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四十章 传闻

时间:2020-12-05作者:衣衣杨柳

    !

    陈如意处理事情的速度不得不说是极快的。

    姜欢昨儿个表现出想要回去姜国的心思,今日陈如意便是备了马匹,又准备好了出城巡视的理由。

    他万事俱备,只差是置办一些随着姜欢一起带回去姜国的礼物了。

    只是这礼物还不曾置办上,城里倒是先流传起了关于姜欢的流言来。

    这些流言来的毫无预兆,铺天盖地,瞬间袭来。

    有说姜欢傍了太子府的权势,立马从一个没有名气的小国公主,成了皇后的心头肉。

    皇后提携她,甚至将她看的都比太子重要的。

    诸如此类的谣言四起,最终化作一句,“那太子妃不知好歹,得寸进尺,这样的人若是将来成了主母,陈国不得趁早改姓的!”

    得寸进尺?

    姜欢一听这四个字,就是知晓这谣言为何而传出来了。

    想来是那些权贵们宴席上与自己耍了花枪,明里想要与自己结好,排挤庞岩的。其实暗地里倒是捣鼓出这么一堆东西,目的又是无非让自己的名声先在陈国发烂发臭。

    自己到底还未与陈如意正式成亲,若是自己名声臭了,皇上借此为理由向姜国退婚也不是不可能。

    一旦退了婚,姜国的劣势可就是更加明显了。

    姜欢深谙这一点,却是在犹豫之时,对这谣言的发起者产生了疑心。

    姜欢起初是认定散播谣言的人一定是那些权贵,乃至庞岩的。只是这谣言来的太快,散播的也太快了。

    这速度不像是权臣可以做到的,反倒像是皇后,甚至于皇上才可以办到的程度。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姜欢整个人都是有些怔住了。

    在前世的记忆里,陈渡告诉过自己。虽然太子陈如意身患不治之症,可是皇上却是认定了他即陈国未来的君主。而且这些个皇子里,皇上最为疼爱的便是太子。

    一是陈如意天赋异禀,虽然久坐轮椅,可是他却满腹经纶,熟读兵书。

    二来,宫里有个传闻。说是太子并非是皇后的第一胎,而是第二个儿子。

    传闻所述,皇上为谋权,曾虐杀数百名男童。后他虽然如愿登上帝位,可是却一直膝下无子。

    不止是皇后,后宫佳丽三千,却没有一人能为皇上诞下子嗣。

    三年五载的,陈炎亦是着了急。各种各样的大夫都见过了,医书上乃至野史上所记载的药方子也皆是用过了,可是还是没有一名妃子有孕。

    后皇上听了高人指点,设了监天司,请了那位高人来打理。高人只说皇上这是因果恶报,积了太多命孽债,这才是遭了罪,反噬在自己身上。

    若是想要得子嗣,须得还清孽债。

    陈炎初时兢兢业业,按照监天司的意思,收养流浪的男童,常年接济难民,而当时身为皇后的陈素亦是没有推脱,次次皆是陪同一起。

    .xgchotel.

    一来二去,皇上皇后的美好品德倒是在民间被歌颂了起来。似乎世人都已忘却了陈炎当年所欠下的上百条人命。

    后来陈素怀上了第一胎,结果却偏偏在临产当日死于腹中。传闻说,那孩子胎死腹中时,宫里时常传来婴儿的啼哭声,说是那些孩子回来索命了。

    虽然当时将知晓内情的宫人们,遣送出宫的出宫,安差养老的养老,可是这野史上仍旧是被记上.zyxta.了一笔。

    监天司的官员亦是说,这孩子是为皇上承了灾厄苦难,而下一个孩子亦是会如此。

    于是便有了陈如意。

    陈如意的病是娘胎里带出来的,野史记载,监天司称太子的病灶是因皇上而起。太子活多久,便是能为皇上挡多久的灾厄。

    故而皇上才是万般宠爱这个命不久矣的太子。

    只是这传闻被封锁的紧,并无几人知晓。陈渡告诉姜欢,也只是在醉酒失态时。

    倘若皇上如此珍视这位太子,想来陈素该是要将选择太子妃的权势掌握在自己手中才可。

    这太子妃的位子是安插在太子府上最有力的一柄利刃,她陈素挑选身边的心腹皆是可以,唯独不能够让这位置落在自己一个异国公主手中。

    姜欢恍然大悟地一拍手,再望向那条星月河裙时,心中已然有了主意。

    那皇室的人想要抹烟她的名声,她偏要陈国百姓皆知晓,她姜欢可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是个呛口小辣椒。

    “梦鱼,梳妆,咱们去街市!”

    -街市

    陈国的街市素来是热闹的不行。

    更兼今日乃是三月一次的采摘会,他国的百姓得了机会,可以前来陈国游玩一番。

    街市上聚集了各种打扮的人,就连姜国的服饰,姜欢亦是看到些许。

    那些个姜国的摊贩瞧着姜欢的第一眼便是热切地招呼了起来,一口一个五公主喊的亲昵,仿佛不是在与公主打招呼,而是在与街坊邻里随处可见的姑娘问好。

    姜欢初至姜国时,是醉了酒,不曾露过面的。

    后来去了宫里头,亦是一直坐着马车,从未让百姓们瞧见过真容。今日旁人唤一声五公主,起初那陈国的百姓还以为是个相似名字的,全然不以为这姑娘便是姜欢的。

    只在瞧见那一条星月裙时,才愕然感慨道,“这星月裙不是太子妃的嫁裙吗?”

    “可不是呢?怎的!莫非这当真是太子妃的?”

    百姓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吵闹的姜欢只觉着头痛。

    “怎的能是那狐媚子!你们还不曾听说呢?那狐媚子诱了太子去,将三皇子给抛之脑后不说。初来咱们陈国,就是踩在了宰相头上!”

    “可不是呢!哪儿有让庞小姐登门给她道歉赔礼的规矩?庞小姐本就是太子府未来的人,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狐媚子不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jxpxxs.脚!”

    这些闲言碎语统统落在了姜欢的耳朵里,一字不差的。

    梦鱼脸色先冷了下来,手指按在了腰间的匕首上,却是姜欢先按住了她的手腕,示意她无需动手。

    姜欢扬了扬头,厉声呵斥道,“我堂堂姜国五公主,何时轮得到你们来评头论足的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