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二十章 鹤雪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第二天一早,他就去找邱鱼,告诉他要对云梦犀使用方绰交给他的那个法子。

    既然有方法可以让云梦犀恢复记忆,邱鱼自然是高兴的,于是他赶紧让君如珪来到屋子里,让他给云梦犀施法。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法术,君如珪先让邱鱼离开屋子,然后开始对云梦犀讲述方绰昨夜告诉他的那些东西。

    云梦犀虽然对邱鱼有些排斥,但是对他倒似乎还是很信任的,在他说完寻根摸底之法之后,云梦犀便立即盘腿坐在床上,尝试进入入定状态并寻找潜意识里的东西。

    一开始,云梦犀犹如一块石雕一动也不动,然而过了大约两盏茶的功夫,她一对秀眉开始微微收紧,且时不时抖动一下,看样子心里应该有了波澜起伏。

    一旁的君如珪心中也跟着忐忑起来:莫非她真的看到了什么?

    不过此时乃是关键时刻,万万不能打断她的冥想,所以君如珪只能继续坐在原地等候,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出。

    之后云梦犀的表情开始时而紧张时而迷惘,当然有时候会有短暂的放松,但是总的来看,还是十分惶惑不定,不过这是个好消息,因为这说明她脑子里接收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过了三四盏茶的时间,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不过她睁开眼睛之后并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坐在床上,秀眉微蹙,似乎在思索。

    君如珪没有打断她,直到她神情终于放松,并将双腿放下床沿,他才开口道:“可有结果?”

    “我看见了一些东西。”云梦犀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情绪中完全走出来。

    “先是一条河,……”云梦犀顿了顿,低声开口,然说到这儿,君如珪寻思着既然我已经忘记了从前,那她给我说什么我应该都不知道,还是将邱鱼弄进来吧。

    于是他打断她道:“你等等,我让邱鱼进来。”

    他转身将门打开把邱鱼给唤了进来。

    邱鱼靠着君如珪坐下之后,二人开始一齐听云梦犀继续诉说:“我看到一条河弯弯的,很宽,河上有很多过往的船,而在河的一个岬角处,竖起一座陡峭的高山,高山上有一条道路,很狭窄很陡峭,一直通向山顶——哦,不,不是山顶,是山腰,因为从山腰以上已经被云雾给遮挡了——”说到这儿,君如珪看了邱鱼一眼,见他听得十分专注,双目几乎都钉在了云梦犀身上,便问他:“邱护法,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邱鱼摇了摇头,只对云梦犀道:“你继续说。”

    云梦犀继续道:“山上的道路上有不少人上上下下,他们全部身穿白色的衣服,头上扎着白色的头巾,手中拿着一把雪白的剑——”

    “是鹤雪剑派!”听到这里,邱鱼用手用力一拍膝盖,脱口:“我记起来了,就是鹤雪剑派,他们所在的白茅山山脚就有一条河,名叫弗来河,他们的弟子全部身穿白衣,头带白巾,手中还拿着一把白剑,就像披麻戴孝一般,这准没错了!”

    可是君如珪却想:为什么云梦犀会想到这个地方,难道她最重要的东西在鹤雪剑派?

    “然后我就一直往上走,”云梦犀继续道:“一直沿着陡峭的道路往上,直到看到路上面出现一个牌匾,上面写着:鹤雪凌霜。”

    此时邱鱼又瞧了君如珪一眼,目光颇为自豪,似乎在说:你瞧,我没说错吧,就是鹤雪剑派。

    “然后我继续走,”云梦犀道:“我终于进了一片建筑,那片非常巍峨,依山而建,飞檐斗拱一片连着一片,简直就像连接云霄的琼宫仙阙。”

    “我顺着大道往前走,继续看见了许多穿白衣服的人,他们有的在若无其事地行走说话,有的则聚集在一处练剑,十分整齐也很有气势。”

    “我走了很久,沿着长廊,攀上石阶,还经过了几个池塘,越过好几座石桥,最后我来到一个叫残月拂风的楼阁前面,然后走了进去。”

    “楼阁里面装扮的很精致,到处都是锦绣珠帘,流苏幔帐,多宝阁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精美瓷器,窗台上种着各色的花草……,好像一个闺阁小姐的住处。”

    “进入这个楼阁之后,我一直往里走,最后,我停在一个雕着冰裂纹的架子床边,然后我蹲下来,掀起坠及地面的海棠花纹样的香色床单,钻入床下,床下面放置这一个不大不小的柳枝框子——”

    “然后我伸出手,将筐子上的盖子打开——”

    说到这里,君如珪心跳加速,眼睛瞪大,一瞬不瞬地盯住云梦犀,就等着她说出这盖子下面藏着的是什么东西了。

    然而令他极度失望的是,云梦犀说到这里之后,就打住了。

    “继续啊,”邱鱼手拍着膝盖,道:“盖子里面是什么啊!”

    而君如珪心里也道:去把盖子打开,看看里面放的是不是黑什么铁啊!

    不过云梦犀却摇摇头,颓然道:“我就看到这儿了,之后无论我如何让自己继续行动,也只能停在哪儿,最后我就恢复神智了。”

    “你再试一次,说不定这一次就能看见那筐子里了。”邱鱼急切道。

    然而云梦犀却摇头:“刚才已经花费了我太多精力,我现在已经没法再进行一次了,如果再要继续的话,恐怕需要很多天的恢复——”

    的确,方绰也说过这东西进行一次需要很多天的恢复,可是他却不想就这样滞在原地。于是问邱鱼道:“白茅山离这里多远?”

    邱鱼顿了一下,回头:“白茅山在南边良渚州,如果策马不停地走,最迟十天可以抵达。”

    “我们马上赶往白茅山,去找那个藏在床板下柳筐的东西,也许这就是能让云姑娘恢复记忆的关键。”君如珪盯着邱鱼,十分笃定地道。

    邱鱼自然希望云梦犀立即恢复记忆,所以也顾不上路途漫长,而白茅山上危险重重,当下同意朝白茅山进发。

    于是,三人收拾好东西,邱鱼又花了大价钱卖了三匹神骏,然后立即朝南方进发。

    就这样,三人白天赶路晚上休息,足足跑了大约九日,终于抵达了白茅山脚下。

    这里风景很不错,下面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平原上面的田地整齐如棋盘,一条弯弯的河流流淌其间,在阳光下面闪耀着粼粼的波光,好似一条美丽的锦缎,和一边高耸如云的深色的白茅山形成鲜明的对比,颇有一种人入画中的意境。

    白天上山不方便,于是三人便先在白茅山下的一个镇子先住下来,先打听了一下白茅山的地形道路,准备了一些上山的工具等物,睡到入夜,这才出门上山。

    他们自然是不能走大路的,幸好他们之前打听除了主道,还可以走一条偏僻无人的小道。

    不过这小道有些陡峭难行,幸而他们三人个个都是练家子,又准备了充分的登山工具,所以也并未觉得十分困难,若是实在到了难以攀爬之处,便用绳子和钩子勾住上面的树干,然后再攀着绳子一路爬上去,虽费点时间,但至少还是经过了。

    就这样走了大约小半个时辰,眼看要攀到山顶,没想到遇上了两个巡夜的守卫,邱鱼和君如珪毫不迟疑,一个用箭一个用剑,几下将之解决了。

    之后继续向上攀,其间又遇到过两个巡逻弟子,用一样的法子通行无阻。

    最终,三人抵达鹤雪剑派的所在地鹤雪凌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