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二十八章 针灸(下)

时间:2020-12-01作者:衣衣杨柳

    !

    姜欢心头子软,素来是见不得旁人受苦受难的。

    这本该是重生前的姜欢的脾性,亦是该隐藏起来的模样。

    可是偏生每回瞧着陈如意,她总是心生怜悯之情,姜欢想来想去,也只觉着自己大抵是因为利用他而心有愧疚罢了。

    该是如此。

    姜欢给银针过好水,随后找准穴位,每一针都是准确无误,jsshcxx.不曾落偏。

    统共一百零八根针,悉数扎在了陈如意的背部和手臂上。

    “你的淤血凝结在了双腿处,我打开了你上半身的穴位,目的是促进外敷药的下流。其实倘若你不介意的话,下一次我们可以直接在下半身进行针灸。”姜欢自问自己说的认真且严肃,出于大夫的本能,她还是处处琢磨着该如何最好的给自己的病人提供治疗的。

    可是陈如意却是嗤嗤地笑了起来,笑的眉眼弯弯,姜欢竟是有些不大明白他为何而笑的。

    “如何是会介意的?”陈如意压低了嗓音,悄声问道。

    姜欢的脸颊倏地变得通红,她狠狠剐了陈如意一眼,最后一根针落手时,则是悄悄地加大了些许的力度。

    这一下疼的陈如意够呛,吐了吐舌头,这细小的动作亦是被姜欢收入眼底。

    姜欢佯怒地推搡了陈如意的脑袋一下,可这手上的力度却是拿捏的正好,并不会让陈如意感受到不适。

    “下次再敢油嘴滑舌,你的小命可就是不保了。”姜欢叉腰道。

    陈如意亦是不恼,只是嗤嗤笑着,满眸皆是对姜欢的宠溺之意。

    姜欢点了一笼香,随即便是掐着指头算了算时辰,一面候着一面预备唤梦鱼前来将殿内的暖炉重新生一生。

    到底陈如意光溜溜地躺在此处,若是染了风寒,自己亦是不好交代的。

    “无需,这温度正好。若是热了身子出了汗,反倒是不好的。”陈如意如是说道。

    姜欢倒是乐得自在,自顾自地搬了张小凳子靠着陈如意坐下,随手便是翻看起那些医书。

    陈国的医书与姜国的有着极大的区别的。

    姜国的医术偏向于变通和灵活,基础的药理只有些许,而这些年来姜国大夫云游四方所瞧见的疑难杂症的记载则是有着几间屋子的厚厚记录。

    不过陈国的医术则是偏向于传统,厚重的医书一堆积便是许多,里面重复的内容亦是有着不少,但基础的药理知识又是比起姜国来的更为丰富,看的姜欢亦是学到不少。

    自己与陈如意的婚期乃是须得要皇宫里头的监天司测算演变而成,姜欢来到陈国的这几日,听了不少人说自己抛弃陈渡选择陈如意是失智之举,却是不曾听到有关自己婚期是否定下的话题。

    姜欢不急,她只急于如何推迟白玉楼的建造。

    按照前世自己与陈渡所约定,白玉楼将在二人婚事之后开始建造。只是那时自己是身为三王妃,到底白玉楼是不可借着治疗太子的名义提前建造的。可是眼下自己是要当太子妃的人,白玉楼就算是要提前建造,自己也是不好说一个不字。

    最好的法子,还是要直接从源头出发,从皇上口中阻拦白玉楼的建造。

    “皇上为何要提议为你建造一座白玉楼?这其中可是有着什么学问的?”姜欢试探性地问道。

    她原本以为陈如意并不会告诉自己此事,可是陈如意只是顿了顿,说道,“是监天司的意思,说是我的病是老天爷给我的劫难,若是要化解这份劫难,该要登高楼问苍穹,求仙化解。”

    此话听着着实是令人发笑的。

    姜欢不大信鬼神,她所相信的,不过是自己的命运只会由自己决定。

    &nbswhhryl.p; 就算是遇着了无法扭转的情形,也该是要寻个法子决断的。

    若是将自己的未来寄托在虚无缥缈的仙境之说上,姜欢宁愿花费更多的时间去研究陈如意的身子。

    不过xgchotel.......

    自己竟然能够重生,说不准这举头三尺当真有神明。

    姜欢撇了撇嘴,悄悄地抬头望了一眼供奉在寝宫里的神像,竟是觉着身子一颤,有股说不清的滋味了。

    “原本宫里是没有如此多的神像的。”陈如意瞧出了姜欢的在意,出声解释道,“自从太医说我活不久了,父皇便是请来了许多的神像布在宫里,让宫人们每次都是要拜神祷告,说是为我祈福的。”

    如此看来,陈如意当真是这几个皇子里,皇上最为疼爱的那一个了。

    姜欢如是想着,心里头的如意算盘亦是打的飞快。

    既然皇上最爱的是陈如意,陈如意开口让白玉楼不建,那皇上也必然是会同意的。

    “那皇上还是最为疼爱你的。”姜欢小声嘀咕着,眼神却是一咕噜地落在了手中的医书上。

    这医书上头记载着有着一种毒,是可以潜伏在体内长达数十年之久。在最初这种毒只会像风寒一样,让人忽视不见。可是这种毒在体内潜伏的时间越久,毒所带来的副作用则是会愈发的明显。

    这种毒的原理倒是有些许像陈如意所中的那种毒,姜欢的注意力亦是被勾去了不少。

    她仔细地翻阅着关于这种毒的记载,只是这一本的医书后半本却是被销毁的了。

    恰好所记载着的,正是一例关于如何解毒的方子。

    而且被销毁的痕迹瞧着也是人为撕毁的,而且根据撕毁的程度来看,也是近日来才被撕毁的。

    “这些日子有人翻看过这本医书么?”姜欢举起这本医书,陈如意的眼神在瞧见那本医书的瞬间,一霎那地黯淡了一下,不过极快的,那抹异样也是转瞬即逝,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点我不大清楚的,怎的了?可要我叫来太医问问的?”陈如意淡淡答道。

    姜欢略微可惜地叹了口气,晃了晃手中的医书,“这上面记载的一种病跟你的很像,可是治的法子被撕了。若是能够找到被撕掉的后半本,兴许我还可以根据那半本研究出新的治疗法子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