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三十章 赴宴(上)

时间:2020-12-01作者:衣衣杨柳

    !

    这些纸花不单单是只有雪月花一个纸样,更是还有着不少只在姜国绽放的花朵的模样。

    姜欢看着看着,眼眶却是先湿润了。

    她揉了揉眼睛,嘴硬地一句话都是没说,可是那些个擦眼睛的小动作倒是统统被陈如意收在眼底。

    “要不要看看这个?”陈如意说着便是推着一只约莫比姜欢还长了一个头的木箱而来。

    姜欢在两人的催促下,将信将疑地拆开那只巨大的木箱。

    只见里面所运输着的,竟是一株云杉。

    不是寻常的云杉,而是上面结着冰霜的云杉,瞧着好看的紧。

    姜欢不由得伸手抚摸了两下云杉,上面所凝结着的冰霜竟然是带着些许的甜味。

    “梦鱼说你爱吃甜食,我让厨子们做了这么个可以吃的云杉。”陈如意说着便是折下一块递给姜欢,而他所折下的那块上面端正地写着长生二字。

    姜欢不由得嗤嗤笑出声来,她笑陈如意老土,亦是笑自己竟是还有人来帮自己庆祝生辰的。

    姜欢接过那叶子咬了一小口,甜津的味道在舌苔上弥散开,尝的姜欢不由得露出分外幸福的笑容。

    是自己最为喜欢的味道,陈如意着实是用了心。

    姜欢侧身望向自己身边的陈如意,对方则是一直望着她,犹如在看着一尊珍宝。

    她捏了捏手里的“树枝”,故意挑刺道,“要是我不喜欢呢?你打算怎么办?”

    岂料陈如意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他将一只做工精巧的小木盒递到了姜欢的怀里,温柔道,“若是你不喜欢,我就继续去找寻你喜欢的东西,找到你喜欢为止。”

    姜欢打开小木盒,里面躺着一对蝴蝶耳坠。

    那对蝴蝶做的栩栩如生,仿佛随时都会张开翅膀飞走一样。

    蝴蝶通体呈现半透明的蔚蓝色,翅膀尾端则是带着一抹红晕,瞧着好看的紧。

    姜欢伸手将耳坠戴上,那两只蝴蝶犹如活了过来似的,攀附.zyxta.在她耳垂,等候着与姜欢一同飞去远方。

    “这对耳坠还有名字。”陈如意忽然开口道,听得姜欢不由得来了兴趣。

    可是陈如意却是缄默不言,不再继续说下去。他只是为姜欢扯好了有些褶皱的衣裙,邀请道,“我的母妃也在宫里为你准备了宴席,要不要去?”

    -皇宫

    自从茹妃垮台,茹妃的势力便是在暗地里一点点被拔除。

    只是到底茹妃在后宫已经扎根许久,这势力亦是不能够一时半会儿清除干净。

    有一部分选择归顺于皇后陈素,另外一部分则是蛰伏在烟暗里,不然旁人瞧见,等候着反扑一击。

    茹妃的垮台给陈国后宫带来了几乎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仅是后宫嫔妃们所侍奉的人又变回到了陈素,更是整个陈国的权臣对于陈素的地位,开始重新的审视。

    陈素能够反击一个茹妃,自然是能够反击下一个手握重权之人。

    权臣们谁也不知晓,这下一个人到底会是谁。

    东宫内热闹的不行,宫人们端着一只只白玉盘小碎步走的飞快,生怕耽搁了时辰似的。

    .whhryl. 而几乎整个东宫的宫人皆是动用了起来,一时间原本寂静的东宫,竟是瞧不见一个闲人不说,热闹的更是犹如在过春节。

    陈素今日改了妆扮,一改往日里朴素简洁的模样,盛装浓抹,皇后的仪态亦是一瞬间展现在众人面前。

    陈素满面春风,似乎有着天大的好事似的,带的原本诚惶诚恐的权臣们倒是也松懈了下来,只当今日或许是个寻常的宴席而xgchotel.已。

    今日天未亮,来自东宫的请柬便是送到了各家的府上。

    说是皇后娘娘在东宫宴席诸位权臣以及王侯,更是宴请了诸位嫔妃一齐,来共同瞧一瞧她的儿媳妇。

    不难看出陈素对她的这位儿媳分外满意,几乎是要全天下人认识才是心上满意。

    “你不知晓呢,那位五公主一来陈国便是为皇后除掉了茹妃,皇后怎的可能是不喜欢这丫头的。”

    “原来茹妃是她除掉的?我说着呢,皇后几十年都不曾过问后宫的事情,怎的突发奇想要除掉一个茹妃的。”

    “这伴君如伴虎,伴后也如伴豺狼呀。”

    权臣们嘀嘀咕咕地念叨着,在瞧见陈素靠近的一瞬间则是立马闭了嘴,扯出客套的笑容恭敬地请安。

    仿佛方才他们悄声议论的人根本不是陈素。

    陈素只是抬了抬手,并未过多停留,大步往外头迎去。

    东宫地处几十亩,撇开主殿不提,亦是有着一处十分宽敞的庭院。

    今日这宴席便是在庭院里摆桌而开。

    虽说是在屋外,可是每桌附近皆是摆放着烧的正旺的炉子供客人取暖,那些个常年征战或者学武的武将倒是觉着正好,不过一些文官则是叫苦不迭,直呼这山珍海味还未吃着,他们许是要先驾鹤西去的了。

    倒是那些个嫔妃们,一个穿的比一个少一些,结果如今一个个冻的嘴唇发紫,肩膀颤抖,却也是不敢说一个冷字。

    她们生怕自己的埋怨被宫人窃听去了,届时传到陈素耳中,她们少不得一顿责罚。

    前有茹妃,她们谁都是不愿步入后尘的。

    在这一方庭院中,还有着一条小池子。

    里面养着十几尾鲤鱼,而鱼池上方则是坐落着水榭亭台。

    这亭台四面皆是由厚重的纱幔包围住,那寒冬之气竟是透不进去分毫,更是有热气从一角缝隙里漫出,瞧的底下的他人妒忌不已。

    无需明说,那最好的位子必然是留给姜欢的。

    “阿欢。”陈素的声音让众人一齐投去目光,陈素不等姜欢行礼,匆忙伸手扶住她来,示意她无需如此,“今日准备的菜色,如意说是听你的丫鬟说是你爱吃的。你瞧瞧可是有着不满意的,若是不喜欢,我便是让厨子再去重新做一份。”

    陈素对姜欢的喜爱之意根本无需多言,她的脸上就差是写明她疼爱姜欢这几个大字。

    而姜欢瞧着有些不知所措,连忙道谢道,“皇后娘娘万福盛泽,儿臣惶恐。”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