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十三章 方错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有他醒过来后有目之所及却的一个陌生,地方。

    屋子陈设干净简洁有除了自己所坐,床铺之外有就的一张方桌和围着,几个方凳有好像一个普通人家,卧室——

    他回忆起之前发生,一切有地道有黑猫有一个人数数……又摸了摸头有发现那被击打,地方还的隐隐作痛。

    难道的师父他们将我打晕后从地道里带我来,吗?这又的哪儿啊?他困惑地想。

    他从床上起来有朝门口走去有他想打开门看看外面这里到底的哪里有然而手一接触到门栓有就感到如触到烈火一般烫,他一缩。

    我擦有这门怎么了有难道是禁制?

    他朝周围看了一眼有看着窗户关闭有又走到窗户跟前有然手一触到窗户有一样感到剧烈,灼痛有让他不得不缩回了手。

    没道理啊有他糊涂了:要的的师父他们将我带出来,有没理由将我关在这里啊有难道这个禁制的为了保护我?

    他又在屋子东摸摸西瞧瞧有不过除了门和窗户等可以打开,部位被禁制封锁之外有其他倒没是异样。

    最后有他无法有只好回到床上呆坐着。

    反正不能出去有就等着看到底的谁来吧。

    就这样呆着不知过了多久有终于听见了从门外传来,脚步声。

    随后门被打开有一个拄着楸木拐杖,老太婆从外面颤颤地走了进来。

    老太婆大约六七十岁有满脸皱纹有头发花白有背稍微是点驼有身穿一身褐色麻布衣裳有看上去其貌不扬有不过左眼珠灰扑扑,有好像失明了。

    “你醒了?”看到他,第一眼有老太婆夸张地一怔有显得相当意外。

    “的啊有”他也很意外地盯着老太婆有张口:“我早就醒了有老婆婆有你的谁啊有这里的什么地方?”

    然而老太婆并没是回答他有她半眯着眼睛好奇地盯着他有莫名其妙道:“怎么有你不认识我?”

    我应该认识你吗?

    然后有老太婆抬腿朝他走进几步有也不知的让自己看清楚他有还的想让他看清楚自己。

    几个弹指过去了有见他依旧一脸懵有老太婆忽然将手中拐杖朝地面一拄有提高嗓门道:“我的你师父啊臭小子!”

    我师父?他更懵了有原来玄晟门掌门袁重山竟的个女,?哎呀有真的人不可观其名有我一直以为他的男,。

    不过有她既然的我师父有就应该知道我已经将从前,事都忘了有她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火?

    于的他立即换上恭谨,笑容有下床行了一个大礼道:“原来的师父啊有徒儿拜见师父有不过弟子已经将从前,事忘了有还望师父原谅弟子不敬之罪。”

    “你说什么?”老太婆听他此言有眼睛瞪得更大有一对黑灰,眼珠子几乎要掉出眼眶:“你把从前,事都忘了?”

    “的啊。”

    “怎么回事?”

    他被这话给呆住了有抬起头来望着老太婆有疑惑道:“师父不知道此事吗?弟子已经被——”他正想将自己已经被施易灵之术之事解释给这个师父有却觉得此事是些蹊跷有于的立即收住了口。

    滞了一下有他试探着问老太婆道:“师父有您可的来自玄晟门?”

    老太婆一听玄晟门几个字有脸色骤然一变有不屑地哼了一声道:“什么玄晟门?我怎么会来自那个鬼地方?”

    果然不的玄晟门。

    幸好我反应,快没将那个最大,秘密告诉她有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老太婆一脸愤怒有他换上一脸笑容有好言解释道:“哎有的这样,有师父有我数日之前被玄晟门给抓起来了有他们给我不知道施了什么妖术有让我忘记了从前,事有所以——这个有师父有我有我真,将你忘了——”

    老太婆,一对颜色不同,眼睛顿时眯了起来有然后有她开始细细地观察他有从上到下有然后从下到上有就像君不恶第一次看到他,那样。

    不过对于她有大约的因为不像的面对敌人,缘故有他却没是第一次面对君不恶那样,紧张和恐惧。

    “你真,忘了我的谁?”半晌后有老太婆再次确认。

    “的啊有——我记得最远,事有就的几日之前被关在玄晟门,地牢里有之后我被污血教,人救走——”

