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十九章 寻根摸底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君如珪将放着一粒药丸的手摊在云梦犀面前,和她的脸只有堪堪几寸的距离,就这样,一直保持着,等待着。

    终于,云梦犀的抽泣终于缓和,她的手从脸上慢慢放了下来,露出了泪水盈盈的脸。随后,终于,她伸出手指,移向那枚红色的药丸。

    然而眼看指尖就要触到药丸时,她动作又一滞,然后,收回了手。

    “我还是不想吃。”随后,她闭上眼睛,毫无生气地将身体靠在床边:“一想到这药是邱鱼给我的,我还是不想吃。”

    “怎么?”君如珪再一次表示难以理解:“为什么是邱鱼给的就不想吃?谁给你的不都一样,是治病的药吗?”

    然而云梦犀还是闭着眼睛,摇头道:“是啊,的确没什么不同,但我就是不想吃他给我的东西。”

    “——你讨厌邱鱼?”

    云梦犀没有说话。

    君如珪长长地叹了口气。

    “你知道邱鱼为了你恢复,付出了多少吗?”过了一会,他低下头,凝视药丸,缓缓说道:“这些日子,他冒着被教主责罚的危险,坚持不离开你回到黑水宫,他供你吃住,无微不至地照顾你,东奔西走寻找每一种可能的药物,寻访每一个可能的大夫,就是为了让你早日恢复记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如果说只有一个人会对你毫无保留地好,那这个人肯定就是邱鱼。——而你,不但没有丝毫感激,反而讨厌他。”他说的口气很平淡,就像描述一件与己无关的事,当然,这的确与他无关。

    “是,”云梦犀听到这一番说辞,却是相当认同,她苦笑一声,回应:“我知道他为我付出了很多很多,或许这个世界上也必有他能对我这么多,但是没办法,我还是不喜欢他,我一见到他就不喜欢,而且,看到他越为我付出,我越不喜欢,甚至抗拒,想逃走……”

    “我知道你觉得我这样很无情很不可理喻。”云梦犀说到这儿,又笑了笑:“但是我就是厌恶他,厌恶到连他给我的东西都觉得一样厌恶,就像这颗药丸,所以,就算我知道它或许能治我的失忆症,但是还是不想碰它。”

    “好吧,”听到此,君如珪虽然还是无法理解,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厌恶就厌恶吧,也许这就是人的感情,莫名其妙的讨厌,厌恶,或者喜欢,一切都莫名其妙,谁也不能将谁怎样。”

    “可是——”然而说到这里,他口气忽然一转,道:“你既然那么厌恶他,为什么不离开他呢?”君如珪睁大眼睛盯着云梦犀,一瞬不瞬,直透心底。

    此言一出,云梦犀的双眉的眉尖忽然轻颤一下。

    “我知道为什么。”等待片刻,见她没有回应,他冷冷地自问自答:“因为你虽然非常,非常讨厌他,但是你失忆了,你忘记了从前,这意味着你和从前就断绝了一切联系,你的朋友,你的家园,你的关系,你的地位,你的一切……你什么都没有,你剩下你自己。所以你现在就算再讨厌一个人,也不得不依靠他,靠他吃靠他住,让他带着你东奔西走寻医问药,而你却不能离开他——”

    “我知道你明白这一点。”观察着云梦犀微微变化的脸色,君如珪继续:“所以你也应该明白,如果你想要离开邱鱼,那么你必须有离开他的资本,你必须记得从前,只有这样,你才会得到你应该拥有的,你想要的生活,而不是毫无办法地依赖一个你不喜欢的人。”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也很矛盾,但如果你不想继续跟着他,或者再一次被他按在床上强行喂药,你只有这样。”

