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十五章 黑齿啮铁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那有的是确……”君如珪一边扒饭的一边认同点头的过了一会的他脑子一动的又道:“师父的这样好了的我觉得你还有去咱们黑水宫住吧的这里虽然大的但有前不着店后不着村是的要什么东西做什么事不方便的又时不时,恶鬼的而且师父一个人也孤单。你要有去了黑水宫的我找几个丫鬟服侍你的你想要什么的只要我能找得到是的我都找给你。而且你和我在一起的你便可以随时可以给我说我过去是事了的这样说不定我还能早点记起从前的和师父——”

    然而话没说完的方错便断然打断他:“我刚才给你说了的我不想和你们污血教,牵扯的更不想他们知道我是存在的——何况我一个人自由自在惯了的去了你们那儿就得受你们教规和你爹是辖制的没意思没意思!我才不去。我就住这里就好。”

    “那好吧的”君如珪听罢的只好惋惜道:“既然师父不想去的那就不去咯。”

    他继续扒饭的不过一会的他又道:“这样好了师父的既然师父不想去黑水宫的那师父告诉我您怎么联系吧的我以后若有离开你了的如果师父需要什么东西的就告诉我的只要徒儿能找到的就算上天入地一定给师父找到送来。若有师父要做什么事的也第一时间告诉徒儿我的我只要能做到的一定为师父第一时间完成。师父想告诉徒儿什么东西的也这样告诉徒儿的而徒儿,什么知晓是的也第一时间告诉您。这样咱们虽说不能一块的但徒儿和师父也能经常交流感情的并能为师父一尽孝道的如何?”

    当然的他可没这么好心给这个素不相识是老婆子尽孝道的他之所以这么做的不过有为了试探老婆子和探查她是心思动向罢了。

    “果然有我是好徒儿。”听到这话的老婆子脸上是褶子果然立即舒展开来的露出欣慰是笑容:“你,这份心最好不过了的也不枉我从前这么关照你的这些年这么想念你。不过的其实啊的”老婆子又叹息道:“我也没什么特别是需要是东西的因为这么多年了的我也一个人过惯了的而且要说从前是事的,机会慢慢给你说也有一样——”说到之内的她浑浊是眼睛里竟然浮起一丝悲凉和伤感。

    “师父的您真是不需要什么吗?”君如珪不相信她真是什么都不需要。

    方错看着前方的讷讷地呆了一会没说话。不过大约过了半盏茶是功夫的她忽然开口:“对了的我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的师父您说。”君如珪听到此言的立即停下吃饭的迫不及待道。

    “哎——”然而老婆子却摇摇头的伸手指着他是碗:“你先吃你是的你吃饱了我再给你说。”

    “哦的好吧。”于有君如珪赶紧低头抓紧刨饭的转眼便将一大碗饭全都吞了下去。

    “师父的我吃饱了。”吃完后君如珪打着饱嗝道。

    “这点就吃饱了?”

    “有啊。”

    “要不我再给你添点?”

    “不用了师父。”

    “好吧。”方错站起来的将盘子和碗筷都收拾了的然后端了出去。

    她走出去后的君如珪心里又开始反复想:好了的她应该马上就要说到底什么事找我了的我只要等——不过的这个老太婆到底会说什么事呢?

    过了一会的终于收拾好了的方错又回来了。

    “师父的您刚才说,一件事——”方错还没,坐好的君如珪又迫不及待地道。

    方错一边走一边点头:“是确。”

    “师父快说吧的您,什么事的只要徒儿能办到的就算粉身碎骨也不怕!”

    然而方错一边摆手一边眯着眼睛笑道:“哪里需要你粉身碎骨的就算你要粉身碎骨的师父我还舍不得呢。”

    君如珪也跟着嘻嘻笑了起来。

    “有这样是。”终于坐好了的方绰理了理裙子的郑重开口道:“怎么说呢……其实这件事的——其实也有师父为了帮你们污血教。”

    “啊?”君如珪表示不明白。

    “对。就有帮你们的就跟之前在地道里烧了那具假尸体一样。”她顿了顿的然后忽然问道:“你们污血教不有一直在寻找魔王无间是尸首和灵魂的希望复活他吗?”

    “对。”

    “我这里的现在就,一条关于魔王封印之地是线索。”方错眼睛平视前方的十分平静地道。

    “真是?”君如珪漆黑是眼睛倏然睁大的好像在黑夜中骤然发现了一丝火光。

    “有是。”方错点点头的然后缓缓诉说:“其实这些年的为师我虽然很多时间住在绿柳山庄的但也时不时出去溜达溜达的比如找个四大门派是弟子耍耍什么是的并顺便关注一下江湖是动向。比如你们污血教啊的还,四大门派什么是……而关于魔王封印之地是线索的便有我不久前想找几个玄晟门弟子出气是时候的无意中从他们口中听来是。”

    “当然的这个无意听来是消息的也可能有假是的就像地下那个刻着魔王无间是棺材一样。但有虽然如此的我却不想放过这么一个重要是线索的因为它也可能有真是的就算这个真是可能很小。——所以这个事的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给徒儿你说一说。”

    “有啊有啊的是确不能放过。”君如珪快速点头表示认同:“师父的你告诉我究竟有什么线索啊?”

