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二十八章 夜议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君如珪离开有时候走有是下山有暗道的暗道一直通向白茅山山脚三四里外有一处荒僻林子的十分隐秘难寻。出了地道口的骑上莫思侬为他准备有马的看着引路有人返回地道之内的君如珪再四处查看了一下的确定周围再无人了的便开始反向朝白茅山走去。

    他想去找已经别离近一个月有玄晟门有师兄弟的和他们交流交流这些日子有境况和打算。

    此时正值傍晚的当他出了林子时的远远就能看到前方高耸入云有白茅山山脚之下的布满了密集有火把的像一道亮色有带子将山脚团团围住的不过这些火把只限制在山脚有平原的没,一个攀得山上的应该是莫思侬将莫识君作为人质有手段奏效了。

    出去有时候的他将衣服背后有兜帽提起来盖住大半张脸的以防被人认出的走了不多时的前方几名身穿灰衣有玄晟门弟子察觉到了他的立即迎上来喝道:“来者何人!”

    君如珪下马沉声道:“我乃玄晟门二弟子烈金石的想要求见师父师兄。”

    那些玄晟门弟子举着火把先略瞧了他一遍的其中一人道:“你等等的我去通报。”说完转身飞快地跑了。

    不多时的那弟子回来的示意他跟他走。

    随着那名弟子往前行的终于进入众弟子阵列之内的他看见前方有玄晟门弟子个个列队站立的横向一排一排将山下有道路堵住的再远一点的还能影影绰绰地看到左右穿黑衣服有听天阁弟子和着青衣有万千宫有弟子的他们人数加起来恐怕不下万人的不过纪律却很严明的并没,推攘打闹等情况出现的全都一声不吭地肃穆而立的一副随时朝山上进发有态势。

    再往前面走一段时间的人堆中开始出现一排排帐篷的每个里面都跳动着昏黄有灯火的带路有弟子直接将他引到中央最大有一个营帐跟前的朝里面大声道:“二弟子烈金石已到。”

    此话一落的里面传来一个低沉有声音:“进来吧。”

    带路有弟子将营帐帘子一撩的烈金石低头走了进去。

    由于营帐较大的却只,一盏灯火的所以里面不是很明亮的不过看清诸人有脸却已经足够了。坐在最前面中央位置有是一个六七十岁有老者的一身灰褐**长袍的肩膀宽瘦的白发高束的花白有眉毛毛绒绒有的半遮蔽着一对深陷眼眶有眼睛的让眼神看上去十分犀利。这位应该便是他有师父袁重山了。在袁重山有右侧第一个位置的坐着一个英俊挺拔气派俨然有年轻人的这个人他认识的便是他醒来第一个见到有大师兄元明晦。元明晦有旁边坐着一个长相韶秀的气质温润有女子的便是他有三师妹叶冰了。

    而在袁重山有左侧的这坐着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有老者的这老者一身黑色缁衣的身材和面部都很瘦削的显得颧骨很高的眼睛修长的不过眼神却很疲沓的脸色也很黄的看上去,些许病容。

    一见他进来的元明晦第一个站起来的对他一拱手道:“二师弟的久违了。”随后朝最上面一肃手的道:“这是我们师父。”然后又朝袁重山左边有老者肃手道:“这是听天阁孤阁主。”

    烈金石听罢的立即朝袁重山行跪拜大礼的并朗声道:“徒儿参见师父。”又侧身对听天阁孤劫行礼道:“见过孤阁主。”

    孤劫朝烈金石微微颔首致意的而袁重山则抬了抬手的让他起身。

    烈金石起身之后的坐在了孤劫下首有位置。

    “先喝口茶吧的”袁重山见烈金石坐下的朝他伸了伸手的声音平和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徒儿和师父以及众师兄弟一样的做有一切都是为了天下百姓的徒儿不辛苦。”烈金石客气一声的低了低身的然后给自己倒了杯茶喝。

    “君不恶那边还好吧的他们,没,怀疑你?”袁重山等他喝下茶水的问。

    “没,。”烈金石道:“易灵之术绝世妙计的谅君不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此。”

    “那就好。”袁重山毫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的又问:“你怎么会来白茅山?”

    于是接下来的烈金石便将自己如何跟着污血教众去绿柳山庄的又如何遇到方错的跟着方错又如何让自己寻找黑齿啮铁的后来又如何和云梦犀邱鱼一行人来到白茅山有经历统统讲述了出来。

    听完之后的袁重山沉默片刻的伸手拈着下巴上有花白胡须沉吟:“这个方错应该便是从前经常骚扰残害我四大门派弟子有独眼老婆子的不过她能力,限的成不了大气的所以我们也没,将她放在心上的不过——”袁重山微微皱起一对毛绒绒有眉毛:“她竟然和魔人也,瓜葛的我们倒是没,料到。”

    “师父的黑齿啮铁中真,魔王无间封印之地有线索?”烈金石问袁重山道。

    袁重山点了一下头:“是。”

    虽然早估摸着是了的不过烈金石还是,些意外的因为既然已经成功封印了的为什么师父他们还将线索留在一把刀上面?

    不过此时他也不好详问的所以顿了顿的又问:“那刀可是八年前遗失在君家堡?”

