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二十二章 拜见(上)

时间:2020-12-01作者:衣衣杨柳

    !

    姜欢做了个沉沉的梦。

    &njxpxxs.bsp; 梦里她回到了自己年幼的时候随父王前去陈国的那段时光。

    那时候陈国与姜国需要商榷关于两国边境的问题,姜欢从未出过姜国,好奇的很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尤其是三哥口中那灯火繁华的陈国,到底是个怎样的模样。

    姜王拗不过姜欢的撒娇,只得将她带在身边,一同借住在了东宫。

    姜欢到底是个孩子,怎的能够听从姜王“不要乱走动.xgchotel.”的叮嘱。

    她趁着姜王前去会见陈王的功夫,便是偷摸跑到了东宫主殿的院子中。

    彼时姜欢还不知晓,自己究竟是来到了个什么人居住的地方,只瞧着四处皆是素雅的陈设,与那些个富丽堂皇的奢侈宫殿是半分不一样的。

    姜欢想,这东宫里头住着的,该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妃子。

    那种出淤泥而不染,分外清丽的女子。

    姜欢一面想着,一面便是被头顶的小猫给吸引了过去。小猫瞧着才断了奶的模样,正喵喵叫个不停,根本是无法从树枝上跳下来的。

    姜欢亦是顾不得那么多,三下五除二就是攀上了枝头,怀揣着小奶猫却不知晓该怎么下树了。

    说是不怕自然是假话,姜欢瞧着附近一个宫人的影子都没有,竟是萌生了今日自己会不会死在这枝头上的绝望感。

    可正是这时,那少年由树下经过。

    他仰头望向姜欢,似乎十分困惑的模样。

    那个小女孩儿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趴在枝头上一动不敢动,似乎生怕自己稍微一动,树枝就是会折断一样。

    她本想向少年求救,开口却满是抽噎,“我不是故意的......”

    那少年闻言不过是咧嘴笑了笑,露出雪白的小虎牙来,瞧的姜欢竟然是有一瞬的晃神。

    “你跳下来,我接住你。”

    ......

    “姜欢,你跳下来。”陈如意大大张开手臂,趴在屋顶上的姜欢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是朝他怀里跳去。

    陈如意几乎是毫不费劲地接住姜欢瘦小的身躯,他有些无奈却又宠溺地哄道,“你呀,还是不大听我的话的。”

    陈如意虽说言谈之间是责备,可是语气里却满是宠溺,俨然是没有生气的。

    一旁的宫人们瞧着五公主终于是乖乖下了屋顶,亦是赔笑道,“还是太子殿下的话语有用的。这位姜国的五公主是不大爱听我们的话,倒是只听太子殿下的话的。”

    姜欢撇了撇嘴,一把搂住陈如意的腰,像只小兽似的缩在他的身后,仿佛整个姜国除了陈如意皆是坏人一般。

    陈如意一副拿她没辙的模样,只得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道,“她呀,若是听旁人的话,我倒是省心了。”

    ......

    姜欢梦醒时,已然是躺在了柔软的床榻上。

    上好的梨花木双耳窗,上头垂着粉嫩的流苏,蔓延而下,像极了年幼时姜欢在东宫居住时所睡的床榻。

    而四周的陈设也是与记忆里的相差无几,一时间,姜欢竟是不知晓自己这是回到了幼时借住的宫殿,还是陈如意将她的那一套物什都给原封不动地照搬了过来。

    姜欢揉了揉太阳穴,因为醉酒的原因,她的脑袋一阵阵隐隐作痛。

    前世的记忆和过去的回忆交缠在一起,诱的姜欢竟是有些不知晓今夕何夕了。

    “公主你醒啦。”梦鱼端着漱水而来。

    她不曾换上陈国宫人的衣裙,仍旧是在姜国的那一套短衣束裙,一张略带肃穆的脸庞在瞧见姜欢之时,则是变得柔和了许多。

    梦鱼熟稔地为姜欢擦着脖子,随后端来一盏刚煮好的醒酒茶。

    “这是太子给公主准备的,说是公主不爱喝苦茶,专门备下的甜茶。”

    姜欢伸手接过那杯茶,一口入肚,原本模糊的意识也是清醒了些许。

    她揉了揉太阳穴,却是顾不得深思所谓的儿女私情。

    自己醉酒,醒来的时候已经离开了姜国,也就预示着jsshcxx.自己的时辰已经又减少了一些。

    她没有足够的时间在这里谈情,白玉楼将要开始建造,想要阻止白玉楼的建成,唯有让陈国发生一些,需要人手的大事。

    譬如两国联姻的大婚。

    姜欢身为未来的太子妃,又是代表着姜国来至陈国。这场婚事无论如何,陈国皇室必然是会大肆操办,恰好给陈如意冲喜的。

    此时的白玉楼,该是要被搁置的。

    “陈如意呢?”姜欢问道。

    梦鱼思忖片刻,才是想起今日陈如意所嘱咐自己的另外一件事,“太子说是凤鸾殿拜见皇后娘娘了。太子嘱咐,若是公主醒了,便是前去凤鸾殿寻她。”

    “凤鸾殿?”姜欢有些怔住,不由得音量提高了些许。

    凤鸾殿的记忆,姜欢亦是有些模糊了。

    前世的时候,陈如意的生母皇后死在了姜国亡国前的半个月。

    说是因病猝死的,只是这一句猝死,着实是难以平复众人心中疑惑。

    一个好端端的皇后娘娘,平素里待人温和,从不与人争吵,亦是不与人结怨,竟是平端无故地就这么去了。

    当时身处姜国的姜欢亦是分外感慨。

    自己在东宫借住的生活,皇后对自己照拂许多,将自己视作了膝下之女一样对待。

    姜欢顿了顿,翻身便是爬了起来,“梳妆,去凤鸾殿。”

    -凤鸾殿

    今日的凤鸾殿有些热闹。

    凤鸾殿素来是鲜少有人拜访的,若非是有要紧事,后宫的嫔妃们大多是爱去茹妃的宫殿里头嗑瓜子说闲话的。

    就算是有些嫌隙的小事,也皆是禀报给茹妃,让茹妃去处理的。

    只是今日,不少的后宫嫔妃皆是借着拜见皇后的由头来了凤鸾殿,一个个地一坐便是不打算走了的意思。

    她们眼睛皆是时不时打量着殿外,似乎是对将来的姜欢期待的紧。

    “上一回见那个丫头,她才是个牙齿都没长全的小姑娘。不知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是生成了什么模样的?”茹妃端着茶,满面含笑地望向了陈如意。

    陈如意不与在姜欢面前的温柔模样一样,如今只是噙着疏离的笑容,光是看上一眼,竟是只觉着这笑容瘆人的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