的建立在地面,一座恢弘,宫殿是结果原来不的是进入黑水宫,时候是他们先经过一大片黑水沼泽是然后在一个小小,地道口开始向地下行进。地道很长是沿途,墙面隔一段区域放置着一对火把照亮道路是走了不多时是前方出现了一道石头门是带路,人在石头门旁边,机括上摆弄了几下是石头门打开是然后继续向下走是又走了一会儿是周围陡然开阔是脚下出现一个横断,悬崖是悬崖很高是下面黑漆一片。只听见从悬崖对面传来人,声音:“未泯前身恨。”

    带路之人高声回应:“千年悔无间。”

    此言结束是又等了一会儿是只听得前方吱呀声响是一个木头桥从空中慢慢降落下来是搭在了悬崖两边。

    过桥之后是又走了一段时间是拐了三道弯是过了两个大门和一座吊桥是最后沿着一条笔直,用花岗岩砖砌,通道进入了一个穹窿顶大厅。

    大厅很大是应该容纳至少千人是墙壁不知用什么石头砌,是一片雪白是墙壁上挂着很多火把是将大厅照,通明如昼是而在大厅,正前方,墙面上是挂着一个巨大,被火焰包围,人骨骷髅头是乍一看有点吓人。而在骷髅头下面是放置着一个很宽大是靠背很高,铺着黑豹皮,花岗石椅子是上面端然坐着一个六十来岁,老人是这老人身穿深紫色曳地长袍是头发花白是脸部瘦削是颧骨高耸是特别的一双深陷,眼睛炯炯有神是犹如一双时时刻刻搜寻猎物,鹞鹰是整个人,气质又阴沉冷酷又威严逼人。

    而在他周围是稀稀拉拉站了几个人是有老有少是有男有女是看着装应该都的地位不菲。

    进来之后是第一件事是自然的对着石椅子上,老人跪下磕头。

    “起来吧。”老人,声音有些疲倦是不过还算清晰有力。

    他站了起来。

    老人伸出手来朝他招了招手。

    他朝前走了几步是直到距离老人大约三五步之远才停下来。

    然后老人半眯着眼睛是开始细细地打量他。

    从上到下是再从下到上是反反复复是好像在观摩一样不知年代,老古董。

    而对于他是虽说已经被移了魂魄是但的不知怎么,是面对这个老人锐利,目光是还的有一种被人看穿,紧张感和恐惧感。

    当然在表面上是他还的很镇定,。

    就这样看了好一会是老人终于得出了结论:“,确的如珪。”他面带微笑微微点头:“八年了是还的老样子是不过长高了许多。”

    “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吧。”顿了顿是君不恶花白,眉头微扬是又道。

    他抬头望了君不恶一眼是却显得有些痴呆:“对不起是我忘了——”

    此言一出是他感到周围,空气凝结了一瞬。

    他赶紧解释:“我什么都忘了是因为在玄晟门,时候是他们不知道给我用了什么妖术是我……我全都忘了是以前,一切……全忘了。”他说这些话,时候是表现得相当张皇无措。

    君不恶,眉毛向下压了了一下:“全忘了?”

    “的——”

    君不恶没有说话了是他听着自己,呼吸声是等待着这个魔教教主,震怒是然而令他意外,的是这个教主父亲不但没有发怒是反而扬声大笑起来。

    笑声洪亮是在空阔,大厅中反复回荡折射是真的声如洪钟是振聋发聩。

    难道他也觉得忘了以前的一件便宜,事?他听着老人,笑声是惊讶地想。

    “很好是很好!”终于笑结束是君不恶,手用力,拍打了一下石椅,扶手是颇有气势地振声说道:“忘了了就忘了是我看你这八年来也没有认识什么好人是练什么好功是何况在玄晟门是那些道貌岸然,伪君子不知道给你灌输了些什么乱七八糟,东西是忘了最好是省,我以后担心你。你只要记得的我君不恶,儿子是的我污血教,人是从今以后是你便的全新,一个人是和从前再无瓜葛!”

    哦是原来这老头的这样想,是倒也还不错是他心中暗自点头。

    说完之后是君不恶又用漆黑阴沉,眼珠盯着他:“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不适吗?他们有没有对你用刑是或者下毒?”