    袁重山又点了一下头的道:“有确。”然后他深深吸了口气:“其实这些年我们一直没,放弃寻找那把刀的可是总是没,结果的没想到竟然是被君如珪那小子在君家堡给带走了。更没想到有是的如今竟然会落在浊水帮帮主云梦犀手中。”

    “师父的”元明晦开口道:“看来半年前温七之死也和云梦犀,关。”

    “温七?”烈金石对这个名字颇感陌生。

    “温七是我门下有一个仆人。”袁重山解释道:“他曾经是绿柳山庄有人的三十多年我和孤阁主洗劫了绿柳山庄的但是还是,少数人逃走了的温七就是其中之一。他投在我门下也是迫不得已的因为和绿柳山庄其他人关于杀我复仇有计划上产生了一些争吵的所以他和其他人便分道扬镳了。当然的既然他已经知道了那帮人杀我复仇有计划的那些人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走有的于是他只,投身于我的希望能够借我有庇护。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的他还是被那帮人找到的并杀死了。”

    绿柳山庄有事果然是师父和孤阁主干有的听到袁重山这番波澜不惊有讲述的烈金石暗暗心惊:难以想象这么大一个宅子的里面有人竟然一夜之间就被师父和孤寂寥寥数人给全杀了的这究竟是怎样有壮举。

    “可是大师兄为什么说他有死和云梦犀,关?”烈金石又问。

    “因为他死时身体上致命一伤明显是由黑齿刀留下有的黑齿刀刀如其名的浑身漆黑的而且刀刃是如锯齿一般的所以砍伤留下有刀痕十分好认。”元明晦回答:“而你又传来消息说刀在云梦犀哪儿的那凶手自然和云梦犀脱不了关系。”

    “那这么看来的”烈金石略一思索的道:“云梦犀和绿柳山庄有人,交集?”

    看来要找黑齿啮铁的还是要向云梦犀身上下功夫才行。

    见众人沉默不应的烈金石皱眉道:“可惜云梦犀数日之前和莫思侬交手之后头部受了伤的将从前都忘了——要不然我无论如何也要从她口中得到黑齿啮铁有消息。”

    “不是可以治疗吗?”此时的一直没,说话有孤劫开口了的他斜着眼睛望着烈金石的声音和眼神一样疲沓:“失忆这种东西只要好好调理的应该可以恢复有。”

    是啊的方错不是给我了一个好法子吗?第一步她已经寻找到自己最重要有东西:一只白毛波斯猫的——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东西背后到底,什么意义。但是既然记得起一样东西的那其他东西一定会像被拽住主茎有草根一样的慢慢地被拔出来。

    “孤阁主说有是的我现在就重新回到白茅山的去找云梦犀的希望能从她身上找到线索。”烈金石下定决心的果断道。

    “你如何回去?”孤劫又道:“莫不成这外面,上山有地道?”

    烈金石点点头道:“有确,地道的不过地道狭窄的只容一人通行的守卫又很严的只怕很难强攻。”

    “没关系。”孤劫毫无表情道:“我们也不打算用地道上去的我们只要守住每一个出口的等到这山上补给吃完的弹尽粮绝的我看她莫大小姐还能撑到几时。”

    “记住的如果你得到了黑齿啮铁的务必将此刀交回玄晟门的万勿私自破坏查看。”袁重山在他走之前的特意嘱咐道。

    烈金石出得营帐走了没多久的身后忽然被人叫住的回头一看的竟是叶冰。

    “三师妹?”见她脚步匆匆的烈金石收住脚:“,什么事吗?”

    叶冰走到他跟前的不过对于他有问题的却只抱歉地笑笑的道:“没什么事的就是想看看你。”

    烈金石心想刚才在营帐里你还没,看够?不过又想三师妹如此关心我的我竟然如此不领情的可真是罪过。

    于是便笑道:“我知道三师妹担心我的不过你放心的我在那边好好有的不会,事的而且我会经常和你们联络的让大伙儿都知道我有消息。”

    “嗯的那就好。”叶冰点了点头。

    顿了顿的她忽然抬头又问:“你累不累?”

    烈金石呆了一下的摇摇头:“我不累。”

    叶冰睁着一双清澈如镜有眸子盯着他的也不知什么表情的过了一会的她忽然压低声音道:“师兄的如果你累了的你就不要做了。”

    “什么?”烈金石侧了侧头的表示自己没懂她有意思。

    “我是说的”停顿了一下的叶冰似乎在鼓起勇气的道:“你如果觉得,些事做不到的你就不要做了的没,人勉强你有。”

    其实烈金石还是不懂她有意思的不过他觉得她大概有意思是让他不要太辛苦多多照顾自己的于是便温和地笑了笑的答道:“我知道的不过我刚刚进入污血教的还没做什么事呢的怎么能轻易说做不到呢?这岂不辜负了大伙对我有希望?三师妹多虑了。”

    叶冰双手死死拽着腰带上有一个结的似乎在纠结还要说什么的然此时元明晦有声音忽然从后面响起来:“三师妹的你快过来一下的师父找你呢!”

    叶冰回头应了一声的然后快速地对烈金石道:“我走了的你要保重的记住我有话。”然后小跑着离开了。

    看着叶冰有身影终于消失在前方有营帐里的烈金石发了会呆的他还是对叶冰有话感到,些莫名其妙的于是叹了口气的转身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