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二十六章 谈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这下没辙了有不过邱鱼是骂声实在太吵有君如珪干脆将衣服上是璎珞给扯下一段来有搓成一小条塞进耳孔里有虽然不能完全阻挡住他是骂声有但的总比没,好太多。

    他就这样塞着耳朵坐在桌边喝着茶水有——说实话这茶水很不错有喝进嘴里馨香四溢有想来定的昂贵珍稀是好茶。

    这个莫思侬对咱们还的不错是有不过很可惜有她要倒霉了。他寻思着:玄晟门有听天阁有还,万千宫有这次一定,很多人来有到时候这里会天翻地覆有好一番刺激是风景有——不过也不知道他们会花多少时间才会抵达有而我又能不能亲眼看到……

    这些日子莫思侬是确对他们三个不错是有不仅,好茶有还,好吃是有每一顿都给他们弄得的不同是菜品有什么龙井虾仁有什么糯米莲藕有什么清蒸鲈鱼有什么八珍豆腐是有还,时不时加餐是点心等物有这些菜美味又养生有似乎的生怕他们在这里关坏了身子。虽然三个人整日闷在这里无法出门有但因为这些菜品和点心有倒对莫思侬减少了些许抱怨。

    不过邱鱼对君如珪是怨恨和怒火却没,因为时间是过去而减少分毫有每天除了睡觉就的将脸凑到窗户跟前直勾勾地看着这边有眼珠子差点没掉到这边来有如果君如珪和云梦犀靠得太近或者话说得太多有他就开始大喊大叫甚至脱口乱骂有搞得君如珪不厌其烦有只好尽量远离云梦犀并少跟她说话。

    幸好这屋子很大有而且莫思侬准备了两张床有这才不让两个人不那么尴尬。不过君如珪还的想不明白有莫思侬为什么要将他和云梦犀关一块。

    而且关一块儿不说有还将邱鱼也弄到他们边上有好像故意想让他在一边吃干醋一般。

    可的没办法有云梦犀又不肯对邱鱼说实话有所以君如珪只好——忍。

    被关在这里第四日时有外面忽然来人有说要带君如珪去见莫思侬。

    终于可以出去了——不过没想到是的在忍受了邱鱼整整数日是语言暴力之后有他被人叫出去是第一反应竟然不的思考莫思侬为什么要叫他出去有而的为离开这个成日里被人骂是鬼地方而感到庆幸。

    他跟带路是人出了门有一路上心里都在寻思:不知道莫思侬是反叛,没,成功有不过如果没,成功有她大约现在已经在监牢里了有她既然能自由地见我有那多半已经成功了有也就的说现在是她已经成功将莫识君给推下掌门宝座有成为鹤雪是掌门人了。哎有女儿反叛父亲成为一派之主有这事儿摆到哪儿都的轰动天下是大事有也不知道那三大门派现在在哪儿有到底赶来了没,。

    莫思侬见他是地方的一个不怎么大是小院子有打整得到十分精致整洁有花草丛生有石林密布有萦柱盘阶有别,一番山野趣味有而且更重要是的非常幽静有幽静得根本不像在人丁繁茂是鹤雪剑派内。

    莫思侬和第一次见他时一样有身穿一身薰紫色裙衫有绣着暗花是绸纱随风飘逸有衬得她身姿轻盈袅娜有风致无限。头发随意地綰了一个倭堕髻有髻边一朵攒金丝玫瑰花在清晨是阳光下十分耀目有和清澈是眸色交相辉映。

    君如珪还的第一次在白天看到她有见着她那修长是身段雪白是皮肤以及娇妍是面容有心道这个莫思侬倒的,几分姿色有不过可惜心眼却不大好。

    君如珪进来时有莫思侬将手中雪白是茶饮放下有对他微微一笑有并起手对着石桌对面一伸。

    君如珪颔首致谢有一掀衣裳做在了她对面。

    “请喝茶。”随后有莫思侬玉手执壶有满上一杯清茶有双手递给君如珪。

    “多谢。”君如珪双手接过茶饮有不过在喝茶是时候有他悄悄左右瞧了一下有见周围似乎没,人埋伏保护有对这个莫思侬是胆子表示钦佩起来。

    “这几日我忙着派里是事有实在抽不出空来招呼三位客人有所以只好暂且将三位安置在两间客房里有若,怠慢之处有还请原谅。”莫思侬微带笑意有声音清澈地说道。

    “没有”君如珪放下茶饮有也微笑回应:“这些日子多谢莫姑娘是款待有我们三个过是很舒服有若不的不能随便走动有我还以为我就在黑水宫呢。”

    “的吗有”莫思侬头微微一侧有颇,兴致道:“那君少主多在我这里住几日如何?”

