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三十章 南行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离开白茅山时,莫思侬给他们俩一人一匹骏马,还送了些银子和其他好些东西,走得时候她还嘱咐他,千万不要忘记诺言,到时候一定要将云梦犀送回来。且为了让他安心,还对他承诺不会轻易放了邱鱼,免得他去找他的麻烦。

    君如珪终于得到云梦犀,自然喜不自胜,答允了莫思侬后赶紧下山去了。

    下得白茅山,君如珪开始朝南边行进,因为他早打听好了浊水帮山寨的位置,就在南边博坦州浊水河上的八指岛上。

    对,他就是要带着云梦犀去浊水帮的山寨,也许到了那里,云梦犀看到熟悉的家园,便能迅速恢复记忆。且就算她一时恢复不了,记不起关于黑齿啮铁的事,他也可以让她问问她的下属和帮众,也许就能得到那把刀的消息了。

    君如珪知道只有一个月时间,所以不敢懈怠,白天马蹄飞纵不停一刻,到了晚上才歇息,幸好莫思侬给的两匹马都是天下罕有的神骏,要不然早被他给累死了。

    在离开白茅山的第一个晚上,由于道路不熟,二人到了很晚的时候都没有找到镇甸歇息,于是只好在郊外夜宿。不过幸好走的时候莫思侬给他们准备充足,干粮毡毯什么都有,所以就算夜宿也不算太糟糕。

    此时已入九月,晚上还是有些凉的,君如珪在林子里搜罗了一大堆柴火,生火取暖。

    因为白日一直前行,所以一直没和云梦犀说什么话,现在终于歇下来了,两人面对面做在火堆边上,君如珪想起昨日晚上对着她说的那些厚颜无耻的话,竟感觉有些尴尬来,所以自升起火后,他一直低着头拨着火,也没怎么说话。

    于是,气氛就更加尴尬了。

    终于,在沉默保持了许久之后,他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你饿了吗?”他说。

    “还好。”云梦犀似乎也有些害羞,声音很低地回答。

    他放下手中一根枯枝,走到马跟前将一个包袱取下来,提到火堆跟前将包袱打开,道:“你吃吧,这干粮多的是。”

    云梦犀瞧了一眼包袱里,见里面放着厚厚的一叠馕饼,便伸出手来从中取了一个,然后放在嘴里慢慢地嚼起来。

    “你也吃啊。”见君如珪不吃,云梦犀吃了一会儿,低头将包袱朝他那边推了一下,道。

    君如珪这才反应过来其实自己也饿了,于是也抓了个饼,开始大嚼。

    这饼虽然貌不惊人,不过味道却不错,而且很扛饿,又能放很久不坏,实在长途旅行的绝佳选择,看来这个莫思侬虽然喜欢反她老子,但是对他们还是很上心的。

    什么上心啊,然而他又气恼想:这女的逼我在邱鱼面前对云梦犀表白,明显是挑拨我和邱鱼的关系,如此险恶的居心,我居然对她送我几个饼竟感激涕零起来,真是荒唐!

    不过虽然这样想,但是这饼的确好吃,于是他又狠狠地咬了几大口。

    “你好像很饿啊。”云梦犀看到他狼吞虎咽的样子,道。

    听到此言,君如珪顿了一下,呵呵笑道:“哪……哪里,我就是想吃快点而已。”

    “你是不是有紧急的事?”顿了顿,云梦犀又道。

    “呃,——是。”

    “那,你能告诉我到底什么事吗?”云梦犀试探着问。

    君如珪其实早想告诉她这次跑出来的真实目的,毕竟他还是需要她帮忙的,但是他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因为如果一开口,他觉得她肯定会怀疑他之前表白她的初衷,觉得他是有目的。所以在飞奔南下的过程中犹犹豫豫了一整日,也没有想好怎么对她坦白。

    看到君如珪迟疑不答,云梦犀低下头,幽幽叹了口气道:“算了,你不说也没关系,我知道你是污血教少教主,一定有很多不好说出来的隐秘之事,你若是不想说,就当我没问好了。”

    “不是啊,”听到此言,君如珪赶紧摇头,道:“我怎么会不想说呢?我只是——只是不知道怎么说罢了——”

    君如珪抓着馕饼的手紧了又紧,搓了又搓,几乎将饼搓了个洞。

    云梦犀转头看着他,晶亮的眸中满是不解。

    “好吧,我告诉你吧。”君如珪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其实这次我带你下山,是想让你帮我一件事。”

    “一件事?”

    “对。”君如珪点头:“我想,想让你帮我找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是一把刀,”君如珪很干脆地道:“一把黑色的刀,名叫黑齿啮铁,那把刀本来是我的,但是在几年前我将它送给了你。……当然,其实我早把这件事给忘了,但是最近我听说那把刀很重要,上面有……有——”君如珪一边磨蹭一边想着如何编派这事,最终,他压低了声音道:“有一个宝藏的信息——”

    说到这儿,他忽然觉得这理由似乎不大靠谱,也不知道能不能糊弄云梦犀。

    “宝藏?”云梦犀的双眉倏然一紧,脱口:“竟然有宝藏?”

