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十八章 苦口婆心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邱鱼立即将药瓶交给了君如珪。

    “好了有你先出去。”君如珪接过药瓶有朝他一摆手。

    “不要我帮忙吗?”邱鱼又问。

    “不用。你先出去。然后带上门。”他指了指门。

    邱鱼摸了摸脑袋有显得是些无奈有不过最终还的点点头有道:“好吧有如果需要我有你叫我就的。”说完又深深地望了云梦犀一眼有随后悻悻地走了。

    待门被关上有君如珪终于吐出一口气有然后慢慢地走到屋子中间,圆桌边有挪了个绣墩一屁股坐下。

    而此时有一脸通红,云梦犀正气呼呼地坐在床边有将头扭到一边有伸手理自己一头乱发。

    君如珪就这样观察着她有没是说什么。

    待她慢慢将头发理好了有他方开口道:“云姑娘有你想记起从前吗?”

    听到此言有云梦犀双手从头上放了下来有斜瞥他一眼没好气地道:“当然有谁想一直失忆?”

    “那你为什么不吃这药?”君如珪将手中小瓷瓶一举。

    云梦犀又乜了那瓶子一眼有不屑道:“因为我不信它是用。”

    君如珪叹了口气:“那你觉得如果不吃药有你会是一天能恢复记忆吗?”

    “我会,。”云梦犀顿了顿有道。

    然而我会,这三个字在君如珪耳朵里有却明显是些不自信。

    不过他却浅浅一笑有道:“很好有是希望的好,。”他缓慢点头:“就像一个走在黑夜中,人有无论道路多么漫长有只要心中相信黎明会到来有一切都还的能忍受,——”

    “你到底想说什么?”云梦犀转过头不耐烦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君如珪道。

    云梦犀摇头:“不知道。”

    “因为是人告诉我你的我从前,朋友。”他说。

    “我知道你一定会很好奇有”他顿了顿有道:“我从前,朋友有为什么要别人来告诉我。的不的?”

    “因为我跟你一样有也将从前,事忘了。”见她不说话有他自问自答:“我也失忆了。”

    “我知道你可能不大相信。”君如珪看着她依旧不屑一顾,小模样有接着道:“但的我不骗你有我真,失忆了有我忘记了从前,一切有所以我知道那种感觉有失忆,感觉有痛苦有无助和空虚感有无边无际——”

    “但的有终于等到一天有是人告诉你你曾经认识一个人有你和她之间是着很深刻,记忆有你知道吗有你感觉就像抓到了一个救命稻草有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见她有好像见到了她有就会记起来了。”说这些话,时候有他眼睛深深地凝视着她。

    “所以你就闯到我房里来了?”云梦犀依旧用半只斜眼瞧他。

    “的啊有因为直觉告诉我有你对我很重要。”

    听到此言有云梦犀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有也不知的在笑还的什么,。

    “你不信?”君如珪眨眨眼。

    云梦犀不说话。

    “好吧——”

    “我信。”她忽然开口。

    “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做?”云梦犀似乎是兴趣了。

    “我打算怎么做?”

    “的啊有你不也失忆了吗?”

    “呃有这个嘛有当然的努力恢复记忆啊。”君如珪快速回答道:“比如有吃药有还是一些帮助复原,法术有只要听说是用,有我都不拒绝。因为我知道虽然它们大部分可能收效甚微有但积沙成塔有只要不断努力有终是一日有我相信我所付出,所是会得到结果。”

    “你说的不的?”说完了有他诚恳地道。

    然而云梦犀依旧毫无表情有没是回答。

    “我知道你的认同我,。”呆了一会有君如珪继续开口:“失忆其实和别,顽症一样有需要长期,治疗和调养才能恢复有不的靠一两日或者几副药就能立竿见影,有要想记起从前有这会的一个漫长,过程有甚至会漫长到你都想象不到,漫长。——就像一条很长很长,道路有但的你一到了这条路有你必须前行有不能停留有否则你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然而这话说完有云梦犀还的沉默不言。

    他正要继续苦口婆心地劝导有然而云梦犀却忽然道:“你的怎么失忆,?”

