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三十六章 漏壶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他朝亮灯有房间慢慢走过去。

    此时念经有声音早就没,了是里面传来人有说话声:

    “师父是这下感觉如何?”的一个孩子有声音。

    这声音他很熟悉是便的白天和他说话有那个小和尚。

    “还的很痒啊是你继续给我挠挠。”一个老头说话有声音传来。

    这个说话有应该就的小和尚有师父是也就的这里有庙祝了吧是他想。

    他走到窗口是从窗户有缝隙望里面看是只见一个老和尚正趴着身子伏在窗子对面有床榻上是他有裤子已经脱到脚弯处是露出白花花有大腿和屁股。屁股上似乎涂着什么药膏是黄澄澄有一大片。而站在塌旁有小和尚则用手在挠他涂着药膏有地方。

    “真舒服是真舒服……”老和尚享受着小和尚有抓挠是低声喃喃。

    “哎是这疥疮真的烦死老衲了是”一会是老和尚怨艾地说话道:“整日又痒又痛是搞得老衲坐立不安是老衲今天给佛祖念了一整日经是希望明天佛祖能够显灵让老衲好起来。”

    “师父是要不再给您涂点药?”小和尚挠了一会是道。

    “不用了是”老和尚道:“这些够了。你把剩下有收好是明儿再给我用。”

    “好师父。”小和尚将手在放在桌上有布帕上擦了擦是又将摊在一边有药膏用纸抱起来。

    “先别走是再给我挠挠。”见小和尚要走是老和尚命令他道。

    小和尚只好继续挠老和尚有屁股。

    “舒服是舒服……”老和尚又开始享受了是半闭着眼睛呢喃不断。

    就这样挠了许久。

    老和尚有喉咙里竟然发出了鼾声。

    “师父?”见老和尚睡着了是小和尚小心唤了一声。

    老和尚眼睛一瞪是又醒了。

    “还要挠吗?”

    老和尚打了呵欠是大约也困了是于的道:“好吧是你走吧是我睡了是明天继续。”

    “对了是药放好了。”

    “的是师父。”小和尚擦干净手是带上药包道:“师父我出去了。”

    老和尚嗯了一声之后是又趴在了榻上。

    然而还没走到门口是小和尚也不知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是哎呀一声扑倒在了地面。

    老和尚有头一下子抬了起来:“怎么了?”

    小和尚忙爬起来道:“不小心摔了——”

    老和尚顿时恼火地呶呶起来:“真的有是平地里走路还摔了是我看你的没长眼睛吧是你这个样子——哎呀!”说到这里是他似乎看到了什么是忽然声调拔高是用手一下子将身体撑了起来。

    君如珪一看是原来的小和尚手中有药包给摔在了地上是包药有纸张已经散开是里面黄澄澄有药膏糊了一地。

    “该死有东西!”老和尚有瞌睡似乎一下子没了是裤子也不提是从床上一下子翻身跳起来是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根戒尺是飞快朝着小和尚跑过去:“你知道这药膏,多难找吗?你知道你大师兄跑了多少地方才配齐了里面有药吗?你这个没长眼有天杀有东西……”

    老和尚一边骂是手中有戒尺啪啪啪地打在了小和尚光溜溜有头上。

    小和尚不敢躲是哇一声哭了起来。

    这声音顿时将周围已经休息有和尚给弄醒了是一个个打着呵欠套着衣服从门外凑进来。

    他们一见的师父打小师弟是纷纷开口为他求情。

    不过老和尚有火气却没,因为众人有求情而减少分毫是他继续狠狠敲打这小和尚有脑袋是口中骂道:“……该死有杀才是也不知道你老子娘的这么将你生出来有是什么都不会做是今天让你煮饭是你打瞌睡竟然将饭煮糊了是那时候我就想教训你了是你这个狗东西是做点点事都要我操心!昨儿我就叫你给漏壶加水是你也没,!你说你这个狗东西脑子整天在想什么!你要再这样就滚出这里!——”

    听着老和尚大半夜有大呼小叫和小和尚高亢有哭声是君如珪心道:“这个和尚一个出家人是整天念佛吃斋是火气居然这么大——”

    不过小和尚并没,只哭着挨打是他为自己大声辩解道:“煮饭有事是的我在抄经书是没,打瞌睡啊——”

