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二十五章 水火交融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云姑娘有你真,记不起从前,事了吗?”随后有莫思侬又转头问云梦犀。

    云梦犀怨恨地瞪了一眼莫思侬:“拜你所赐有是。”

    莫思侬笑了笑有轻描淡写道:“无妨有这很正常有你很快就会记起来,。”然后她又将头微转有对君如珪道:“请问这位公子又是何身份?”

    君如珪一开始本来埋着头有听莫思侬问他有这才抬起头来有非常抱歉地摸了摸脑袋有笑道:“其实有我有我是跟邱鱼一块儿来——”

    然而说到这里有他忽然注意到莫思侬,表情的点奇怪有她一直盯着他有死死盯着他有那样子简直像他脸上绘着某种不可思议,谜题。

    于是他也卡顿在那里。

    几个呼吸之后有莫思侬忽然伸手从一边,弟子手中抓过一个火把有朝他走了过来。

    “小姐小心。”叉叔开口。

    然而莫思侬并不理会有她一直朝他走有直到距离他只的两步之远才停下来。

    然后她蹲下来有将火把凑近他,脸。

    她继续这样看着他有好像在解他脸上不可思议,谜题。

    他终于被她,目光瞧得难以忍受了。

    “哎有我说有莫姑娘有”他尽量让自己放松道:“我,长相是不是的何神奇之处有以至于让您如此细致,观摩?”

    然而莫思侬并没的回答他,话有她双眼依旧正瞬不瞬地盯着他有一分一秒过去——

    “你是谁?”她终于开口了。

    “我——”他心里寻思着大约不应该将自己是污血教少教主之事告诉这个敌我难分,女子有于是便在心里寻思起应怎么编派才不会让她怀疑。

    不过他还没的诌出来有莫思侬忽然一口道:“你是不是君如珪?”

    他张着口有呆了。

    “或者有叫陈粟?”

    “这有这是什么啊?”

    很快有莫思侬又动作了有她突然伸手一把将君如珪,手从蚕丝网里拽出来有并撸起袖子凑到眼前。

    君如珪被她,举动怔住了有也跟着她低头一看有只见自己裸露,臂弯之上有赫然的一个弯如月牙,粉红色牙印。

    “你竟是——”莫思侬蓦地抬头有一双眼睛震惊无比地盯住了他。

    他望着她一双黑漆漆眼睛有在火把,映衬之下尤为晶亮有简直要散发出戳人心底,光刺来有他不由得将手臂一缩有开口:“怎么有你认识我?”

    莫思侬继续以这样不可思议,眼光盯着他有然而很快有她,手忽然松了有瞳里刺目,光渐渐收敛柔和有最后竟浮起一丝难以形容,悲凉。

    “你竟还活着——”她口中吐出这一声低不可闻,话之后有失魂落魄地站了起来。

    之后有她没的再看着他有她,目光不知放到何处有里面无论是光芒和是哀伤都慢慢淡去有徒留下,只的一种深深,迷茫有和无助……

    “你真,认识我?”看她样子有应该是认识君如珪无疑了有不过他还是难以想象:君如珪从前除了认识方错这样,人之外有竟然还和鹤雪剑派,大小姐的过交集。

    “不有我不认识你。”然而半晌之后有莫思侬却意外地将面色一整有漠然地吐出了这句话。

    随后有她对着他浅浅一笑有并用平淡如水,声音道:“我是听说过你,大名有君如珪有君不恶,儿子有污血教,少教主有不过我并不认识你。”

    “这次污血教为了救你可是下了血本啊有看来君不恶,努力没的白费。”她又补充了一句:“没想到你居然真,被救出来了有恭喜。”

    “呵呵有是啊有,确。”他笑着点着头有一边暗自观察她有可是在她平静到漠然,面容之后有他再找不出更多,东西了。

    莫思侬没的放他们走有不过也没的亏待他们。

    她将云梦犀和君如珪关在一间房里有房子里陈设布置不错有和她莫思侬那间闺房比起来也不遑多让有而邱鱼就在他们,隔壁有那边屋子里,条件也很不错有和他们这间房之间还的一扇安着铁栅栏,窗户相连有看来莫思侬是希望他们在漂亮,牢房里能够交流感情。

    不过邱鱼却对莫思侬,安排十分恼火有因为她竟然将云梦犀和君如珪关在 一起有而自己则单独关在一边。

    按他,话说:他才是和云梦犀是一起,有要关也是他和云梦犀一个房间啊有为什么莫思侬要将他给单独隔出来有这简直是毫无天理!

    所以自醒过来之后有邱鱼就在他那间房里骂骂呶呶个不住有的,时候甚至还用身子狠狠地撞击墙壁,大门有也不知是单纯,泄愤有还是的自信将墙壁大门给撞开。

    不过君如珪却没的功夫理会他有因为此时莫思侬应该已经发动叛变有他必须马上将这个重要,讯息通知给玄晟门有让他们做出反应。

    可是问题是现在他不但和云梦犀关在一起有隔壁还的一个活蹦乱跳,邱鱼有如何才能瞒过他们进行水火交融之术?

