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四十七章 来客(上)

时间:2020-12-09作者:衣衣杨柳

    姜欢的名声瞬间在京都打响。

    先前她在街市上教训百姓,已然是在女子心中树立了威信,让不少女子分外钦佩的。

    如今姜欢竟是让庞蔓蔓起死回生,要知晓,庞蔓蔓本是已被京都与太医院的大夫们都宣告了死刑,无力回天的了。

    甚至有大夫还说,只有大罗神仙下凡,才是可以重新救活庞蔓蔓的。

    而今竟是姜欢将庞蔓蔓救醒,女子们更是声称姜欢正是仙子下凡,前来人间普度众生的。

    姜欢听了这话,差点是被一口水给呛死了。

    她连连咳嗽着,咳得脸蛋通红,一时间倒是分不清是因为咳嗽脸红,还是因为旁人夸赞。

    “公主这次叫做扬名立万,可是?”梦鱼笑眯眯地收拾着玉瓶里衰败的花朵,重新换上了鲜活的花枝。

    梦鱼的九州话素来是说的不大好的,在姜国她尚且可以说姜国方言,只是眼下来了陈国,只能够学着将九州话说的更好一些了。

    这些时日她跟着姜欢学了不少的,只是终究是有些磕磕绊绊,说的不大利索。

    姜欢亦是不催促逼她,只是耐心地一遍遍教她。末了,姜欢偶尔还是会教她九州话中的一些成语。

    “算是可以这么说。”姜欢抚了抚胸口,将气息稳定了下来,“近日你的九州话倒是说的愈发流利了。”

    “哪里是有公主说得好的。”梦鱼羞涩一笑,握着枯萎的旧花便是预备丢出去。

    姜欢瞥了一眼那些旧花,忙不迭喊住了梦鱼。

    “这些旧花且不要丢掉,我用来做成庞蔓蔓所需要的药膏,好让她刀口早点恢复。”姜欢取过那些旧花,仔细地打量了一番,颇为满意的模样。

    梦鱼瞧着那些枯萎的旧花,怎么都不像是能够做成药膏的模样。

    “这些旧花瞧着脏,若是用它制成药膏,庞家岂不是又要说我们故意谋害他们的?”梦鱼担忧地问道。

    毕竟太子府素来是与相府水火不容的,虽说姜欢救了庞蔓蔓一命,可是依着庞蔓蔓的那份脾性,她必然是不会与太子府和解的。

    “她若是肚子上留了个刀疤,指不准日后还要怎么跟我罗里吧嗦的。”姜欢吐了吐舌头,悄悄地做了个小鬼脸,诱的梦鱼掩面偷笑。

    梦鱼拗不过姜欢的意思,只得陪着她处理这些旧花。

    先是清洗干净,随即晾晒一番,最后才是将那些干花捣碎成泥,最后加以姜欢特制的玉泥膏所搅拌,才是制成这有利于伤口恢复的玉花膏。

    这是姜欢从师傅那边学到的独门秘方,其中一味药材便是须得要用那些枯萎腐烂的花骨朵。

    不过等到玉花膏制成,倒是看不出来是用腐烂之花所制成的。

    姜欢掂量了一番玉瓶的重量,勾了勾唇角,“不过就让她这么轻松地痊愈,我倒是有些不甘心的。所以我在这药膏里添加了另外一味药材,让她的伤口在愈合的时候,瘙痒疼痛。”

    说罢,姜欢便是将玉瓶束好,交由婢女送去相府,末了,她还嘱托了一句,“记得替我瞧瞧看相府是个什么情况。”

    这些时日姜欢在陈国所闻所见,已然明白这陈国的势力并未是完全集中在皇上手中的。

    这陈国的皇上外强中干,手中的权势已然是四分五裂,难以聚拢的。

    就连后宫的权势都是旁落在后宫嫔妃手中,从而间接性地导致茹妃的势力遍布皇宫,乃至京都之中。

    尤其是相府,那日姜欢在相府一见,已经是对相府雄厚的财力略有所感。

    只怕是那宫中的供奉,都是不及相府的钱财的。

    相府这般雄厚的财力都是不曾被皇上给清除,无非正是因为皇上根本无法奈相府何。

    相府手中的权势,不是姜欢所窥见的那般简单。

    自己想要让陈如意安安稳稳地坐着太子这个位子,乃至将来坐稳皇上的位子,就须得为太子笼络人心,收归茹妃所散落的权力。

    姜欢沉沉地望向了屋外的绿萝,手指拨弄着玉瓶里的花骨朵,心思沉重。

    姜国如今风雨中摇,白玉楼开建在即,自己又是还有着多少的时日呢。

    姜欢正陷入沉思中时,却是听得梦鱼急促的呼喊声由院内响起,“公主!府内来了一个男子,说是要见公主,他还让我转交此物,说是公主看了便知。”

    梦鱼跑的急匆匆,大口大口喘着气,却还是忙不迭递出手中的玉佩。

    那是一块锦鲤玉佩,通体通亮,玉质细腻,乃是上乘的玉料所制成的。起码绝非是寻常百姓家可以用的起的玉料。

    姜欢将玉佩翻了过来,只见那玉佩背面刻着一个圆鼓鼓的红色小印记,这印记姜欢瞧见过,在茹妃的信物上。

    姜欢立马收起玉佩,正色道,“去主屋,见客。”

    -主屋

    姜欢嫌少是会前去主屋的。

    平日里她最常走动的地方,只有自己的寝院和正门处。

    此番前去主屋,她倒是头一遭留意到这主屋竟是这般大的。

    与相府那富丽堂皇的主屋相反,太子府的主屋素雅情景,除却了桌椅这些摆设,便是只悬了一幅巨大的山水画。

    此画不难看出绘制者性情高雅,可是那落款人......

    姜欢仔细一瞧,却发现那人并非是旁人,竟是陈如意。

    他竟是会画画,还画的这般好的?

    姜欢思想稍稍打断了片刻,却是没注意到自己身后有一人影逐渐逼近。

    她听得细碎的脚步声,正欲转身去看来者何人时,却是被梦鱼一把拽过护在了身后。

    只见梦鱼神情紧张,紧握住那把匕首,满是敌意地盯着来者。

    “公主,此人不怀好意,方才奴婢赶到,就是瞧见此人意图图谋不轨,想必是要对公主行害人之事!”梦鱼厉声道。

    她看人平素都是极其准确的,当初姜欢要嫁陈渡,梦鱼亦是曾经劝阻过。

    故而此番重生,姜欢对梦鱼的提醒倒是格外的上心。

    她满是警惕地望向来者,那人一身华衣傍身,头插玉簪,虽是男子,却有着女子的三分柔媚于眉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