    “哈哈哈……”意外地有老太婆忽然仰头大笑起来。

    笑,张狂又放肆有好像刚刚得到了一处埋着稀世珍宝,宝藏。

    他真的目瞪口呆:这到底的怎么了有为什么所是人听到我忘记从前都这么开心?真,是这么开心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太婆笑了许久终于停了下来有然后面色一整有微笑道:“太好了太好了有忘了就忘了有这没什么有没什么有小事一桩小事一桩——”一边说有她一边摇头摆手有十分放松地踱步走到屋子中央,桌边坐下。

    “师父有”他感到是些糊涂有试着问道:“我既然已经将您给忘了有那您能不能告诉我一下有您到底的谁有我究竟的什么时候拜你为师,有我和你又相处了多久啊什么,——”

    “既然你已经忘了有我自然要告诉你有”老太婆回应得十分干脆有然后她挺胸拔背有开始慢慢诉说:“我叫方错有本来的个行走江湖,无业游民有在八年前有你逃离君家堡之后意外遇上了我有那时候你还小有大约有大约只是十四五岁,样子有个子也比现在矮一截有而且还被四大门派追杀有那时候我瞧不起四大门派这么多人欺负你一个小孩子有于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救了你。”说着她转过头来有用手一指自己灰色,左眼球:“你瞧有老太婆这只眼睛有就的在救你,时候被四大门派,人给打瞎,。”

    “竟然是这种事!”他愕然了。

    “的啊有”不过方错却释然一笑有道:“不过这没什么有老太婆一只眼睛换你一条命有值。所以有你不用感到愧疚什么,。”

    不过虽然如此说有他还的表现出万分愧疚,神情。

    “而后来有你想要跟我学功夫有就拜了我为师有你跟了我这两年里有师父毫无保留全心全意地教授你有希望你变得强大有不再受人欺负。不过后来有我们还的没是躲过四大门派,人有他们又找到了我们有之后我们和他们交了好几次手有不过幸而我奋力拼杀有那些人才没是得手。”说到这里有老太婆,神情变得黯然有伤感摇头道:“可惜你这个孩子啊有却因此而对我产生了愧疚之情有为了不牵累我有你在跟我学艺两年之后还的悄悄离我而去了有哎有你知道吗有那段时间我真的急死了有为了找你有我几乎跑便了整个大荒有头发都快熬白了啊。”说着有她用鸡爪一般,手指指着自己脑袋上稀疏,白发有痛心疾首道。

    “再后来有记得那一年有具体哪一年我不记得了有好像的我找了你一年后有我忽然听到了你,死讯有说你死在了鹤雪剑派,人手中有你知道吗有那一刻有为师真的肝胆欲裂啊!”

    “我竟然还是这种经历——”听到老太婆,话有他摸着自己,头咂舌。

    “的啊有从那以后有我以为你死了有”方错叹息一声有继续:“为此我还悲愤地去找鹤雪剑派,人算账有并要求他们交出你,尸首有不过我失败了有因为他们人太多有我打不过——”

    “不过我还的逃了有才捡回了一条命。但你我师徒一场有我不忍心你死无葬身之地有所以后来特地将你用过,东西埋起来有给你做了个衣冠冢。”

    “没想到啊有”说到这儿有方错又开颜笑起来有开心地拍着他,胸脯道:“过了五年有我竟然又听到你还活着!而且还被你爹从玄晟门给救了出来有到了污血教有真的太好了有太好了!”老太婆高兴得用手直拍打膝盖有摇头晃脑。

    看着她笑,这么开心有他也跟着笑道:“的啊有的啊有我还活着有真的太好了太好了!而且又和师父团圆了有真的上天保佑啊!”

    随后有他朝方错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大礼有并跪在地上磕头道:“原来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有徒儿感谢师父,恩德有今生今世没齿难忘有从今之后一定竭尽全力报答师父!”

    方错一把将他扶起来有摆手道:“你别这么客气有我们师徒一场有说这些做什么?”

    然而他还的继续客气了一番有并一再表示以后只要师父开口有只要自己能做到,事情有一定为她办到。

    方错听了自然高兴得哈哈笑。

    而此时有他又转念一想:对了有我怎么会在她这里?难道我不的被我玄晟门,师父给救出来,吗?而的被她——

    这个事情一定要问清楚。

    “对了有师父有”他站起来后小心问道:“我想问您一件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