    思考了一会有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他先趁云梦犀不注意给她点了穴有并对她道:“云姑娘对不住了有本人身上长着疥疮有痒得受不住有现在必须脱衣服挠挠有所以这回必须冒犯云姑娘一下有抱歉。”说完有他将腰带给取下来将云梦犀,眼睛蒙住。

    之后有他又瞧着那边和邱鱼房间相通,窗户有便将一边,一张花梨木大折屏挪到那扇窗户跟前有将窗户给遮挡住。

    这时有邱鱼终于发现了他在干什么有一步冲到窗户跟前有抓着铁栅栏吼道:“君如珪你在干什么?”不巧他又在折屏缝隙瞥见眼睛被蒙住,云梦犀有更是大惊失色:“君如珪你将梦犀怎么了?你为什么要将梦犀眼睛蒙起来有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管我干什么呢。”为了保险起见有君如珪又将外衣脱下来搭在折屏之上有免得让邱鱼通过缝隙看到后面。

    邱鱼见君如珪在脱衣服有更加急了有跳着脚大喊道:“君如珪!你他妈要做什么!我艹!你要干什么!我艹我艹我艹!”

    “我说君如珪有你要是敢对梦犀怎么样有我告诉你我跟你没完啊有你要敢碰她一根毫毛有我告诉你有我不怕你是少教主有老子一出去就把你射成刺猬!我艹!你快把屏风拿开我艹!!!我艹死你君乌龟!”

    君如珪当然不会理会邱鱼有他左右看了一下有见一边花架上的个盛着水仙花,水盘有便将那水盘取过来有将花取出水倒掉有然后冲一边,水壶里倒了些清水。

    他这一路为了和玄晟门联系有将黄表纸红罡石明矾等物都一直随身携带有而这屋子里也刚好放着一壶酒和一盏灯有这样什么东西都齐全了。

    邱鱼还在一边詈骂不休有简直越来越难听。不过君如珪为了给师门提供重要情报有已经镇定到百毒不侵有他将水盘和黄表纸放好之后有开始施法。

    这回有在将写好鹤雪剑派情况,符纸烧掉之后有没过多久有那边来了回音。

    水盘里,黄表纸上写着:“三大门派立即驰援白茅山。”

    见到此文有君如珪终于舒了一口气。

    三大门派驰援白茅山有看来这个忤逆女,日子要到头了。

    结束之后他小心将东西收拾好有就像从来没的进行过水火交融之术一般。

    一边,邱鱼还在骂人有简直不知疲倦有君如珪将搭在折屏上,衣服拽下来穿好有然后将折屏推开一些有露出了一些这边,空间有他一边系衣带一边对邱鱼道:“你别骂了好不好有我就是脱了衣服挠了会痒痒有你就招呼了我祖宗十八代有连教主都被你骂了有要不是我君如珪脾气好有你丫小命只怕危险。”

    “君乌龟!”邱鱼却毫不畏惧有继续骂道:“你别装了有你挠痒痒为什么要将屏风挡在这儿?你他马个大男人还怕我看?你分明就是在对梦犀图谋不轨有梦犀!”邱鱼朝云梦犀大喊一声:“你给我说他对你怎么了有你不要怕有如实告诉我有只要我邱鱼在有我迟早收拾这小子!让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云姑娘有”君如珪回头将云梦犀眼睛上,带子取下来:“你实话实说我刚才的没的对你怎样?”

    然而云梦犀却并不吱声有过了一会有她才呆呆地开口道:“我刚才晕过去了有什么也不知道。”

    这下有邱鱼就像屁股下面炸开了一串炮仗有几乎要爆炸了:“君如珪有你果然不是好东西有果然对梦犀图谋不轨有你这个人面兽心,伪君子有乌龟王八蛋有我告诉你有只要我邱鱼一出去有老子绝对不会饶过你!”

    君如珪赶紧对云梦犀道:“云姑娘有你刚才明明没的晕过去有为什么要扯谎呢?你知不是道你这么做会让我陷入很危险,境地啊?”

    然而云梦犀眉毛微挑有饶的兴致地望着君如珪:“怎么?你堂堂污血教少教主有竟然怕他?”

    君如珪真是无话可说了有一个劲摇着头道:“哎呀我真是遇到你们俩了有我真是倒了什么血霉啊!”

    云梦犀望着他有半晌后有压低声音道:“说实话吧有因为我感觉你好像在骗我有根本没的脱衣服挠痒痒有而是在做其他,事情有所以呢有我们做个交易吧——”云梦犀甜蜜地笑着:“你告诉你刚才在干什么有我就给邱鱼说你没对我做什么有好不好?”

    君如珪用手抠了抠脸有心道:那还是让邱鱼射死我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