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三十五章 商榷

时间:2020-12-01作者:衣衣杨柳

    &nbswhhryl.p;   !

    这场宴席算是办的圆满,陈素的目的已然达到,眼下众人皆是知晓,这位姜国的五公主深得皇后的疼爱,亦是皇后心头的一块肉。

    只是到底陈素还是没能够揪住茹妃的其他势力,终究是有些失望的。

    散席的时候,陈素肉眼可见的倦色遮蔽住了眉眼,似乎谁都是猜不透她的心思一样。

    姜欢亦是如此。

    姜欢也不大喜欢去猜别人的心思的,她想要做的,唯有保全自己。

    “阿欢。”陈素倏地开口,喊停了姜欢原本想要离开的步伐,“你今日与庞岩为敌,日后的路可是不大好走的了。”

    &n.jxpxxs.bsp;冷风透过掀起一角的帘幔,吹入姜欢的脖颈中,吹的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姜欢闻言只是勾起一抹笑意,瞧着对陈素的威胁之意并无半分上心的模样,“皇后娘娘所言即是。只是到底是政权之事,这本该就是非烟即白的。我与庞宰相不是一路人,无需非得要一路走。”

    说罢,姜欢便是扶过陈如意的轮椅,一路带着他离了那水榭亭台,不曾再有一次的回头。

    这陈国,倒是远比姜国要来的更难立足。想要保全姜国,唯有加快速度。

    太子府的马车早已候在外头,姜欢将陈如意扶上了马车,自己则是想要另上一辆。

    陈如意却是制止了姜欢的行为,他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无声的用眼神向姜欢示意,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

    这辆马车是太子府一直所用的,宽敞的很。姜欢就算选在了陈如意对面的位置,两人之间还是能够空出一张小桌子的距离。

    zyxta.   姜欢搓了搓手,将手中滚烫的汤婆子递给了陈如意。

    “你倒是没有丝毫在怕的。”陈如意不曾接过汤婆子,只是低声说道,“庞岩不是个好招惹的主,你今日招惹了他,日后若是有机会,他必定会让你粉身碎骨。”

    陈如意并不是在恐吓姜欢。

    庞岩之所以能够在陈国嚣张如此多年,一来是因为他手中掌权,二来则是庞家家底丰厚。

    庞家是陈国的开国功勋,庞家祖父当年为陈国建功立业,当年先皇赏赐庞家的,除了经营珠宝和封地之外,还有着最为重要的一样便是尚方宝剑。

    这把宝剑一直被庞家收藏于无人知晓的禁地,只要拥有此宝剑,他们便是可以拥有免死的权利,甚至连当今陈国的皇上都是无法奈他们何的。

    也正是倚仗着这把上方宝剑,所以庞家在京都一直为非作歹,哪怕庞蔓蔓骄纵,也是无人敢提的。

    先前皇上之所以赏赐庞蔓蔓与陈如意结亲,也是为了能够压制住庞家的权力不再继续膨胀。

    不过后来冒出个姜欢,既然陈如意喜欢,皇上也是不再勉强他与庞蔓蔓。

    虽说庞蔓蔓自己本身也不愿意嫁给一个快要死掉的太子,但是既然她与太子的口头婚约在前,现下自己的正妃位置突然被抢走,她心有不甘,只能恼恨于姜欢的突然出现。

    本以为自己深得皇上的疼爱,也深得诸位权贵的疼爱,庞蔓蔓可以比姜欢更有话语权,只是现下来看姜欢却是更为他人的喜爱。

    这些也不过是后话罢了。

    姜欢歪了歪脑袋看向面前的陈如意,“他如何是有着滔天的本领,说要我的项上人头就可以要的,说要我粉身碎骨就可以要我粉身碎骨的?”

    陈如意还未开口与姜欢解释,姜欢却是继续说道,“事在人为,庞岩之所以能够眼下在陈国有着立足之地,无非是他先祖所为他积下的福德罢了。他如此造孽不珍惜终究是会有因果报应。”

    姜欢将这话说得轻巧,仿佛捏碎庞岩犹如捏碎一只蚂蚱一样简单,可是姜欢自己知道,庞岩的势力根深蒂固,想要除掉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自己既然今日在宴席之上挑明了与庞岩的敌对之意,想来也是没有什么必要需要瞒着陈如意的了。

    “你可曾想过一直当一个空壳子的太子是没有用的,不如趁着现在这个机会我来帮你夺回你应该有的东西?”姜欢的声音压低了些许,她的眸子里散发出了光亮,似乎对此事十分的感兴趣。

    姜欢的眼眸闪闪发亮着,瞧的陈如意都是有些许愣神,他轻轻咳嗽了两声,将自己的思绪拢了回来。

    “我应该有的东西?你要怎么帮我夺回?”陈如意如是答道。

    姜欢一下子来了兴趣,她手舞足蹈的比划了一番,随后便是认真的说道,“你如今虽然是太子,可是权臣们都是不服你,因为你身有病疾,而且之前尚未为陈国做过有利于陈国之事。若是想要这次能够让你在陈国重新拥有一定的话语权,那么首先我要为你治好你的病。”

    陈如意的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亮,他极快的压下去自己的情绪,仔细听姜欢继续说着。

    “你的病我看过了,你是年少时候中了毒,一直不曾好好清理出去,所以说现在我还不曾研究出能够完全治愈你的办法,但是倘若你能够在权贵面前站立起来,他们必然相信你还是可以有救的。”

    姜欢的如意算盘已经打好,让陈如意短暂地站立,该是要一个重要的场合。

    最好是那些个权贵们瞧不起陈如意,私底下羞辱他的时机。

    只是这么个时机,着实是难找的。

    权贵们不是傻子,虽说陈如意命不久矣,但是却是皇上的心肝肉。

    他要什么,皇上都是无需思考就能够给予他的。若是惹怒了他,他指不准会在皇上面前言语什么,到时候落得个满门抄斩,怎么想都是不划算的。

    “只是我想,这个时间点很难踩好。”姜欢说着,愁容满面地撑着脑袋望向了窗外。

    京都的景色从自己眼前流逝而过,飞快且模糊,看的姜欢有些茫然了。

    陈如意却是笑着摇了摇头,他拍了拍姜欢的手背,劝慰道,“你无需这般着急的,你的身子亦是重要,你该要注意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