    待云梦犀将药吃下去,他才走出门去,见邱鱼正在楼梯口守着,便将她已经服药的事情告诉了他。

    邱鱼一听,自然喜不自胜,对他道谢不迭感激不尽,而且还要给他要一间房让他住下。

    君如珪已经有房了,自然便找借口推却了,不过为了让自己有理由继续留下来,他又骗他说自己有法子治疗失忆之症。

    不过对于这个,就算邱鱼再二楞子,也不相信了。

    “若是你有法子治疗失忆,你自己为什么不用啊?”邱鱼站在楼梯阑干旁边,歪着脑袋问他。

    “呃,这个——”他开始胡诌道:“是因为——其实这个法子吧,不是每种失忆都能用的,你不知道,这个失忆和其他病一样,不同的致病方式有不同的治疗方法,所以治疗的方法是不能乱用的。我失忆的原因至今尚且不明,所以我不敢随便使用,不然会伤了自己的精神灵识,后果不堪设想。但是,这个法子对于云姑娘这种很明显的是由创伤导致失忆的,就完全可以使用——”

    “真的吗?是什么法子?”邱鱼终于感兴趣了。

    君如珪轻咳了一声,然后继续开始胡说八道:“这是一种法术,它的名字叫……”

    当君如珪返回自己的房间,将门关好之后,打开窗户对着外面轻喊了一声:“师父!”

    不到几个弹指,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来了!”随后一个灰色的身影像一只大鸟一般从窗外飞了了进来。

    方错站好之后先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问君如珪道:“进行得怎么样?”

    君如珪垂头丧气道:“云梦犀的脑子被莫思侬打伤,已经失忆了。”

    “失忆?”老太婆大为意外,她眉心一皱,道:“怎么会?”

    “师父可有让人恢复记忆的方法?”他问。

    方错迟疑了一下,随后抬起松弛的眼皮瞧了他一眼:“有倒是有,不过——”

    “什么方法?”君如珪赶紧问。

    方错先踱着步子走到屋子中央的圆桌前坐下,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润了润喉咙,然后才开始讲:“有个法子叫寻根摸底,是我很早前听说来的,不过此法既不是什么药材医术也不是什么术法,它是一种靠失忆者自己的摸索寻觅而找到自己失去的过去的方法。”

    “具体地说,”方错轻咳了一下,道:“就是让失忆者进入入定状态,彻底放松,然后进入自己的潜意识,潜意识你知道吧,就是无意识中的意识——”说到这儿方错瞧了君如珪一眼,不过当然君如珪的脸上并没有十分懂的样子。

    “然后,”方错也懒得跟他继续解释,继续道:“失忆者便跟随着自己的潜意识,追寻里面所浮现出的一切。一般来说,此时失忆者所看到的会是从前记忆中最深刻,或者说最重要的东西,这时候,我们就让她继续追随着这种东西,然后跟着她,让她自己将它给找出来——”

    “当这样东西被寻出之后,然后便可以继续让失忆者随着这种东西继续跟随自己的潜意识,再寻找下一样东西——”

    “就这样,一件东西一件东西被她从记忆中先后拾起,整个过程也就是她回忆起过去的过程。就像我们拔一根草,最重要是先找到草的主茎,抓出它将之拔起来之后,便能带着地下的根茎接二连三地拽起来了,——不过这种法子很耗费心力,一次施用之后需要数日甚至十数日恢复,所以完全恢复,整个过程需要很长时间——”

    听起来好像还蛮不错的。君如珪心想,于是他道:“师父说的这个法子很好,我这就给云梦犀用它好了,不过——”说到这儿,他又嘿嘿一笑,道:“为什么师父不将这法子交给我,我也用它试试啊?”

    然而方错立即抬头瞪了他一眼,正色道:“你以为师父不想让你记起从前的事吗?不过这法子所针对的乃是那些被外伤打击头部所造成的失忆,你失忆的原因不明,怎么能够随便使用,万一没让你记起来,反而伤了精神灵识,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听起来好像有道理,可是为什么跟我告诉邱鱼的话这么像呢?

    不过此时他也没有功夫寻思这么多,只对方错连声道谢,称自己一定会好好将此法交给云梦犀,好让她早日恢复。

    方错也没多说什么,客气了两句,又喝了几口茶之后便告辞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