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三十六章 提议

时间:2020-12-01作者:衣衣杨柳

    !

    大殿之上一片寂静,无人开口,冷清的似乎连一根针坠落都能够听得见。

    身披黄袍的男子凝眉望着眼前的文书,他手边的砚台早已干涸,而负责磨砚的小太监跪倒在地,根本不敢抬头望他,更是不敢前去为他磨砚。

    jxpxxs.

    男子冷冷的撇了小太监一眼,哑着嗓子说道,“还跪着做什么呢,还不知道该来干什么?”

    小太监得了命令,这才是连忙从地上爬起身来,一咕噜地来到皇上身边为他磨砚。

    “今日朕心情尚好,所以留了你一条命,只是还若有下次,你这条贱命是留不住的了。”陈炎淡淡道。

    先前这个小太监弄翻了一碟上好的墨,所以说不曾打翻在陈炎的龙袍之上,可是到底是弄脏了他的桌子。彼时陈炎大发雷霆,几乎是要了小太监的命的,若非是这小太监生的还顺他的眼,他该是早已是没了命去。

    小太监唯唯诺诺的点头应允着他,一面磨着墨,一面悄悄的披着陈炎笔下的文书。

    今日所上奏的文书是关于庞岩一事。

    现如今众人皆知,庞岩之女庞蔓蔓在姜国冒犯了五公主姜欢,而五公主并未原谅庞蔓蔓,更是借着自己的生辰之宴,暗示让庞蔓蔓亲自登门与自己道歉。

    今日所奏的文书,无非都是在指责庞岩此事处理不稳妥,更有人称庞岩既然能够将号符弄丢,那么接下来的领兵庞岩是否能够胜任。

    说是在声讨庞岩,其实这些人无非是想为自己分得一杯羹。

    陈炎揉了揉太阳穴,不由得有些烦躁地撇开文书。

    小太监忙不迭上前为陈炎揉起了肩膀,悄声说道,“皇上可是有烦恼之事?”

    “如何是有其他的事情的?还不到头来都是那些权贵们自己嫌自己的事情太少了一些,自己的事情不曾做好,倒是想要讨要到别人手中的事情了。”陈炎惬意的将身子往后仰去,享受着小太监对自己的揉捏。

    这个小太监陈炎留在自己身边许久时日了,一来是因为他生的好看,二来是因为他的揉捏之术颇得他心。

    “皇上还是照顾好自己的身子为重要之事,龙体珍重。”小太监柔软的手指捏搓着陈炎的脖颈,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他的脖子上,惹得陈炎不由得惬意的闭上眼。

    陈炎拉了拉小太监的手,笑道,“到底还是你懂得体贴人。”

    那小太监笑眯眯地凑近了身子,此时那香味却是阵阵,一点都不像是男人,该有的味道倒像是女人的体香,“奴才瞧着若是皇上舍不得让庞大人遭受着非议,不如就说是那姜国五公主脾气野蛮霸道的。”

    小太监的话提醒了陈炎,他睁开眼来,“哦?”了一声,示意小太监继续说下去。

    小太监得了旨意,这才敢继续小声建议道,“既然庞大人在众人面前亦是说了,庞蔓蔓已经遭了禁闭,受了惩罚的。而姜欢还是要求庞蔓蔓登门道歉,若是多加以说辞捏造,那姜欢岂不就是个惹人嫌的刁蛮女子而已?”

    皇上沉默了半晌,不过他眉梢间的隐隐笑意,已经代表他将小太监的提议纳入心中。

    虽说姜欢是陈如意亲自挑选的妻子,可是陈炎心想,若是让姜欢手握了陈国的一份权利,那么自己想吞并姜国的可能性就会减弱一分。

    到底姜欢还是他国的公主,自己不得不心有防备。

    “到底还是你是个机灵人,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的,今夜不需要再翻其他嫔妃的绿头牌了,你来服侍就好。”陈炎低低说道。

    不用多时陈炎平稳的呼吸声便是回荡在这空旷的大殿内,而小太监亦是瞧着陈炎睡的安稳,轻声呼唤了几声皇上,瞧着无人答应,才是蹑手蹑脚的出了殿去。

    外殿早已候着另外一名小太监,这位小太监与这个小太监生得十分相似,若不是仔细jsshcxx.去看,几乎无人能够看出这二人有什么不同。

    一直服侍皇上的那位太监卸下了自己的帽子,露出那一头飘逸柔顺的长发,才是彰显出自己女子的身份。

    她将自己手中的令牌递给了太监,并且嘱托道,“皇上那边我已经全部都说好了,你今晚只需要去服侍皇上即可。”

    那位小太监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不等他多说些什么,那名女子已经消失在了长廊之中,仿佛从未出现过。

    女子一路来到了宗人府上,那负责看守的侍卫远远地便是瞧见了女子的身影,慌忙推开了侧门让女子走入。

    女子对宗人府的通道轻车熟路的很,每一步皆是知晓通往何处的,就连那些个曲折难寻的小路都是被女子摸得清楚,丝毫不差的。

    “小姐来了?”那看守的侍卫瞧见女子的身影,恭敬地问候了一声,随即便是为她开启宗人府那道平日里根本不能够对外人开放的暗门。

    暗门里面正是宗人府的刑具室,宗人府所拷问人使用的刑具皆是藏掖在其中,无人可以窥见。

    而这刑具室最为可怖的,并非是里面拷问人所用的刑具,更是其中藏着的各种秘密。

    关于宗人府,也关于这个女子的。

    “你来晚了。”刑具室里早已伫立着一名男子,他风姿绰约,犹如仙人下凡,颇为潇洒清丽,好生一副不是这凡间之人的姿态。

    男子拨弄着面前的棋子,将其中一枚压在了地图的某处,“交给你办的事情,如何了?”

    鹤芊这才是轻声开了口,认真道,“已经完成了,不知晓师傅唤阿芊前来,可是还有新的任务要吩咐?”

    被鹤芊唤作师傅的男子挺直了腰背,眉眼间露出些许愁容,瞧着似乎有着什么棘手的事情一样。

    鹤芊没有开口,只是耐心地站在男子身边,等候着他将面前的地图给看完。

    她知晓的,男子素来是喜欢一个人沉思,若是沉思不出来个所以然,才是会唤她前来。

    鹤芊仰了仰脑袋,望向男子的侧脸,那张侧脸她看了十三年,却仍旧未看够。

    &nbs.xgchotel.p;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