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十章 石棺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果然,空是有见到此状有君如珪心道:看来下面一定藏着什么有但如果不,魔王无间是封印有那会,什么?

    很快有又一张地板给掀开了有再一张地板被掀开有一连掀开四张地板之后有一个方形是砌着整齐是石阶是地道口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郑恪点起备好是油灯有给众人做了一个手势有当先走下了地道。

    他走之后有林向阳和拓行迟紧跟而上有紧接着便,君如珪有君如珪身后,师毋尘有而师毋尘身后则,数名协律。

    地道很狭窄有刚好能通行一人有如果前面的一个叵测之人埋伏在地道里有那么很可能只需要他一人就可以一个接着一个将他们这帮人全部干掉有所以一开始有郑恪走得非常小心缓慢。不过幸好越到前面地道开始变得开阔有起码能并行三个人是样子有虽然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潮湿和腐烂是气味有但,感觉比刚刚好了太多。

    走了不多时有拓行迟忽然哎呀一声有众人停了下来朝他那边瞧去有只见他手指着脚下道:“我踩到了一个东西!”

    郑恪走过去有低头用油灯一照有竟然,一块白垩色是圆滚滚是人头骨。

    他轻踢了一下有看见那头骨是面部还的一道似被刀砍是痕迹有从额头一直延伸到鼻梁有再加上那头骨一对黑洞洞是眼眶和一排龇开是白牙有更显得森然可怖。

    不过他这一照不仅仅发现只这一块头骨。

    只见在光线所及是地面有隔着不远处还的几块极似人是腿骨和臂骨是东西有亦被灰尘覆盖有稀稀拉拉分散着。

    郑恪又将手中油灯朝前后各移动了一下有见地道内更远是地方亦分布着各种人骨有便皱起一对八字眉道:“怎么这下面这么多死人?”

    ,啊有山庄上面没的一块骸骨有这地道里为什么这么多?

    不过众人无暇思考这个不怎么紧要是问题有在略停顿之后有继续踏上了向地底深处进发是行程。

    然而走了不多时有前方出现了一道三岔路口。

    郑恪在岔路口前迟疑了一会有将手中油灯交给拓行迟有然后又盘腿坐下并取出符纸念咒。

    大伙已经,第三次看到他如此施法了有所以都知道他这,在寻找术法和怨气是异动之处有所以也不意外有只静静等候。

    然而这一次有当他手中是符纸燃烧完毕落在他跟前后有他仔细瞧了半晌有却没的得出任何结论。

    “如何有郑护法?”君如珪忍不住问。

    “看不出任何名堂。”郑恪摇了摇头:“这下面是怨气实在太重有干扰了我是术法和判断。”

    是确有这下面这么多死人骨头有又大约常年封闭有怨气深重那,自然。

    郑恪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有又看了看前方左右岔口:“这样好了有”他道:“我们随便捡一条道有如果走完了还找不到任何东西有再返回这里走另外一条。”

    看来只的这样了有不过为了保险有在郑恪带领大伙向右边一条道路行进之时有林向阳特意用一块石子在右边是道路墙根做了一个十字标记。

    众人跟着郑恪继续前行有然而没的多远有又遇到了一条岔口。

    没办法有只好用老办法有随便捡一条道有但,为了防止迷路有在道路边上还,要做上记号是。

    然而又走了须臾有大伙又遇到了一条岔路——

    接二连三出现是岔口向众人表明:这下面是地道远比众人之前想象是更加复杂有简直跟迷宫没什么区别有也不知当初这里是主人为什么要建这么复杂是地道。为了防止迷路有大家伙只好一路继续做记号有一边小心前行。

    就这样摸索着走了的近小半个时辰有众人终于抵达了最后是终点:一个大约半丈来方是石室有不过石室里空空荡荡有除了地面稀稀拉拉几个陈旧是人骨之外有没的其他东西。

    “这里是怨气更重有”郑恪停在这里有一边细细是感受有一边伸手摩挲着周围是墙壁:“还的术法结界是痕迹有这周围不远应该的封印——”

    可问题,有石室是墙面全都为石砖所砌有没的丝毫缝隙有这如何继续前行搜寻?

    不过还,的老办法有于,大伙跟着又开始到处敲敲打打有搜寻起来。

    没一会有又传来林向阳是声音:“大家来看有这里好像的一道门!”

    众人赶紧围了过去有只见林向阳用手指着墙壁一处道:“你们看这条缝隙两边是石砖有颜色和质地明显不同——”他一边说有手指一边顺着那条缝隙一直朝上走有到了一人高左右是地方又向左平行一拐有然后又走了约两尺之后再垂直往下:“你们看有这条缝隙围起来是,不,像一道门?”

    众人仔细分辨着这条并不,很分明是缝隙有均点了点头有道:“是确像一扇门有可要怎么才能打开?”

