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二十六章 受刑

时间:2020-12-01作者:衣衣杨柳

    !

    皇宫里众人皆是出来看热闹的不行。

    被皇上疼爱了几十年的茹妃倒台了,而且还直接被判处了死刑。依着皇上的意思,要将她给绑在正宫之前受刑,好昭告众人:不是自己的东西,莫要动起了歪念。

    姜欢披着一件雪白的大毛斗篷,搓了搓有些僵住的手指,静静地站在高台上望着底下耸动的人群。

    说来奇怪的,世人总是这般,分明是血腥至极的场景,他们却越是趋之若鹜,生怕遗漏了任何一个片段似的。

    不少昨日还跟随着茹.jsshcxx.妃的嫔妃们,今日已然是便装早早赶来,只为占据一番好视野看茹妃行刑的。

    皇上算是尽了最后的一丝宠爱之情,只判了绞刑,留了茹妃一具全尸。

    时辰快到了。

    姜欢仰头瞧了一眼天气,暗暗念道。

    “我知晓你在这里,梦鱼倒是担心你了好久。”陈如意的声音冷不丁从身后响起,听得原本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姜欢猛地回过神来。

    她扭头瞧了一眼陈如意,略有责备地说道,“你怎的不披个毛氅,过会儿子下雪了,你该是要冻着了。”

    说着,姜欢便是伸手将自己的大毛斗篷取下递给陈如意。

    不容陈如意拒绝,她便是熟稔地为他披好,随后她便是代替了梦鱼的位子,推着陈如意的轮椅走至了方才她所占据好的地方。

    “这个地方的视野正正好。”陈如意轻声说道,剩下的话语则是被掩盖在了风声里,姜欢不曾听见。

    “是呀,我挑选了好一阵呢。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的?”姜欢好奇地瞧了一眼梦鱼,对方则是一脸佩服地竖起了大拇指,似乎对陈如意的寻人本事十分地赞许。

    昨日离开凤鸾殿之前,陈素曾经对姜欢说过一句话,那便是你太聪明了,终究招致杀身之祸。

    那句话姜欢在心里揣摩回味了许久,就连夜里都是闭门不见任何人,包括她那还未嫁过去的未婚夫。

    姜欢知晓,陈素在这后宫里隐居多年,不问琐事,大抵就是不愿成为这聪明人。

    茹妃自诩聪明,可是到底欠缺了一些火候,也欠缺了好的运气。

    其实姜欢原本大可以与茹妃合作,互相利用凤印行事,也可在陈国后宫里迅速站稳脚跟。

    可是偏生,茹妃会在不久后抹烟陈素盗窃了琉璃灯,从而害死她。

    不利于自己的障碍,前世兴许姜欢还会心慈手软,可是这一世,她只会毫无留情地全部铲除掉。

    这个聪明人,她不仅要当,她还要当陈国最为聪明的女子。

    “你昨日揭穿了茹妃,今日必然是要来看她行刑的。这样才是依着你的脾性。”陈如意浅浅笑着,笑的姜欢心头痒痒。

    “就连梦鱼都不知晓我的脾性,你竟是知晓的?”姜欢不依不饶地反问道。

    陈如意却是倏地仰头望向姜欢,那一双眸子里盛满温柔,瞧的姜欢竟是呼吸倏地停了片刻。

    “一个人的本性是在幼年的时候形成的,纵使以后多少年会被改变了些许,但是不会变的,还是不会变的。”陈如意低低喃喃着。

    姜欢正细细品味这句话时,却是听得底下喧闹不已,忙不迭探头看去。

    只见茹妃已经被押上了刑台,她如今狼狈不堪,和昨日那个衣着光鲜的女子简直天壤之别。

    她到底也是没想过,自己会从受尽万千荣华与追捧的贵妃,不过一夜的功夫,就是被推上了绞刑台上。

    其实这份绞刑,是皇后所提议的。

    前世茹妃不过是被打入了冷宫,免去了死刑。可是这一世,皇后不仅要她死,还要她隔日就死。

    太快了,这不像陈素的作为。

    “是你与皇后提议的?”姜欢压低zyxta.了嗓音问道。

    身侧的陈如意却只是缄默不语,眸底沾染了些许笑意,算是回答了姜欢的问题。

    昨日茹妃让姜欢在众妃面前丢了颜面,虽说后来她自食恶果,可是倘若不受严重的刑罚,难以快速树立姜欢在后宫的威严。

    陈如意搓揉了两下左手的玉扳指,眸子低垂着,轻声开口道,“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她今日就死?”

    姜欢闻言笑出声来,她双手撑在面前的栏杆上,聚精会神地望着下方,“因为你要茹妃的势力一朝瓦解,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

    茹妃多年在后宫,也是有着不少独属于她的势力。

    这些势力积水成河,究竟有着怎样的力量,谁也不知晓的。

    为了防止这条河溃堤,最好的法子就是让它直接消失。

    姜欢不得不佩服陈如意的果断与绝情,不拖泥带水,没有陈渡的那种为忠义难两全的优柔寡断。是适合被自己扶持到高位,掌握陈国权势之人。

    行刑之时将至,刽子手拽起茹妃的头发,将一碗送别酒统统灌入她的口中,丝毫不给她一丁点反应的时间。

    茹妃被呛得不行,瘦削的身躯不停地颤抖着。

    可下一瞬,她的脖子上便是被套上了麻绳,几乎是不给她反应的时辰,行刑官掷下一枚令牌。

    &nbsjxpxxs.p; 那刽子手熟稔地收紧了麻绳,茹妃就连反抗的时间都没有留下多少,她奋力地蹬着腿,那双满是怨恨的眼眸往上看去,对上了姜欢的眼眸。

    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双手用力地扒着麻绳,可是那话到了嘴边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的。

    姜欢瞧着她没了挣扎,彻底地咽了气。

    “看完了,我要回去了。”姜欢抖了抖手上的灰尘,扶上了陈如意的轮椅,“我推你回去罢?”

    陈如意刚要拒绝,姜欢已经是自顾自地推着轮椅往前走去,一面走她还不忘一面念叨起来,“你的腿我看过了,是个很棘手的病症。我眼下没有法子可以根治你的腿疾,可是我知晓一种法子,可以让你短暂地站起来并且行走。只是这种法子维系的效果很短暂,而且也很痛,就看你想不想试试了。”

    陈如意思忖片刻,一片雪花缓缓落下,落在了他纤长的睫毛上。

    “不如试试。”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