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三十七章 裙子

时间:2020-12-05作者:衣衣杨柳

    !

    密室里暖意冉冉,屋外的侍卫不停地在壁炉里烧着火,连带着这密室亦是暖烘烘的厉害。

    鹤芊伸手揭下那张人皮面具,露出她原本清秀可人的脸蛋。

    那是一张少女的脸,白里透红,柔嫩地似乎能够掐出水来。

    她的眸子明媚动人,宛若三月的暖阳,明艳的紧。

    鹤芊理了理自己的鬓发,随后便是将人皮面具挂在了那负责存放面具的柜子中。

    柜子里已经陈列了起码上百幅面具,每一幅皆是做工精巧,分外用心的。

    光是摆在柜子里便是不容易分辨出那到底是真的面具,还是其实是人的脸皮了。更是遑论若是戴在人的脸上,配上带面具人的易容术,几乎是无人可以看出端倪的。

    鹤芊最为擅长的,便是易容与制造人皮面具。

    鹤芊仔细地为面具擦拭收拾了一番,随后才是合上了柜门。

    此时男子终于是倒吸了口气,瞧着思绪已然是回来了不少。

    “陈炎已经被你说服了?”男子缓缓开口道,他的嗓音有些沙哑,疲倦亦是藏掖不住。

    他应当在这里站了许久了,整个人松懈下来时,疲惫的神态也是随之袭来。

    男子揉了揉眉心,而鹤芊则是乖巧地凑近了他的身边,为他捏了捏肩膀。

    “他听了我的话,估摸着马上要责备那姜国五公主不识好歹,得寸进尺的了。”鹤芊得意地答道。

    那陈炎自诩聪明,其实愚蠢至极。

    自己不过是在他耳畔吹了些邪风,他就是听信了自己的话语,还当自己是个体己人的。

    一想到陈炎的嘴脸,鹤芊便是厌恶地拧起眉头,似乎十分不愿与他再有交集似的。

    男子拍了拍鹤芊的手背,夸赞道,“你做的好。”

    鹤芊听到夸赞,立马得意地扬起下巴,一副“那是自然”的骄傲神情。

    她这模样如何像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手,倒是像个天真无忧的小姑娘罢了。

    男子伸出手,鹤芊立马温顺地将脑袋凑了上去,她颇为享受地眯起眼来,感受着男子温柔地爱抚。

    “陈炎那边还.jxpxxs.需要你继续跟进,这些时日我会出宫一趟,处理些事情。”男子低低吩咐道。

    一听到男子要出宫,鹤芊立马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不过她也是不敢多挽留男子,只得满是不悦地应了一声,连多问一句去何处都是不敢的。

    男子心情好的时候,自己可以去做他的猫。可是一旦他发怒了,自己就算是被剁成肉泥,都不足以让他解恨的。

    鹤芊深谙,亦是不敢造次。

    &nbzyxta.sp;  “太子府那边,我要亲自去会一会了。”男子声音逐渐阴沉下来,手上的力度也是一点点加重。

    鹤芊的下巴被捏的咯吱咯吱直响,她疼的眼眶通红,可是却不敢发出一声呼喊,亦是不敢掉一滴眼泪的。

    她任由男子将自己的下巴当作玩偶似的揉捏着,就连疼痛都是开始麻木不易察觉。

    “姜国五公主?”男子冷哼一声,眼神中满是杀意,“我倒是要看看她是什么货色,敢打乱我的计划的。”

    -太子府

    姜欢还未正式入嫁,便是名声在京都打的震天响了。

    现下权贵之间皆是流传着一句话,那便是姜欢有着皇后撑腰做后台。

    先前的皇后还是个不问世事,淡泊宁静的主儿。可是如今茹妃倒台了,皇后接管了茹妃的权势,整个后宫的权利如今全部集中在了皇后的手中,皇后再怎么想隐居深宫,都是不行的了。

    如今的皇后,可是可以一只手捏死这些权贵的了。

    姜欢有了皇后撑腰,原本那些个羞辱她是个蛮夷公主的人也都是闭上了嘴巴,一个个换脸比翻书还看,如今一口一个“太子妃”尊贵的喊着。

    姜欢趴在窗棂上,闷闷地望着院子里的树枝,思忖着宴席之上陈素种种与自己印象里根本不相符合的举动。

    怎的短短时间内,竟是可以改变一个人改变成这副模样?

    还是其实前世自己所遇见的陈素,其实不过只是一张假面罢了?

    姜欢苦恼地叹了口气,梦鱼听了她的声音,忙不迭抽出个脑袋来望向她,笑道,“公主怎的唉声叹气的?生辰不好玩么?”

    梦鱼忙了三日,才是将这屋子收拾的与之前在离火宫的寝宫所差无几的了。

    不过到底是两个国都,风俗习惯等等皆是有着许多的差别的。梦鱼寻了许久,才是勉勉强强将这一间屋子给还原了出来。

    先前姜欢在离火宫之时,她的寝殿便是她自己亲自布置的。

    零零散散地布置成了后来姜欢所居住的模样。

    姜欢眯了眯眼,对着梦鱼竖了个大拇指来,“梦鱼你的动手能力着实是厉害的。”

    前些时日,梦鱼初来这间寝殿便是说要将它好好改造一番的。

    彼时姜欢还让梦鱼莫要耗费那个闲工夫的了,若是要改造成离火宫的模样,那该是要花费不知道多久的。

    可是梦鱼却说只需要三日,没想着当真也只用了三日。

    姜欢也着实是没有想过的。

    “公主谬赞了。”梦鱼笑嘻嘻地捧来一条崭新的裙子。

    这条长裙虽说大体是陈国的款式,可是上头的装饰流苏等等,却又都是姜国的款式。

    &nbs.xgchotel.p;  “这裙子是太子早些时辰派人送来的,说是嫁娘先前做好的一条,让公主穿穿看合不合身的。”梦鱼将这条长裙递给姜欢,只见长裙展开的一瞬,似是有着无数的星光倾斜而出一样。

    这长裙裙褶里竟是别有机杼,藏掖着许多闪闪发光的珍珠。

    这些珍珠都是被磨成了小碎片的大小,近看才可以看出是珍珠的模样,而远看过去,则是看不出这里头藏着珍珠,只觉着这条裙摆上洒着无数的星光似的。

    “嫁娘说这条裙子叫做星月河,寓意是指两国永葆和平,公主与太子的姻缘也是百年好合,永结同心的。”梦鱼说着,将裙子抖了抖,那璀璨星光仿佛要坠落人间一样。

    可是姜欢却是愁容满面,已经没有初时的那副欣喜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