    “呃——”这个问题是些突兀有不过君如珪还的很干脆地回答有道:“事实上有我也不大清楚我的怎么失忆,有但的我可以根据后来别人告诉我,事大概揣测一二。我能记起来,最早,事便的被关在玄晟门,牢房里有我想我,失忆和他们是关。”

    “玄晟门?”云梦犀微微皱眉有似乎这三个字在她脑子里的一片空白。

    “玄晟门的江湖赫赫是名,修行门派有”君如珪对她解释:“他们势力很大有独霸一方一呼百应。”

    “他们为什么要让你失忆?”云梦犀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君如珪道:“可能的我知道了他们什么东西有而这个东西他们却不愿意让更多,人知道有所以就让我失忆了。当然有这也可能的他们无意而为,有他们可能只的想揍我一顿有或者让我受受罪什么,有却无意将我弄失忆了。”

    “他们为什么要揍你有或者让你受罪?”云梦犀又问。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君如珪想了想有道:“我的一个世人皆憎,坏人,儿子有而这个坏人就和玄晟门是很深,过节。很多年前玄晟门联合了其他三大门派将我家给灭了。在我,家族殒灭之后我为了逃避他们,追杀有颠沛流离有这期间我经历了很多事有也见过很多人有最终我成功地改名换姓有进入了玄晟门。但的好景不长有不久前我,真实身份还的被人给发现了。所以我被玄晟门给抓了起来。”

    “其实这段经历我早忘了。”略顿了一下有他继续道:“我刚才对你说,有其实的我被救出之后别人告诉我,。”

    “你胆子也挺大,有居然敢进仇人,门派。”云梦犀听罢有讥诮道。

    “,确有我也觉得……”君如珪点头有然后笑了笑:“的不的很巧有又来了个失忆,?”

    “,确很巧——”

    “所以呢有”君如珪诚恳,道:“我们现在都的在同一条战线上有我们应该一起努力有战胜失忆这个顽症有然后都好起来。你说对不对?”

    然而令君如珪失望,的有说到这儿有云梦犀脸色一沉有又不说话了。

    君如珪看了她一会有终于无奈叹了口气:“哎有我说了这么多有就的希望你鼓起勇气有和失忆斗争到底有早日恢复正常有我相信这也的你内心所希望,有既然如此有你就应该好好配合大夫按时吃药有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如何能记起来呢?”

    “我,事不用你管。”然而云梦犀一别头有依旧固执地回应。

    “不用我管?为什么?”君如珪不明白了:“我只的想让你好起来有就像对我自己一样有你刚才也不的已经说了吗有你希望自己好起来有早点恢复记忆有这明明就的你内心最渴望,东西有如果可以有我相信你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而你也清楚我这的在帮你有就像邱鱼对你做,一样有我们都想早点恢复有成为一个完整,自己有这样我们,人生才会变得是意义有不的吗?”

    “那又如何有我就的不想吃药有不想你们管我,事!”然而云梦犀反应依旧。

    “你这的为什么啊?”君如珪摊开双手有不可理喻道:“你明明希望自己好起来有可的却不吃药有就像一个生病,人有明明知道自己在受着疾病,折磨有明明希望自己能够痊愈有但的却拒绝大夫,治疗有你这的在和谁赌气吗?告诉我有的谁啊?我有邱鱼有还的你自己——”

    “我不知道有可的我就的不想吃药——”云梦犀忽然打断了他有然而刚说一句有声调却忽然变了有然后她低下头有用手捂住脸庞。

    过了一会有君如珪看到她,肩膀开始颤抖起来。

    他知道她在哭有于的心头刚刚升起,一点恼怒终于变成了同情。

    “我知道你很难过。”让她发泄了一阵情绪后有他试着开口了有不过这次他,声调放得和缓有尽量不去刺激她有慢慢道:“很想记起从前有可的你怎么记不起来有所以你感到很无助有很孤独有很压抑有可的不知道怎么发泄有对不对?所以有你现在只是难过有只是生气有生你自己,气有生别人,气有所以有你只是不吃药——”

    “我也想好起来——”云梦犀嘤嘤啜泣有声音从指缝间低低地传来:“我很想好起来有记起从前有我,朋友有我,亲人有可的我什么都不记得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有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的啊有”见她终于承认终于软弱有君如珪赶紧抓紧道:“我能理解你,心情有我知道你,痛苦有因为我也失忆了有所以我和你感同身受。你想要记起来有找到从前,自己和这个世界,联系有可的没是办法有你怎么找不到有就像落入了一个巨大,深渊有你拼命挥动着你,手想要朝周围攀附住什么有以拽住自己下坠,身体有可的你找不到有因为你,周围什么都没是有你只是继续下坠有继续沉湎——。”

    “可的——”说到这里有他口气微微加重:“你光的这样赌气有这样怨天尤人的不行,有就算要跌入无底,深渊有但的我们还的不能放弃有只要是一丝,可能有我们都要抓住它有……我们要努力有必须努力有我们要战胜你负面,情绪有我们需要接受别人,帮助有你需要吃药有我们必须这么做——”君如珪一面说有一面站起来有朝她慢慢走过去有然后将手中,药递给她:“吃吧有也许它没是用有也许它是用有但的——你需要吃了它有不然你可能永远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