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三十二章 假意奉承

时间:2020-12-01作者:衣衣杨柳

    !

    到底还是前世所带来的影响太重了些,以至于姜欢瞧见陈素jxpxxs.的第一眼,只以为她还是原本的记忆里的陈素,温柔且和蔼,待自己犹如亲生女儿一般。

    可是到底是别人家的女儿,还是别人家的公主,陈素如何能够掏出心窝子的去疼爱呢。

    姜欢无奈一声嗤笑,伸手捋起鬓角一缕青丝,眸子里的疑虑藏掖的根本无法看清。

    旁人只能够窥见姜欢那微微噙着的笑意,却是瞧不见她眸底阴阴的冷意。

    姜欢觑了桌面一眼,上头已经摆好了一桌山珍海味,皆是姜欢平素最爱吃的几样。

    若是陈素不曾做的这么明显,想来姜欢还真会去愿意当个傻子太子妃,任由她来摆布的。

    可惜,她做的太明显了。

    姜欢微微一屈膝,算是承了陈素此番的好意,“母后今日费心了。”

    “怎的是能够叫做费心的呢。”陈素亲昵地想要挽过姜欢的手臂,却被姜欢灵巧地躲避开。

    姜欢侧身而坐,径直坐在了陈如意的另外一侧,避开了那张座椅的同时,也与陈素拉开了距离。

    陈素到底是陈如意的生母,而且如今大权在握,若是与陈素撕破脸皮,也只会是让自己跌下太子妃的位子。

    姜欢的刻意躲避已然是让陈素察觉到了端倪,不过眼下如此多的人在场,她也不可多做出无谓的事情,以免招惹是非。

    “欢欢还是客气了。你从远方而来,可是在这里有住的惯?若是有什么不习惯的,你大可以托人来告诉我,想要什么我皆是可以为你取来的。”陈素热情地说着,俨然撇下了一副平日里母仪天下的模样。

    她如今不过就是与寻常的疼爱子女的母亲一样,就差是褪下自己一身华裳,直接套上一身布衣的了。

    姜欢捧起面前的酒盏,径直举过头顶,对着陈素所在的位子恭敬地一鞠躬,“儿臣敬母后一杯,多谢母后今日备下如此盛宴,儿臣感激不尽。”

    姜欢说罢,便是仰头饮下那一杯酒,亦是一副分外豪爽的模样。

    姜欢抿了抿唇,眼睛的余光扫视了一圈四周。

    因为方才宣布了宴席开始的原因,权臣们已然举杯欢庆,一派和平的景象,丝毫没有半分受到茹妃的影响的模样。

    不过茹妃的人,该是就埋伏在这群人之中。

    梦鱼昨夜告诉过自己,皇宫里头的势力已经变过了一遭,说是茹妃的势力不单单是涵括于后宫,更是有着许多在宫外的势力。

    这些宫外的势zyxta.力大部分与这些权臣们的分支相关,若是想要今日抓住,几乎是微不足道的可能性。

    姜欢眼神一顿,余光落在了不知何时已经候在了水榭外的庞岩身上。

    庞岩今日着了朝服,头面也皆是梳的油光滑亮,瞧着精气的不行。

    与其说是宰相,却是有些许模样像极了平日里看见的戏台上的小生的打扮。

    这模样,瞧着倒是有些滑稽了。

    “恭贺皇后娘娘有了体己的儿媳,老臣无以言表,只得今日送上薄礼一份,愿为太子妃贺寿。”庞岩恭恭敬敬地一鞠躬,哪里还有先前在姜国对待姜欢时候的嚣张模样,眼下俨然一副奉太子妃为上乘的哈巴模样,瞧的姜欢打从心底里作恶的。

    庞岩以为自己抱上了一条大腿,殊不知姜欢其实跟他一样,只是陈素手中的一枚棋子。

    陈素看着温和好说话,此时她心底早已运筹帷幄,只等着自己的棋子跳入棋局。

    姜欢看透了,可奈何庞岩一点都没发觉。

    侍女接过了庞岩所递来的盒子,只见里面躺着一颗夺目摧残的夜明珠。

     .whhryl.;在日光的映照下,这颗夜明珠依然能够散发出夺人的光芒。若是在夜晚想来这颗珠子应该能够照亮这方圆百里。

    前世的时候姜欢曾经在陈渡的手里见到过这颗珠子,只是当时这颗珠子作为一枚战利品地交给了皇上,只是没想到现在居然出现在了庞岩的手里。

    不知想到底是皇上将这枚夜明珠珠赏赐给了庞岩,还是庞岩借着这个契机,明里为了巴结自己其实是为了迫害自己。

    这一枚价值连城的爷明珠,现在却跟一个烫手山芋一样,让姜欢不知道接还是不接。

    陈素倒是先一步,派侍女接过了这枚匣子,随后她便是款款一点头,算是回应了庞岩的这份礼。

    庞岩瞧见陈素接过自己的礼物,倒是偷偷露出欣慰的笑意。

    这点小动作被姜欢悉数收入眼底,她眉头微蹙,暗道此事不妙。

    看来庞岩这次献礼是假,其实目的是在自己这埋下一个隐患。

    姜欢思忖片刻,最终还是将自己的忧虑藏于心底,她撇了撇庞岩一眼,在对上对方的目光的一刹那,她的脸色不由得阴沉下来。

    这目光太过阴冷瞧的庞岩不由得肩膀一颤,不过庞岩极快的收敛起自己的惶恐之色,跪伏道谢后便是回到了自己的坐席之中。

    今日庞蔓蔓不曾跟着庞岩一块儿前来赴宴,此事在姜欢的意料之中,却又在姜欢的意料之外。一来如果是庞蔓蔓跟随庞岩一起来赴宴,她大可以借着自己的伤势来抨击姜欢,让姜欢在权臣们的心中变得像个泼妇一般。

    二来若是庞蔓蔓今日来此,她大可借由可怜的模样引起众人怜悯,好让宰相府处于他人的舆论优势。

    虽说在陈国目前权力分立,谁有权者当成有话语权者,可是毕竟人多口杂,若是庞蔓蔓可以在权臣们的口中获得一定的优势,到时她姜欢只会是吃了亏。

    但是姜欢却没有想过庞蔓蔓居然会将自己的容貌放在了首位,而弃这些权谋之人于不顾,将唾手可得的机会抛之于脑后。

    不过正好这次倒是给了姜欢一个机会。

    姜欢不等庞岩落座,便是掀开帘幔一角,往外望去。她的眼神明显是在庞岩所在的方向找寻着,似乎有着什么要事要寻找到庞岩一样。

    庞岩还未完全坐下,在愧疚姜欢的眼神之后,又是匆忙恭敬起身,问道,“五公主所谓何事?”

    “想来有一件有趣的事情要与庞大人一起分享的。”姜欢浅浅一笑,说道,“庞大人那日带着小女来到我离火宫,走的太过匆忙,丢下了一物。”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