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二十一章 喝醉

时间:2020-12-01作者:衣衣杨柳

    !

    姜国有个习俗,若是女儿家的要出嫁给异国人,接亲的队伍须得在女儿家摆上三日的酒席方可接走新娘。

    此种做法不单单是考验做丈夫的是否能够受得住亲戚街坊的考验,更是寓意女儿家的与男方百年好合。

    只是眼下五公主竟然主动提出今日便是要走的,这无异于是在打姜国习俗的脸。

    二王子最先站起来,悄悄地抓过姜欢手臂小声道,“你可是想好了?若是今日你就走了,离火宫可是少不得有你的谣言了。”

    毕竟先前已有了不少的风声,说是五公主被那陈国的人迷了心智,为了一个病的快死的太子要抛弃姜国。

    眼下若是姜欢再如此恣意妄为,只怕姜国百姓众口难平。

    姜欢自是知晓兄长们所为之事而担忧,只按住他的手腕,耐心道,“王兄担心是有因的,只是若是我今日不走,便是又给了陈国驻兵有理由驻扎在此处的理由。王兄,纵使军队会护送着我离开,且不难保会留下数人在这段时间里摸透姜国的防御。”

    “可是.....”三王子还想说些什么,姜欢只是赌气地一松手,一副分外生气的模样。

    “为了姜国,些许流言蜚语不过什么。”姜欢有些生气地说道,“倒是三哥你,你素来是支持我的,恁的今日是这般顾虑了?”

    三王子到底还是拗不过自己这位妹妹,只垂着眸子伸手揉了揉她的长发,一副拿她无可奈何的模样,“你自己想好即可。”

    姜欢的这几位王兄平素里都是疼爱她的很,她想要那天上的星星都是可以给她摘下来的。

    这如今不过是今日就走,他们说到底也不过是有些不舍罢了。

    三王兄姜路最是疼爱这个妹妹,如今瞧着姜欢今日就是得走了,铁骨铮铮的男儿却是眼眶有些泛红了。

    &nbs.zyxta.p; “好啦三哥。”姜欢撒娇似的晃了晃姜路的手臂,方才还满面严肃的姜路才是破了功,温柔且宠溺地叹了口气,随即一双犀利的眸子便是望向陈如意。

    纵使姜欢有心为陈如意隐瞒,可是陈如意的身子却是实打实地撑不住多久的了。

    一具病躯,撑着再久也是撑不住的。

    “太子瞧着有些倦色,还是快些入席的。吃完这盏酒,今夜我们将为你与欢欢送行。”

    姜路的话无疑是冬日送春风,姜欢忙不迭握着陈如意的手臂随他入了座,期间端上来的美酒,也皆是被她一手包揽,大有一副不舍得自己的小娇夫多饮一口的架势。

    这几位王兄与父王皆是素来听她的,眼下姜欢的主意定死了,也是无人会再去阻拦。只是让梦鱼先回去行宫准备好要带走的行囊,末了,姜路亦是吩咐了下去,今日从姜国调遣一支隐卫,护送五公主前去陈国。

    “三哥你不要这么紧张啦,这次如意带的军队人数很多,路上不会出问题的。”姜欢大口吃着肉,颇为豪爽的模样。

    姜国并不大爱讲究陈国的那些礼仪,讲究顺心而为。

    &nwhhryl.bsp;  从王室至平民,也皆是个直爽的个性,这些也全部被陈如意看在眼.jsshcxx.里。

    “三王子倒是疼你。”陈如意悄声笑道。

    姜欢一听这话,立马得意地扬起头颅来,拍拍胸脯自豪说道,“我的兄长皆是疼我的紧的,所以如意你呀,日后可是得要待我好些的。若是让我三哥知晓你欺负我了,该是拼了命也要与你争斗的。”

    此话亦是不假。

    前世的时候,姜欢之所以可以从离火宫全身而退,亦是她的三哥以血肉之躯挡住了陈国将士的刀枪,给予了她最佳的逃生时机。

    姜欢难以忘却,最疼爱自己的姜路,那日浑身插满了箭矢,撑着长枪半跪于地,至死都是不曾松开那紧握着密道钥匙的拳头。

    姜欢吸了吸鼻子,高高举起酒壶,朝着姜路的方向敬酒道,“三哥,姜欢从小到大一直不听话,总是犯错。你从未骂过我,也从未气过我,有什么烂摊子也都是你帮我收拾。今日姜欢就要走了,三哥你且好好保重。”

    说罢,姜欢仰头一口饮尽那杯中酒。

    她豪爽地以袖拭唇,亦是将那眼角渗出的泪一同拭去。

    此行姜欢不知晓,自己要去多久。

    也不知晓自己是否还能够回到姜国来。

    前路坎坷,她知晓,却义无反顾。

    姜路亦是举杯道,“你永远是三哥最疼的小妹。”

    许多年,姜欢不止一次回想起这一日。

    她与三哥饮了个痛快,酒过三巡,醉眼朦胧间,她感受到自己被人打横抱起。

    姜欢嘟囔了一声,伸手搂住那人的脖子,撒娇似的软糯哼唧了一句,“热。”

    那熟悉的声音从耳畔低低响起,似是在哄着她,“热也是不可以脱衣衫的,若是你受了风寒,我便是不娶你了。”

    姜欢一听这话,连忙迷迷糊糊着边是睁眼便是说道,“你才不是不可以娶我的,若是你不娶我了,我就是要成小尼姑的了。”

    那人分外无奈的模样,只得柔声哄道,“好好好,娶你。”

    姜欢借着酒意眯着眼,贱兮兮地笑了起来,哪里像是当公主的模样,“空口无凭!你要是反悔了我该怎么样办?”

    前几日的姜欢总是瞧着愁容满面,也没了平日里的笑容与活泼,瞧的陈如意总是分外上心的。

    反而是这醉酒的姜欢,才是终于瞧着又恢复了往日里的模样。

    果然还是这副模样的姜欢,才是陈如意所熟知的那个人。

    而陈如意,也只希望姜欢可以一直这般。

    “那我写个条子,与你做契约的?”陈如意的提议立马就是被姜欢给否决。

    她的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她软糯的唇在月光的映衬下分外有光泽,看的陈如意竟是有刹那的晃神了。

    不过也只是一刹那罢了。

    “这样。”姜欢送上自己柔软的唇瓣,在陈如意的脸颊上烙下一个带着酒气的吻,甜腻地似是三月春风里盛开的桃花。

    她咧嘴笑的开心,“这般就算是契约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