    “是啊,”君如珪勉然一笑:“其实我也不大相信这个事,一把刀上居然有宝藏,但是我还是不甘心,想要瞧瞧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云梦犀依旧皱着眉头,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她沉默好了一会,方道:“你确定就是那把刀吗?”

    君如珪狠狠地点了一下头:“对,就是黑齿啮铁,一把黑色的刀,而且就在你手中。”

    “竟然有这样一把刀……”云梦犀面目茫然,低声感慨。

    “这个……”君如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实我也是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是真是假还没弄清楚,但是这刀却是那把无疑的,所以就只好来找你了——”

    然后又他补充了一句:“当然,这只是个传言,是真是假没人知道,所以你暂且不要告诉别人此事啊。”

    “我知道。”云梦犀点头,“既然你需要,那我是肯定会帮你的。”然而又皱起一对秀眉道:“可是我已经将从前的事都忘记了,就算那把刀在我手里,我如何找给你啊。”

    “所以这便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嘛。”君如珪快速道:“你知道你是浊水帮帮主,我们现在要去的就是你们浊水帮的寨子,你到了你原来住的地方,说不定就能想起从前的事,而且就算你想不起来,你身边的人或许见过这把刀,你叫他们拿出来也是一样。”

    云梦犀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们的确应该快点到那儿,去找到那把刀——”默然了一会,她又抬头道:“这便是你为什么带我下山,然后这么急地往博坦州赶的原因吗?”

    望着她问询的面容,君如珪心道:果然被她看破了。

    不过他还是必须厚颜无耻地装下去的,于是他惭然一笑,十分诚恳地道:“不瞒你说,的确有这个原因,但是你要相信,就算没有黑齿啮铁,我还是要回到白茅山,将你带下山,让你回到你的家,因为这才是最重要的。”

    云梦犀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似乎相信了他的话。她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忽然怅然道:“我知道——,不过真是可惜,我将从前的事都忘了,不然我便能记得了,便能马上帮你——”

    是啊,我如果能记起从前很多事就好了,君如珪心里也跟着道:说不定关于师父的很多事我都会记起来,当然不光是师父,还有更多的事,我也不至于在很多事上如此被动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大师兄不是告诉我吃了那个安魂丸并好好调理就能恢复记忆吗,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是没有一点起色呢?真是教人心焦。

    看着云梦犀一脸愁苦,他感同身受,于是安慰她道:“没关系的,你会记起来的,不过需要时间,我不也一样吗?这几日有空,你再用一下寻根究底之法吧,或许还能进展。”

    云梦犀嗯了一声,道:“也只有这样了。”

    说完之后,云梦犀继续慢慢地吃饼,二人就这样又沉默了许久。

    待饼吃完之后,云梦犀呆了一会,忽然站起来,走到马匹跟前,伸手从一个包袱里抱出一只猫来。

    对,就是那只在残月拂风的床下的白猫,云梦犀自那夜找到它之后,便一直坚持带着它,和它形影不离,和君如珪关在一起时和离开白茅山之后也是如此。

    她抱着猫坐回火堆旁,先给它喂了半片饼,然后一边低头望着它一边慢慢抚摸其蓬松雪白的毛发,就像对她的孩子一样宠溺温柔。而猫显得很温顺享受,在吃食的同时,还时不时仰头看云梦犀一眼,并发出很细的喵喵叫。

    “它好像很喜欢你。”君如珪说道。

    “是啊,我也觉得。”云梦犀继续抚摸白猫,抬头微微一笑。

    “你知道吗?”过了一会,她声音低低地道:“许多天前,当我闭上眼睛入定的时候,我就感觉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小东西正静静地躺在那里,躺在我记忆深处,等着我去寻找——没想到当我找到那一刻,那个可爱的小东西竟然是这样小白猫,”说着,她欣然微笑起来:“不过我还是开心,因为在看到它的第一眼,我便觉得它就是我想要找的东西,我最喜欢最疼爱的东西,等了很久的东西。而且它也很接受我,好像我是它的老朋友。”

    “不过可惜——”然而她口气微变,皱起秀眉:“我觉得在它的背后,应该还有更多的东西,比如它为什么会是它,为什么又会在莫思侬的闺房里,关于它背后的故事,曲折,还有人……一定还有很多很多,但是可惜,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她的手指在猫的毛发中缓缓移动,无奈怅息一声。

    是啊,君如珪也觉得,既然云梦犀记忆中最重要的猫竟然藏在白茅山,这后面肯定还有一串故事才能将现在的她和这只奇怪的白猫给联系起来,不过可惜,现在他们暂时还找不到这条纽带。

    君如珪望着火堆旁的云梦犀,看着她低头凝眸注视着嚼着干饼的小猫,看着澄黄色的光芒照亮她的侧影,给整个人镀上了一层跳跃的金边,忽然觉得她有一种别样的美丽,一种越看越让人吸引其中的美丽。

    然而就算她再明艳动人,勾魂摄魄,这种美丽却始终是温和而纤弱的,除了在弯弯的唇角偶尔可以一现的坚毅之态外,怎么看还是缺乏一个一帮之主的果决杀伐之气,她在他的眼中,越看越像个长于闺阁的大家小姐,虽然有时候有点任性有点心窍,但是总的来说,她还是温和而感性的,和普通女子没有太多区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