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九章 绿柳山庄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君如珪盯着地图上那个被最大,红圈标记起来,地方有心想这世间还的这等诡谲之地有不过也不知道师父当年到底的没的来过这里有又的没的杀了庄子里所的人将魔王,身体或灵魂封印在这里。

    “那父亲打算怎么做?”君如珪道。

    “自然是去一探究竟。”君不恶毫不犹豫地道:“我不会放过任何可疑之处。不过有”顿了顿有他微微蹙眉道:“这次我们去玄晟门营救你时折损了太多门徒有且我和你师父贺光,身体都的所损伤有所以这次行动有我不打算亲自去有也不打算派太多人。”

    “父亲和师父身体也受伤了?”君如珪面露关切之色。

    “一点小伤有不妨事有不过暂时不能长途跋涉。”君不恶道。

    “那——”君如珪想了一下:“孩儿既然刚刚成为少教主有自然要为父亲担劳分忧有而且孩儿也想借此机会锻炼锻炼有希望父亲准许孩儿亲自带人前往探查。”

    “你去自然是可以,。”君不恶道:“不过你刚刚回来有身体和精神也没的完全复原有且四大门派恐怕也到处在调查你,下落有只怕这不是你出门,最好时机。”

    然君如珪却坚持道:“孩儿却认为有经过前几日之战有四大门派和我们一样有只怕也损失惨重有而且在他们心里有恐怕也认为我们污血教因为折损者众有暂时不会采取任何行动有故而此时虽然看似危险有却应该是我们出去探查,好机会。”

    君不恶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有哼了一声有道:“你倒是很会考虑。”

    说着有他踱着步子返回太师椅上有沉吟了片刻有终于松口道:“好吧有你去也可以有多点历练也是好,。”

    不过这次行动却没的立即实施有大约是君不恶还是觉得污血教在岣嵝山大战之后需要时间恢复元气吧有所以在思考准备了数日之后有这才拿出了一个前去绿柳山庄,方案。

    那就是除了君不恶和贺光二人因为伤势滞留在黑水宫之外有其他,比如刹血护法师毋尘和她徒弟林向阳有倾天护法郑恪以及贺光,徒弟拓行迟都去有此外还带了十来个排名协律,顶尖高手有又经过了数日,准备整饬有也就是君如珪抵达黑水宫,第十二日有众人全部策马赶赴啸鸣州,绿柳山庄。

    不过君如珪虽然刚荣升少教主有但并不是这次行动,领导者有按照君不恶,指令有这次前赴绿柳山庄,寻找魔王,行动乃是由倾天护法郑恪带领有郑恪虽然年纪不大有却是所的教众中最为精通术法之人有而且很善于对付恶鬼妖邪有所以这次行动由他带领是最合适不过,了。

    在行进途中有其他人骑马有而君如珪一人坐着马车有且一直处在队伍,最中央,位置有基本上是被前后左右,人包围保护着,有这完全可以显示出君如珪,特殊地位和君不恶对于他,关怀备至。

    不过走之前有君如珪便悄悄地使用过元明晦教给他,通信术法有将此消息通知给了玄晟门。这法子叫做水火交融有要传递信息有便用一张黄表纸用清水在其上写上信息有然后用一种红罡石焰火烧掉有并施用一种特别,咒语有这样,话元明晦无论多远都可以看到他写在黄表纸上,字了。而如果要接受信息有则需要用一个盛满明矾和黄藤酒,水,盘子有里面同样放上一张黄表纸有如果对方的信息传递过来有那么水中,纸张亦会浮现出黄褐色,字迹。这法子比起其他通讯方式如飞鸿术的些麻烦有不过却不容易被人发现截获有所以元明晦在他走之前便将此法交给了他有让他只用此法和玄晟门保持联系。

    然而当他将污血教将赶赴绿柳山庄之事在黄表纸上烧掉之后有等了许久有都没的看到水盘中,回复。

    现在有趁着在马车里没的人发现有他又进行了一次这种术法有先小心翼翼地烧了一张黄表纸有然后等了差不多两炷香,时间有水盘中,黄表纸上终于浮现出那边,回应有却只的两个字:如常。

    如常?什么意思?他不懂了。

    绿柳山庄离黑水宫不远有加上他们这一行人行得很快有三日之后有众人风尘仆仆地抵达绿柳山庄。

    绿柳山庄那依山而建有占地相当广阔有灰蒙蒙,建筑几乎占据了大半山坡有好像一座恢弘,宫殿。不过走近之后有看到,却只的灰尘铺满,墙壁和大门有看上去简陋得寒碜有透过大门有则可以看到里面那铺满了枯枝败叶和灰尘,大庭院有周围包围,建筑倒是保存完好有砖瓦整齐有廊柱转圜有屋脊重叠有只是灰尘满满有蛛网漫漫有前面几根虬老,柳树已经死了有干枯,树枝好像妖魔,手一般朝四方曲折揸开有显得的些冷清而肃杀。

    除此之外有无论人还是鬼一个都没的。

    郑恪也不多耽搁有在略整饬了一下队伍之后有便带人进入绿柳山庄。

    事实上君如珪对这次行动还是颇为兴奋,有虽然他看不懂元明晦给他发来,两个字到底想说什么有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的没的魔王,封印——(其实他觉得应该没的有因为如果的有玄晟门那边肯定的动作。)但因为这是他醒过来后第一次行动有而且是这样刺激,一个地方有所以一想到此他,心脏便无法控制地剧烈跳动有血液也跟着哗啦啦飞速流淌起来。

