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四十五章援手(下)

时间:2020-12-06作者:衣衣杨柳

    !

    姜欢这话一出,几乎所有人都是倒吸了口凉气。

    一个养在深闺里的公主,竟是敢如此大放厥词,说这京都只有她一人能够救庞小姐的?

    这岂不是不将京都的大夫不放在眼中不说,还是将自己给拔高了许多。

    围聚着的百姓们纷纷议论着,无非是笑话姜欢口出狂言,到底还是个小女孩不曾见过世面的。

    奈何姜欢这一次,声音却是铿锵有力,语气里亦是染上了对这些百姓们的讽刺之意,“庞小姐中的是归去来的慢性毒,庞宰相,这话我今日亲自带到了。旁说京都找不到第二个可以救庞小姐的人,就是纵观这九州大陆,兴许都是找不到第二个。其余的事情我便是不说了,还望若是日后有了什么事,庞宰相还是莫要来我太子府闹事的。”

    说罢,姜欢便是吩咐了车夫一句,当即就是要打道回府的。

    只是这话出了口,原本焦躁难安的庞岩竟是冷静了下来,更是劝阻道,“且慢。”

    庞岩不顾旁人的视线,自己稍稍侧身,给姜欢让出一条道来,“带王妃前去见蔓蔓。”

    虽然相府外院围聚了一堆的人,可是在通往庞蔓蔓寝院的小路上却是分外的冷清僻静的。

    无一丁点声响,只有偶然间掠过的小鸟扇动翅膀的声音,或者树叶被风吹的沙沙的细微响声。

    不得不说,宰相府的建造果真是富丽堂皇的不行。

     jsshcxx.;  一般寻常的富贵人家,兴许都是不及宰相府的一半。

    光是通往庞蔓蔓寝院的石子小路,竟是用玉石所铺成。

    上头不能够走马车,只能够仆人抬着小轿赤脚行过。

    哪怕是严寒的季节,这些抬轿的仆人亦是不能够穿上鞋袜,只怕弄毁了玉石的。

    他们双脚痛的通红,快速地行走在玉石之上,速度虽然极快的,可是那轿子亦是十分地平稳,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姜欢看在眼中,心上不是个滋味。

    轿夫们将轿子一路抬去了寝屋中,根本不曾在庭院中停留。

    可是尽管他们行走的飞快,不做停留的,姜欢亦是能够感受到,这一座庭院分外之大,该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家宅那般的大小了。

    &nb.jxpxxs.sp; 这种大小的庭院,令姜欢叹为观止。

    看来庞岩这些年做宰相,可谓是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的。不然的话就以宰相的那每年的俸禄,如何是能够将自己的府邸修建成一个“小皇宫”的。

    姜欢眯了眯眼,暗暗思忖着时,轿子已经停稳了。

    梦鱼打着轿帘朝着姜欢伸手,小心翼翼地扶着她下了轿来。

    姜欢亦是忍不住打趣了句,“在姜国时,我上下马背都是不曾有着人扶着我的。现下倒好,就是下个轿子都是得要金贵着的。”

    梦鱼亦是忍不住抿了抿嘴,不过目前的情形,她是笑不得的,只得抬了抬眸子,用眼神回应了姜欢的笑意。

    院子里虽说空荡荡的紧,但那寝屋里却仍旧是围聚着些许人。有些瞧着是大夫,有些则是瞧着是侍女。

    侍女们一个个都是慌张不已,泪眼汪汪的模样。

    仿佛今日这小姐是救不回来了一样。

    在林大夫离开时,相府里便是有人传了消息,说庞蔓蔓是救不活的了。

    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都救不活的那种。

    可是却突然窜出个姜欢,更是说普天之下唯有她可以救庞蔓蔓。这些京都里最为知名出色的大夫留在此处,一来是为了瞧瞧看庞蔓蔓是否还有救的,二来也是为了看姜欢的笑话。

    谁人不知太子垂死,娶个五公主也不过是为了冲喜。

    那五公主兴许还以为自己抛弃了三皇子,选择了个正确的人。其实殊不知那三皇子才是未来皇上的最佳人选。而她想要当太子妃,怕是不久后就是要当寡妇的了。

    大夫们悄悄打量着面前的姜欢,她今日出来的匆忙,只着了一身素色的裙衫,瞧着质朴。

    她穿过人群,径直来到了庞蔓蔓床榻前。

    庞蔓蔓面无血色,整个人犹如死尸一般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她昔日耀武扬威的神气,如今却是瘪的丝毫瞧不见了。

    她平素里有着多嚣张,眼下.whhryl.就是有着多安静的。

    姜欢虽然厌恶庞蔓蔓,可是眼下对于姜欢而言,这只是一个虚弱的垂死的病人而已。她只想要找到病灶,先将人给救回来在说。

    可是比起姜欢,那些个被庞岩请来的名医们却是瞧着淡然的很。似乎庞蔓蔓的命能不能救回来都是与他们无关的。

    他们瞧着更像是在看热闹而已。

    那些大夫们正悄声议论之时,却是听得姜欢一声呵斥,“从屋子里出去!”

    那些人被呵斥的一愣,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寝屋,将这原本有些喧闹的屋子给静了下来。

    姜欢素来是不喜欢自己看病的时候被旁人打扰的,这般太过影响自己行医的过程,亦是影响自己对病情的判断。

    那些个人方才围聚在此处,除了只会影响到自己,并无其他的作用。

    姜欢着实是不大明白,这些人何故秉着名医的称号,行着这等的事情。

    梦鱼静静地站在姜欢身侧,瞧着她熟稔地按住庞蔓蔓的几处穴位,随即又是取银针扎入肌肤来试。

    果不其然,和姜欢所设想的一样。

    庞蔓蔓所中的正是兹国的归去来花毒。

    这毒姜欢曾是在兹国不曾亡国之前瞧见过,当时兹国遍城盛开着归去来这种色彩极其鲜艳的花朵。虽然这花含有剧毒,可是架不住它好看至极,而且香气迷人,不是其他的花种可以与之相匹敌的。

    故而兹国的大部分百姓都是养殖着归去来这种鲜花,但是在一次事故中,兹国的养花人误将归去来的花粉洒在了兹国王子的酒囊里,导致王子服用后四肢麻痹,竟是生生从悬崖边坠落而亡。

    至此,兹国大王下令,全国除花。

    短短半个月的功夫,归去来这种花便是在兹国销声匿迹,一株花的影子都是见不着的了。

    旁说眼下还有着归去来可以出现,就是连一颗花种,都是不会存在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