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二十九章 惊喜

时间:2020-12-01作者:衣衣杨柳

    !

    殿外冷风吹拂过,显得那庭院愈发的悄无声息且冷清。

     .whhryl.;   仅有的些许落花簌簌落下,仅留下几棵常青松。

     .jsshcxx.;  翠色的松柏算是给这一方庭院增添了些许生气,不过也只有些许罢了。

    姜欢揣着汤婆子,静静望着松柏树上的雪花,陷入沉思中。

    重生距今的时日还是太短了一些,短到姜欢甚至觉着,自己不过是做了一场梦。

    自己在梦里被所爱之人逼上绝路,等到自己梦醒了,这一切皆是可以重头来过。

    姜欢缓缓闭上眼来,只觉着冷风刮蹭着脸颊,刺痛的很。

    愈是这种疼痛,愈是在提醒着姜欢,这一切不是梦。

    陈国政权分立,明面上是皇上做主,所有人皆是听着皇上的命令。

    实则就连后宫的权势,都是不归皇上所有的。

    皇上所有着的,更可以以空壳政权来形容。

    想要收归所有的权势,不是三日半月的功夫。怕是得要在这里耗上一年半载,才可以为陈如意的地位稳固些许。

    可是......

    姜欢睁眼去瞧,她沉沉吐出一口浊气来,似乎疲倦的紧。

    她没有时间了。

    就算自己这一世没有嫁给陈渡,可是陈国对姜国的觊觎之心亦是不曾减少的。

    白玉楼便是一颗埋伏在姜国的隐患。

    白玉楼一日不除,姜欢心头患一日难解。

    只是想要除掉一座白玉楼,又是如何登天的难事。

    姜欢忍不住沉沉一声叹息,却是听得身后传来梦鱼的声音,“公主可是遇到什么难事的了?”

    梦鱼端着一盆热水,两卷云袖吊在肩膀上,瞧着刚是忙完收拾的活计。

    梦鱼乃是姜欢的贴身婢女,于情于理,都不该是负责收拾这一类的粗活。

    “你这身打扮是做什么去了?”姜欢说着,伸手上前挽住梦鱼的手腕。

    只见上面有着几道勒痕,瞧着该是麻绳所束缚而成的。

    依着梦鱼的模样,姜欢大抵推出她方才该是背负了什么重物,才是会在身上留下这些勒痕。

    可梦鱼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温柔道,“方才我瞧着公主屋内有些陈设是公主不大喜欢的,于是就搬去了仓库。”

    姜欢迅速在脑内过了一遍自己的寝屋,确认自己屋内并无可以让梦鱼这般疲惫的重物。

    她眉头紧蹙,语气亦是加重了些许,“梦鱼,你不该骗我的。”

    姜欢是梦鱼一路看着长大的,与其说二人是主仆,倒不如说是异姓的姐妹更为确切一些。

    在姜欢心中,梦鱼素来是长姐一样的存在。而梦鱼亦是待姜欢如同亲姊妹一般,尽心尽力。

    这些年来,梦鱼几乎是未骗过姜欢,故而这一次姜欢不由得略有急躁,嗓音亦是拔高了些许。

    她迫切的想要知晓梦鱼在想什么,为何要对自己有所隐瞒。

    可是梦鱼只是认真地摇了摇头,再一次重复道,“公主无需担心,我真的没事。公主不如去瞧瞧寝屋,看看何处还要收拾的?”

    梦鱼说罢便是擦了擦手,为姜欢摆了个请的手势。

    这个手势平素梦鱼亦是嫌少会摆的,今日出现在自己面前,姜欢怎么瞧着都是有些心上不大舒服的。

    她还想要问些什么,却是被梦鱼以眼神无声地催促着,亦是不得耽搁,提起裙摆往寝屋走去。

    这一条长廊已经清扫干净,怕是赤着脚踩在上头也不会沾染一丝尘灰。

    jxpxxs.

    四周洒满了花瓣,与廊外萧条的景象形成截然相反的景象,一时间,虚无的真实与华丽的幻境似乎都融合在了一起,看的姜欢竟是有些怔住了。

    “这是太子殿下为公主准备的。”梦鱼扬起笑容,雀跃道。

    仿佛这一片长廊的花瓣,便是能够将姜欢送回总是盛开着满地鲜花的姜国似的。

    姜欢看的有些晃神,就连陈如意何时到了门口都是不曾察觉到的。

    她弯腰拾起一片花瓣来,这是离火宫才有的雪月花,姜欢瞧了十几年,如何都是不会忘却的。

    雪月花的生存条件分外的刁钻,除却了离火宫,姜欢已然是想不到其他的地方可以让它存活超过三日之上。

    而离火宫到太子府,若是寻常车马赶路,该是要两天两夜。

    “你差人过去的?”姜欢开口问道,她才发觉,自己竟是有些嗓子沙哑了。

    “梦鱼说你每年皆是喜欢在离火宫照拂雪月花的,只是陈国的气候与土壤皆不适宜雪月花的生长,我只得暂且将这些花瓣取来了一些。”陈如意伸手捋起一捧花瓣来,眼神中是藏掖不住的宠溺之色。

    姜欢还是不知陈如意布下这景色是为何,分明方才自己才为他拔了银针,眼下他倒是给予了自己这么一副场景的。

    叫姜欢一时间难以接受的。

    姜欢揉了揉太阳穴,只觉着自己有些头疼的。

    “你准备这些,是为了什么?”姜欢的语气有些无奈,听得陈如意面上有一瞬不经意的失落。

    “你忘记了么?今日是你的生辰。”陈如意沉声道,他有些勉强地笑了笑,眸子里方才的喜悦之情明显亦是削减了不少的。

    姜欢这才反应过来,方才梦鱼为何刻意地想要瞒着自己。

    原本姜欢还以为梦鱼初来姜国,受到了他人欺辱不愿意与自己说。原来她竟是在帮着陈如意,给自己一个惊喜的生辰礼罢了。

    姜欢为自己方才的失态觉着分外的不好意思,只是道歉的话语到了嘴边,兜兜转转也只是化为一句,“是我误会了。”

    姜欢自己都已经忘却,她的生辰是今日的。

    前世自己所有的美好都与劫难挂钩,一时间姜欢亦是有些想要逃避这些美好的。

    陈如意摇了摇头,不在意地握住了姜欢的手腕来。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寝屋,用眼神催促着姜欢快些进去看看。

    姜欢怀揣着些许困惑踏入寝屋,只见里面被用纸所叠的花朵装饰的满满当当的。

    整间屋子,哪怕是不起眼的小角落里,都是摆满了这些永远不会凋谢与枯萎的纸花。

    姜欢不由得捂住嘴巴,眼睛亦是瞪的滚圆,惊喜之色不言而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