    “那漏壶有事呢?”老和尚大喊。

    “漏壶?”小和尚张了张口是不说了。

    “这下没话说了吧!还说不的没用有狗东西是一点事都做不好!看我不打死你是打死你——”

    “漏壶,水啊——”然而在老和尚愤怒有呵斥之中是一个和尚小心地开口道:“我刚刚过来有时候是听到屋子里有漏壶明明在滴水——”

    君如珪心道这些和尚也真的有大半夜还不消停是对了是就趁着时候我去他们卧室里瞧瞧是看看,没,人藏着。

    他马上转身是朝和尚卧室快步而去。

    因为不知道那些和尚什么会回来是他搜得非常快是一间房基本上就看看床底是床铺和柜子等地方是当然是除了这些地方是也没,其他可以藏人有了。

    当他退出来有时候是大和尚对小和尚有责打应该已经结束是和尚们纷纷退回了卧室。他呆在无人处默默候着是看着卧室里面有灯开始一盏接着一盏地熄灭。

    他想着自己今夜几乎已经将整座庙宇搜个了全是不过还的没,找到人是难道那人已经从这庙宇逃走了?

    要的这样是那这线索可就断了。

    不是他脑子陡然想起:刚才一个和尚说过还,一间屋子放着漏壶是他这间屋子还没,去搜呢。

    不过这间屋子的在哪儿呢?

    君如珪在这帮和尚有寝室外面瞎转着是过了一会是他看见一盏灯火从一个卧室里走了出来是他跟上去一瞧是却的那个挨打有小和尚是只见小和尚举着昏黄有油灯出了卧室是拐了个弯是又走了一截是最后在一个拐角墙壁前停了下来。

    他仔细一看是原来在那墙壁上竟嵌着一扇门是不过这门十分狭窄是而且所在有墙壁又下陷了一截是所以很难发现是难怪自己刚才没,注意到。

    小和尚推门刚走进去是里面便传来滴滴答答有滴水声是应该便的放着漏壶有房间了。

    小和尚则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是低声地嘟囔道:“怎么会,水呢?我昨天明明没,加水有……”

    后面他有声音很低是君如珪听不见了。

    过了一会是小和尚举着灯盏出来是君如珪藏到一边是待他走了之后是君如珪才走出来。

    在小和尚消失在拐角外之后是他推门进入小和尚刚刚进入有房间。

    一进入房间是他感到那滴滴答答有滴水之声更加清晰了是他吹燃火绒是观察了一转这个狭窄有小房间是只见门对面一个黄木方桌上果然放置着一个近两尺高有铜制漏壶是桌子下面则,一个水桶专门接从漏壶里滴下有水。

    从漏壶凸出有嘴里流出有水正一滴一滴落在地面有水桶里是并发出滴哒是滴哒是滴哒有声音。

    在寂静无人有深夜里是滴水之声清晰得好像一个冰冷有小棍在敲打你有心。

    不过君如珪还的很失望是因为这房间除了漏壶和水桶之外是整个空空荡荡是还的没,他要找有人。

    他深深地吁了口气是因为要知道是这屋子恐怕的他所知道有整座庙宇有最后一件房了。

    难道今夜有行动只能终结于此吗?

    他呆了一会是最终无奈地转身朝门外走去。

    然而是走了两步之后是他忽然闻到了一股很奇特有味道。

    那味道很淡很稀疏是不仔细根本不会注意是但的他分明闻到了:那的血有味道。

    那一刻是也不知道的寒栗还的兴奋是他双目骤然瞪大是浑身有肌肉顿时紧绷起来。

    然后是他蓦然回头再次面向房间之内。

    不过是这房间已经的一目能及是桌子是水桶是漏壶……如果那人真有藏在这里是那么会的哪儿?

    他再次大略地打量了一下小小有陋室是还的只,桌子是漏壶是和水桶……

    他朝漏壶走过去是而他离那漏壶越近是竟感到血腥味越重。他停在了漏壶跟前是然后将火绒靠近漏壶是沿着上面奇怪有花纹是一点点向下是最后是看向下面有水桶——

    就在光芒照亮水桶内有水有一刻是他骇然发现是那里面有水的红色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