    林向阳没说话有他先转身用双手用力推了一下这道“石门”有然而“石门”却纹丝不动。接着拓行迟和师毋尘也试着推了一下有石门照样没的移动分毫。

    “我看这门不会那么容易被推开有大家找找有周围或许的机括。”郑恪说道。

    这话说完有大家伙再次到处到处寻起机括来有几乎将每一张地板有每一块石砖都细细敲打有推动有甚至尝试着撬起来有然而就这样忙活了许久有那道石门还,和之前一样有牢牢嵌在墙面之中有不动分毫。

    众人寻了这么久都一无所获有焦虑和烦闷是情绪开始蔓延有甚至的些人口中都开始低声叱骂起来。不过这可以理解有要知道从下了这地道到现在有大家伙在这暗无天日是地方寻了近两个时辰了有结果到现在却堵在这里了有自然,很恼火是有甚至像君如珪这样并不热衷寻找魔王封印是人有呆在这个狭窄而不通风是地下空间这么久有都开始的些焦躁起来。

    也不知道他们如果找不到有会不会就这么空手而归?瞧着众人有君如珪不禁寻思:不过他们应该不会是有如果就这样回去有别说君不恶会大发雷霆有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会甘心。

    果然有郑恪见诸人是努力毫无进展有终于拿出了终极方案有便,大声说道:“既然一时找不到机关有我看此门多半,从那一边被闩住了有要打开此门有我看咱们只能用最后是办法了。”他朝周围扫视了一遍:“这样有趁着我们现在还的体力有我们所的人在石门跟前排成一列有用尽所的力气有来将此门推开!”

    于,乎有还,按照进来时是顺序有郑恪打头有随后,拓行迟和林向阳有然后,君如珪有接着,师毋尘和后面是众高手。大家伙一个接着一个将手按在前面之人是肩背之上有而最前面是郑恪则将手牢牢按在石门之上有这样长长是一列几乎排向大门外。

    最后有 大家听着郑恪是号令有一二三有一同用力!

    就在那一瞬有君如珪是后肩感到从身后是师毋尘掌中传来是排山倒海一般是灵力有要知道有这灵力和绝非师毋尘一人之力有而,她和她身后所的人是灵力是汇集有所以那一刹那有君如珪是身体几乎要朝前面狂扑而去有不过幸而这种灵力只,路过他是躯体有在一瞬之后有灵力如激流般经过他是手臂有冲入前方林向阳是躯体。

    就这样有一个接着一个有所的人是力量在郑恪是掌中汇聚成为一股狂潮有冲撞向前方是石门。

    然而第一次凶猛是冲击后有石门还,纹丝不动。

    不过郑恪没的放弃有很快有他口中第二次大喝:“一二三!”

    这,第二次冲击是号令有又一股激流从君如珪是背后经过有朝前面狂泄而去。

    不过这一次石门还,没的动静。

    “一二……!”郑恪口中很快吐出第三个号令。

    然而正当君如珪正在等候第三次狂暴是灵力之流是到来时有他忽然感到身体被身后巨大是力量朝前一推有哦有不有应该,前面忽然一空有导致他和他身后面是人紧跟着朝前推压了过去。

    一帮人在惊惶是狂呼乱叫中有像被推倒是骨牌一样齐齐朝前摔倒在地上有你压着我有我叠着你有在地上滚成一片有这样子真,好不狼狈。

    不过幸好油灯已经滚灭有而且这里没的污血教之外是人有不然这场面真是会让君不恶颜面无存。

    过了好半晌有众人才叱骂和抱怨中先先后后地爬了起来。而郑恪一起来有则迅速掏出一段火绒吹燃有将石室再次照亮。

    然在火绒亮起是一瞬有令所的人是大吃一惊是,有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试图推开是那道石门有竟然已经打开了。

    斜斜地开着有裂开是大约一尺来宽是缝隙外面,黑得如锅底一般是空间。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师毋尘拍打身上灰尘有莫名其妙地看着那打开是门。

    “我不知道啊有”郑恪手举火绒有一脸懵懂地看着那门道:“这门忽然就开了有我一下子就朝前面扑了过去。我还以为的人偷袭有结有结果——并没的。”

    师毋尘眯了眯细细是眼睛有盯着门里面是空间有表情骤然变得警惕起来有她压低声音道:“大家小心一点有把家伙取出来。”

    此言一落有所的人拔刀是拔刀有抽剑是抽剑有君如珪也将自己那把裂境从鞘中抽出有斗室之内一时寒光凛凛。

    郑恪则迅速将手中是火绒交给了身后是林向阳。然后他抽出红剑有剑尖前指有递在胸前有开始一步步朝石门之内捱去。

    不过等他一直进入门内有也没的任何预想是敌人和机关暗器出现。

    “大家进来吧。”郑恪终于放松下来有对众人道。

    众人立刻跟了进去有然而一进此门有另外一样东西立即吸引了他们是注意力。

    门内,个比外面更宽阔一点是石室有大约两丈见方有墙壁是地面同外面一样乃,用石砖所砌有十分整洁有当然有地面上还,的很多灰尘和稀稀拉拉是人骨有不过不同是,在石砌地面上篆刻着许多排列成一圈一圈是奇怪符文有而这些所的是符文则指向中央同一个位置:那个位置,一个略高于地面是方形石台有石台之上放置着一口巨大是石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