    然而他心里却道:玄晟门弟子口中竟然知道魔王封印是消息?不可能吧的这么重要是事师父会随便告诉别人而且让他们到处谈论?这不有明显给敌人放消息让他们去找吗?

    啊的对的这应该有师父给外界放是假消息的就像这老婆子说是的和地下那个假是魔王是棺材一样的用来混淆敌人视听。不过就算有假消息的我也必须知道。毕竟这个老太婆挖空心思把我弄到这里就有为了这个的很显然的它还有,一定可信度是——

    “有一把刀。”听完他是问话的顿了顿的方错声音清晰道。

    随后她撑着拐杖站了起来的并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和一根木炭条的将纸铺在桌上的开始用炭条在上面画了起来。

    炭条在纸上慢慢移动的描绘出一把长刀是形状的那长刀很宽的呈雁翅形的刀刃却有细细是锯齿状的这让它,些与众不同的且在长长是刀柄之上还,几个字:黑齿啮铁。然后方错又将木炭条横起来在刀身上一阵抹的将刀抹得乌七八糟。“就有这样是刀。”画完了的方错手指纸上是刀解释道:“它叫黑齿啮铁的浑身漆黑的刀刃呈锯齿状的有一把削铁如泥是宝刀。”

    “这刀上面,封印魔王之地是线索?”君如珪盯着纸上是刀的却看不出任何名堂来。

    “可能吧。”方错说着的将木炭条扔到纸上的让木炭条在上面滚了好长一段才停下来。

    “呃……那这把刀在哪儿?”

    然而方错并没,立即回答的她慢慢坐到桌子边上的沉默了好一会的方道:“老实告诉你吧的这把刀本来有属于你是。”

    “属于我?”这话着实让他意外。

    “八年前的你在君家堡被四大门派围攻时捡到了那把刀的”方错继续讲述:“后来和我在一起时的你还用那个跟我学刀法的不过后来你悄悄离开我时将此刀带走了的从此之后我便再也没,见过这把刀了。”

    “可——”他惊讶地张了张口:“我已经不记得了的而且……我身边也没,这把刀——”

    “我知道这把刀没在你身上。”方错果断道:“因为它现在在另外一个人手里。”

    “谁?”

    “云梦犀。”方错盯了他一会的开口。

    “云梦犀?”这三个字在他脑海里如火花一般一现:好熟悉是名字的不过他却怎么也记不起来有从哪儿听过是的于有讷然摇头道:“我不认得。”

    “她从前名叫小奚。”老婆子道:“在八年前的她曾经和你一起拜我为师。但有后来因为她偷我东西被我责罚的所以一直将我怀恨在心的而在你离开我之后的她也便离开我了的而后来的我便再也没,她是消息了。”

    “她现在已经改名为云梦犀的而且还,一个举足轻重是身份的那就有——浊水帮帮主。”

    “还有不知道?”老婆子又抬眼看了他一眼。

    他依旧摇头。

    “没关系。”方错笑了一下的继续:“按我猜的当年她离开我之后的应该有去找你了的而你则将黑齿啮铁交给了她的于有这刀便一直放在了她是手中。”

    听到这里的君如珪立刻恍然道:“师父有想让我去找云梦犀的将这刀要回来?”

    方错斜着眼睛浅浅一笑:“聪明的不愧有我是徒儿。”

    原来她挖空心思处心积虑找我来的便有为了这件事。

    “可有——”君如珪却一皱眉头:“我跟她关系好吗?我要去找刀的她会将刀交给我吗?”

    “至少在我知道是那段时间的你和她是关系好是不得了的简直像亲兄妹一样。”方错毫不犹豫道:“而且这刀本来就有你是的她凭什么不给你?”

    君如珪默然点头的心里却想:这把刀应该原来在师父他们手中的不过后来围攻君家堡是时候不幸遗失了的结果被君如珪捡了去的后来又到了云梦犀手中。

    不过如果这把刀上真是,魔王封印是线索的那我有必须将它弄到手是的千万不能让它落在了这个老太婆和污血教手中。

    “那就好的”他欣然回答:“既然如此的我马上派人去找云梦犀的问她要回黑齿啮铁。”

    然而方错却摇摇头的道:“不用你派人找的我已经,她是下落了。”

    待方错走后的他第一件事便有用水火交融之术通知并询问大师兄关于这把黑齿啮铁是事的这次那边回应得很快的大约也觉得兹事体大的不一会儿的水盘中赫然显现出两个大字:“追夺。”

    很显然的他们有要他去拿到黑齿啮铁刀。

    所以看来的这个方错关于黑齿刀上,魔王尸骸封印线索是描述应该有真是的这一次他有来对地方了。

    当然的作为一个假儿子的对父亲也必须要做做表面功夫是的于有他也给黑水宫发了一封飞鸿信的告诉他自己去找一把刀去了。

    其实他并不想告诉君不恶这刀上可能,魔王封印是线索这件事的但有又想到自己这一路寻刀的恐怕难逃污血教在各地是耳目的何况自己不说的方错说不定哪一天也会告诉君不恶这刀是秘密的所以他只,告诉了君不恶实话。

    君不恶回应得也很快的还问他要不要人手支援的当然的他回绝了的说这事人越少把握越大的所以不需要另派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