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二十四章 争锋(上)

时间:2020-12-01作者:衣衣杨柳

    !

    说是不感动是假话,姜欢心头一热,只用力点了点头。

    只是下一瞬她便是想起前世之时,陈素的猝死一事。

    自己若是......若是可以提前知晓陈素之死,是否可以改变陈素的命运呢。

    想法一旦形成,陈如意便是开始酝酿起这个计划。

    前世陈素是突然发病猝死,她死后,原本服侍的宫女一类的也统统是被迫殉葬,一时间,偌大的凤鸾殿,死的死散的散,倒是没了个活口尚且留在宫内。

    此事虽然众人疑心有内情,可是跟其有关之人皆是惨死,恁凭旁人心中有疑虑,亦是只能够藏在心中,不敢说出的。

    姜欢定了定神,悄然望了一眼四周在座的嫔妃们。

    陈素往日里是不与外人所接触,若是有着仇家,也该是这一帮子嫔妃之中的。

    姜欢的视线落在了衣着光鲜亮丽的茹妃身上。

    茹妃与陈素不一样,她总是后宫里最明艳的那一个。虽是四十岁的人,可是处处保养地还是与二十岁所差无几。

    她不单单是外貌保养的好,那张嘴也似是抹了蜜一样,总是哄的皇上心花怒放,喜欢的不行。

    故而这些年来,茹妃一直是稳坐着后宫暗里之主的位子,倒是从未被动摇过。

    只是在陈素猝死前夕,姜欢听闻后宫是闹出了一档子事儿的。

    太后宫里的琉璃灯丢了。

    这琉璃灯来头不小,乃是用了童女的身子油脂所燃烧起来的。

    一旦是燃烧起来了,须得以特制的香料来续火,才是可以维持着琉璃灯的不灭。

    而每日一嗅琉璃灯,便是可以永葆青春,延年益寿。

    可是后来琉璃灯丢了,而且种种证据皆是指向了凤鸾殿。

    再后来,陈素死了,琉璃灯一事就不了了之,几日后倒是在一口废井里找到。

    现在想想,大抵当时是有人盗窃了琉璃灯,专门用以污蔑陈素的。

    能够自由穿梭在后宫,乃至太后宫殿的嫔妃是极少数的。

    撇开平日里服侍的宫人,就只剩下皇后,以及茹妃了.jxpxxs.。

    前世姜欢不在宫内,不知晓此事究竟是个怎样的发生过程。只不过这一次自己坐稳了太子妃的位子,倒是要亲自抓一抓这位小偷的了。

    “五公主呀,听闻皇上要在姜国为太子建一座白玉楼,此事可是当真的?”茹妃热情地搭讪道。

    只是那张热情的脸,姜欢如何瞧着都是有些不大舒服的。

    “确有此事。”姜欢低低应道。

    其实若是在陈国的话,女子是不得议论朝政之事。私底下说些闲话倒是无碍,若是搬在了台面上大肆说谈,只会是被视作异类,加以谴责的。

    虽说如今只是在凤鸾殿内,只是终究还是后宫里的女子,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茹妃该比她一个新来的还未过门的太子妃要知晓规矩。

    可是就算这些看在眼里,姜欢却也是不曾明说,只笑道,“不过此事到底还是皇上的意思,我还未入嫁太子府,对此事是不大明白的。”

    那坐在角落的一个妃子闻言立马尖锐的笑了起来,她的嗓音尖细无比,光是听着便是令人耳朵生疼。

    只是奈何此人并不知晓自己的笑声是影响了旁人的,只以为自己窃窃私笑着,全然是不顾陈素那略微阴沉下来的脸色。

    “我且以为那姜国是个如何以女子为尊的国都,原来来了陈国,还是须得听从丈夫的意思。”那妃子悄悄摸摸对身侧的妃子说着,可是这些话却是一字不差地悉数落入了姜欢耳中。

    姜欢微微垂下眸子,按住了陈如意的手腕,示意他无需护着自己。

    “这位娘娘,无论是在姜国还是在陈国,在后宫还是在朝堂,皆是须得尊敬比自己地位高的人。”姜欢清了清嗓子,提高了些许音量来,“眼下皇后娘娘在此,太子在此,你胡乱插话,是这陈国的教养不曾到位,还是你公然冒犯?”

    那妃子脸一阵红一阵白,害臊地将头.jsshcxx.给埋了下去,俨然是想要通过这动作来掩盖住自己内心的慌乱。

    可是姜欢抓住了这个机会,可就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她眼神凛冽,一下捕捉到妃子,再次问道,“不回答就是可以回避这件事?”

    茹妃轻轻咳嗽了两声,斜了一眼那嫔妃,才是劝阻道,“五公主莫要为了此人zyxta.动了怒,还是先消消气才好。”

    姜欢等的就是茹妃跳出来。

    茹妃掌权后宫多年,想要一时间将所有的权势从她手中拿回来,明面上是可以,只是背后使不得茹妃要做不少的小动作。

    后宫四处都是茹妃的眼线和侍从,她想要设计谋害陈素,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陈素不想争,奈何总有有心人将她一步步逼上绝境。

    “动怒?这倒是不会,毕竟她不过是名不经转的小角色,只是我不知晓,陈国后宫里一个连三等嫔妃都不曾达到之人,竟是可以公然插嘴的?”姜欢将目光转投在了茹妃身上,那目光冰冷极,看的茹妃竟是一晃神,毛骨悚然。

    “我听闻,这后宫是茹妃娘娘素来管事的。这些嫔妃们也皆是茹妃娘娘管教的。怎的?这就是茹妃娘娘管教出来的规矩?”姜欢话音刚落,径直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望着茹妃。

    茹妃被这目光给威慑住,可毕竟她在后宫滚打滚摸多年,一个小丫头她到底能够拿捏得住。

    “五公主说笑了,我不过是个贵妃,负责替皇后娘娘分担些琐碎闲事的。这些妃子们不懂事,话碎,可如何是与我一个贵妃无关的。”茹妃诚惶诚恐地望着姜欢,言谈间皆是对姜欢的责备之意,“五公主可是莫要说这种话,否则让有心人听了去,以为我鸠占鹊巢,占了皇上的心不说,还要占据这后宫的位子。我何德何能,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

    姜欢冷冷一笑,手指攀上座椅上的玉粒,“你当然能做到这种地步,不然负责批改后宫文书的凤印,如何是在你手中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