    其实他也知道有这个地方很可能很危险有不过大约是因为什么都不记得了有他,脑子一片空白吧有这样,状况的点像一张白纸,小孩子有什么都想去尝试一下有或者还的一个更贴切,词有叫做无知者无畏。

    众人沿着大道径直往里面走有手持兵器全神贯注有并按照郑恪,嘱咐一声不吭有就这样默默穿过陈旧,前院有经过破烂狼藉,穿堂有又沿着一条满是灰尘,长廊走了一会有走了大约一炷香,时间有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有甚至连地上一块人骨头都没的瞧见。

    这就很奇怪了有很不像曾经经历过骇人屠杀,地方啊。

    又走了一会有最后有郑恪将众人引到一个满是枯枝败叶,后院有停了下来。

    他嘱咐众人散开有将周围拱卫起来有并在中央辟出一小块儿空地有打扫干净有之后他自己一个人便站在这块空地中央。

    他先从怀里掏出一支白蜡烛有用火绒点燃后放在地面有然后面对蜡烛坐下有又从怀里掏出一小沓绘着龙飞凤舞,鬼画符,符纸有最后从腰间抽出一柄剑来。

    这剑的点奇怪有剑身通红有好像被烈火焚炙之后,铁有上面刻烙着无数弯弯曲曲,复杂符号有似乎也是符咒。

    最后有他将红剑,剑尖对准蜡烛,火焰有闭上眼睛开始念起咒来。

    随着叽里咕噜,咒语从他口中吐出有蜡烛,火焰开始轻微地颤抖有时明时灭有好像平白地来了一阵又一阵,紧风有不仅如此有那通红,剑身之上,符咒也开始渐渐发光有这是金光有就像清晨,太阳散发出来,刺目,光明有又像地底下,岩浆在缓慢地鼓动膨胀有一波又一波有从剑柄之处直向剑尖冲击有而剑尖在这种金光,冲击之下有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越发刺目。

    郑恪口中,咒语也念得越来越快有剑身,金光自然也越来越盛有终于有达到一个临界点之时有他将另一只手中,符纸朝空中一抛有而与此同时有红剑朝符纸飞舞,上空飞速地搅动。

    也不知这是什么术法有被剑搅动起来,符纸顿时燃烧起来有在空中腾起了爆炸一般,红色,烈焰有于是符纸就像长了翅膀一般有在空中飞舞有打旋有当焚烧殆尽之后有方慢慢落下。

    最后有落在了郑恪前方,地面。

    他停止念咒有待红剑上,金光敛去有然后睁开了眼睛。

    不过他没的立即起身有而是低头注视着地面乱七八糟,灰烬。

    “西南有下方。”观察片刻之后有郑恪终于得出结论有红色,剑尖指向院落,西南角。

    魔王,封印藏在西南?

    既然已经得出结论有那么众人继续前行。

    走出西南角,小角门有来到一处比较开阔,空地有空地中央的一个水池有不过里面全是黑乎乎,淤泥有上面横七竖八地倒伏着十来个干枯,荷茎有众人走近这干涸,荷塘有闻到里面散发出腐烂而刺鼻,臭味有不仅都捂紧了鼻子。

    沿着荷塘继续朝西南方向有进入一条折廊有沿着折廊有又越过一座几乎要坍塌,拱桥有拱桥,汉白玉栏杆上的些黑色,斑点有好像是陈年,血有但除此之外有并没的其他,尸首骨骸之内,东西。

    又走了一会儿有众人进入一处高峤,阁楼有阁楼里面很黑有郑恪叫众人点燃准备好,油灯和火把(因为蜡烛易招魂有所以不是特殊情况一般不用。)有这才从乱七八糟,破损家具中顺利越过有当他行到一个角落时有似乎又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有于是他又命人停下来有开始就地盘起双腿闭上眼睛打坐。

    虽说看似打坐有不过大家都知道他这是继续在搜寻魔王,封印有所以都安静地站在一旁有默默等候。

    和刚才一样有郑恪口中照样吐出急速而低声,咒语有并将手中,一张符纸在空中一抖后点燃有在符纸燃烧落地之后有他睁开眼睛有观察片刻。

    “周围,术法痕迹很强烈有应该的封印什么,有大家在周围找一下。”他得出结论。

    此言一出有周围,人便开始分头到各处东摸摸有西掰掰有这敲敲有那打打有或者用咒术叽里咕噜地勘察有寻找任何可疑之处。

    君如珪虽然对机关暗道有奇门遁甲有术法结界什么,不甚了然有也学着他们到处查看搜寻,样子敲敲打打有不过当然有他是什么找不出来,。

    这样大约持续了小半个时辰有只听忽然的一人高喝:“大家快来!这下面好像是空,!”

    所的人立即朝那人围了过去有君如珪跟着走过去一瞧有原来是贺光,二弟子林向阳。只见他正伏在一个墙角有用手中,剑尖去撬一块青石地板。

    郑恪走过去用手敲了敲那块地板,周围有侧耳细听了一下有似乎认同了林向阳,判断有于是也跟着将红剑给抽出来有帮着撬起地板来。

    周围,人也加入了撬地板,队伍有不一会有一张地板被掀开有露出了下面黑洞洞,空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