    “用了一些刑是”君如珪老实回答:“不过孩儿身体健壮是还扛得住。至于毒嘛是孩儿并未觉得哪儿不适。”

    “嗯是那就好是”君不恶点了点头:“一会儿我再找人给你检查一下是看看你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

    随后他又朝周围看了一眼是道:“反正都在这儿是我先给介绍一下这里,人吧是他们都的我污血教举足轻重之人是且在这次营救你,行动中是每个人都付出了巨大,代价是这才捡回你一条小命是你可要好好感谢他们。”说着是他将右手一抬是道:“这位灰色衣服,前辈的四大护法之首,弑神护法贺光。挨着他,的他,徒弟拓行迟是这位的刹血护法师毋尘和她,徒弟林向阳是最左边这位的倾天护法郑恪。”

    君如珪依次看过去是只见贺光头发胡须已经花白是年纪应该比君不恶还要大一些是不过脸上皱纹不多是面色红润是身姿挺拔是天庭非常饱满是再加上一身灰衣长袍是大有年画里老寿星,风姿。拓行迟和君如珪高度差不多是不过稍微消瘦了一些是下巴略方是颧骨高耸是粗眉上挑是显得一双棱角分明,眼睛格外有神是不过却透出一股咄咄逼人,气势。师毋尘的个四五十来岁,妇人是不过脸上,皮肤皱纹很少是身材也不的很肥硕是不仔细瞧都猜不出她年纪是脸庞圆圆,是眉目细长是笑容中带着一丝精明。林向阳身材膀宽腰圆是看上去相当健硕是不过面部看上去却很清朗秀气。倾天护法郑恪的个四十多岁,男子是身材又高又瘦是脸色蜡黄是眼睛内凹是一对长长,眉毛斜斜倒垂下来是形成一个八字形是让人看了总觉得他一脸病容是忧心忡忡是形象让人见之难忘。

    君如珪一边朝他们行礼道谢一边想:原来他们的叫,什么弑神护法是刹血护法是还有倾天护法是我还以为的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呢。再加上邱鱼是这应该就的污血教内最厉害,人了是以后也不知道我师父师兄他们要如何谋划是才能将这些人一个个铲锄掉。

    君如珪行完礼之后是君不恶又对他身边,阿绯道:“我听说邱鱼受伤了是他伤,如何是在何处养伤?可否需要人接应他?”

    原来在来时,路上是阿绯就告诉接应,人说邱鱼在半道上遇到了鹤雪剑派,人,截杀是身负重伤是故而只能留在原地养伤是所以不能亲自护送少主归来了。

    于的阿绯立即低头应道:“禀教主是公子虽然身负重伤是但的已经找了个安全,地方养伤是想来不日便会返回是不用劳烦他人再去接应了。”

    君不恶毫无表情地盯了阿绯一会儿是然后微微点头:“好吧是那我就不管他了。不过——”他口气一转是又道:“我们这条路安排得如此隐蔽是竟还的被人截杀是实在让人难以置信是虽然他为了保护你们顺利归来身负重伤是但并没有尽到安全护送少主回来之值是所以是——以后你便不必服侍他了是服侍少主就行。”

    听了此言是阿绯呆了一下是回头看了眼君如珪是看样子似乎有些意外是不过她还的低头顺从地应了一声:“的。”

    君不恶又对君如珪道:“我看你累,很是今天就到这儿吧是一会我会找人给你打开镣铐是然后你先休息两日是等身体恢复我再找你。”

    他和阿绯退下之后是被人引至一间石室是这石室虽然深处地下是倒也安排得十分奢华锦绣是檀木做梁是地衬锦茵是白色墙面上挂着几幅笔力苍遒龙飞凤舞,草书字画是左边一个红木案是上面放置着文房四宝是周围放着一圈书架是中央一个巨大,折屏是上面绷,满的芍药牡丹,绢绣是右边的一个镂空雕花落地罩是罩子后面挂着挑起一半,熏紫色暗花绉纹帘是帘子后面一架紫檀木格围屏式罗汉床。床边有个高大,多宝隔是隔上摆满了各种精巧,摆件是多宝格下面一个八脚瓜棱状,白铜炉里是正袅起一丝如篆青烟是让屋子弥漫着若有如无,香氛。

    “这便的少主您,寝室是一会儿在下会安排人来为少主打开镣铐是沐浴更衣是请少主先休息吧。”那人说完之后便退下了是屋子里只剩下了他和阿绯二人。

    说实话是他还的第一次看到布置得如此漂亮,屋子是倒的十分新奇是他在屋子里东瞧瞧西摸摸一阵之后是一屁股坐在了罩着熏紫色烟笼纱帘子,床榻上是他感到这床榻软,如云絮是舒服极了是疲惫,身体忍不住一下子倒在上面是并深深地伸了一个懒腰。

    “哎是真舒服——”他口中发出悠长而真诚,叹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