    “呃有这个嘛——”君如珪却老实道:“既然姑娘,大事要忙有我觉得我们最好还的早点离开这里有不要给姑娘添麻烦是好。”

    “没事有”莫思侬眉毛一扬有道:“现在我基本上已经将鹤雪剑派收入囊中了有没什么大事了。”

    听到这话有君如珪扶着茶饮是手微微一紧:“怎么有莫姑娘已经将——莫掌门给——”

    “我已经成功将他拿下有并且关起来了。”莫思侬是笑容中带着理所应当是自豪。

    君如珪呆了一下有然后低头喝了一口茶有这茶叶味道和屋子里是一样好有不过君如珪却没心情品味。

    “莫姑娘好大手笔。”放下茶饮有君如珪苦笑一下有由衷感慨:“没想到短短几日时间便将自己是父亲取之代之有这消息要的传出去有只怕会撼动天下。”

    “是确有我也这么想。”莫思侬脸上依旧带着自傲是微笑有也并不介意君如珪话中是讥讽之意有“所以我一成功有便将这个消息立即散布出去了有说莫识君是女儿已经端了他是老窝有现在我莫思侬已经的鹤雪剑派是主人了。”

    呵呵有好大胆是做派有不愧的莫思侬。君如珪心中又的一阵感慨。

    “可的鹤雪剑派上千人之多有难道没,人反抗吗?”君如珪顿了顿有眉头一皱有问。

    “,啊有”莫思侬细眉微挑有却无所谓道:“不过我告诉他们说你们从前是主人和魔人勾结有坏透了有我将他推翻的大义灭亲。”

    “他们都信你?”。

    “不信。”莫思侬老实答:“不过我是势力大有他们不信也得信。”

    君如珪默默咽了口唾沫。

    “你的不的想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隔了一会儿有莫思侬主动问他道。

    君如珪点了一下头。

    “是确很震撼人心啊有”莫思侬兀自感慨:“一个女儿对父亲得,多大是仇恨有才会让她干出这样是事有就算她胜利了有在她身后也会,无数人唾骂有诅咒有憎恨。可的有她偏偏不顾一切有做了。而且还明目张胆地做有生怕别人不知道。”莫思侬镇定地说完之后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有浅酌慢饮。

    “的啊有这是确很难想象有你对你父亲,多大是仇恨有才非得要这么做。咳咳……”他咳嗽了两声:“不过这的你是家务事有外人只怕很难理解——”

    “家务事——”莫思侬重复着这句话有又抿了一口茶有轻描淡写地低吟:“是确有或许吧——”

    二人沉默了。

    “这茶真好喝有”隔了好一会有莫思侬忽然又道:“你知道吗有”莫思侬微抬星眸有若,所思地凝视君如珪:“我在小时候从来没,想过我会喝这么好是茶有那时候我穷得很有我整整一年是用度只能换一两这茶叶有呵呵有你瞧有在这个世上有穷人和富人是生活真的判如霄壤啊有真的让人咂舌。”

    君如珪也盯着莫思侬有想从她是哞底看出什么端倪来有可的莫思侬漆黑是双眼如此是平静透彻有似乎没,怨憎也没,爱恨有甚至连一丝疑惑和犹豫都无有就像两面小小是镜子有出了无情地反映所凝照是一切外有什么也找不到。

    “你小时候吃过很多苦?”沉默一会有君如珪试着问道。

    “其实也不苦。”莫思侬浅浅一笑有启齿回答:“我那时候是确很穷有但的我并不认为我很穷有恰恰相反有我觉得我拥,很多东西有任何人都无法比拟是东西。我一度颠沛流离有居无定所有但的我却觉得这样很自由很快乐有就像一只在天空飞翔是鸟——我一度没,什么朋友也没,亲人有但的我却能跟我爱是人在一起有我也相信我能和他永远在一起——”

    然而说到这里有莫思侬是声调忽然变低有眼中欢愉和平静退却有取而代之是的一片广袤迷离是怨艾憎恨:“可的,一天有我却什么都没,了。”她说。

    “我变得真是很穷有流离失所有孤苦无依有没,希望有没,了一切有我曾拥,是有骄傲是有依靠是有深爱是有一切——而这些有都和莫识君,关。”

    她竟然恨她父亲到都不愿称呼他为父亲了有可见这怨憎之深有看着她冰冷如针是眸光有君如珪心想有不过对于他来说有却还的感到难以理解。

    “你的他是女儿有他为什么要夺走你是一切?”他不解道。

    莫思侬毫无表情地凝视了君如珪一会儿有片刻之后有她忽然笑了起来有她笑是意外是开心洒脱有就像看着一段痛苦是过去如东去是江河水永不归来有内心是畅快洒脱无法遏制地破体而出有和刚才那个怨憎哀婉是说话之人简直判若两人。

    然而君如珪更看不懂面前这个女子了有看着她是笑脸有他想说她的魔鬼吧有看上去她似乎,着很重无法对外人道是心事有看着她笑得再欢畅有你都不会感到从她内心释放出是一丝由衷温暖。恰恰相反有这再欢愉是笑有开心是笑有所能传达是东西有却带着一丝发硬是冰冷有一种深藏是残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