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五十五章 沉思

时间:2020-12-13作者:衣衣杨柳

    !

    姜欢这一宿都是不曾睡好的。

    她整宿整宿地做着梦,梦里季羽一遍遍地望着自己,笑着,哭着,他死命地掐住了自己的脖子,问自己为什么要把茹妃害死。

    姜欢拼了命地想要挣脱季羽的束缚,只是无论她怎么去做,季羽都是将她给掐的死死的,掐的姜欢根本无法喘息。

    她能够看见面前那生的绝世容颜的男子疯了似的质问自己,也瞧见他脸上厚重的油彩被哭花,脏了一张脸的。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她!”

    “既然你杀了她,我就让你明白,成为叛臣的下场——”

    姜欢愕然惊醒,她猛地睁开眼,大口大口喘息着,冷汗早已簌簌落满枕巾,一时间她竟是分不清那是自己的汗水还是眼泪。

    她痛苦地抓挠着自己的长发,那梦魇的折磨下,她竟是有些恍惚了。

    窗外仍旧是烟黢黢,不见一丁点的光亮。

    今夜不曾有着月色洒落,院内只有两盏负责照明的小灯笼晃动个不停,不难看出今夜起风了。

    风似乎是有些大的,那小灯笼晃动不止,明晃晃的焰心似乎随时都会被吹灭一般。

    就犹如姜欢一般。

    姜欢揉了揉眼眸,起身预备走动走动,却是发觉了那被自己摆在梳妆奁旁的信物。

    先前姜欢还琢磨着,自己若是有了能够牵制住陈国的权势,那自己所有将要行之事,倒是变得简单了不少。

    只是如今,这权势归了自己的手,但是姜欢却只觉着这是一块烫手山芋,如何都高兴不起来的了。

    陈如意是个不得势的空权太子,纵然皇上疼爱,有心扶持。只是到底陈如意身患恶疾,想要久活并非易事。

    倘若自己惹上了这叛变的是非,叫陈如意如何是能够全然脱身的。

    姜欢揉了揉太阳穴,再抚摸信物时,却觉得手指滚烫的厉害。

    原来季羽的报复并非是将自己置于死地,也并非是害的自己家破人亡,却是让自己的身份换到了他的位子上。

    他大可以选择云游四方,亦或者寻个僻静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而自己将是成为醉红楼的新主子,成为那新的谋逆党羽。

    “公主?”梦鱼起夜回来,却是瞧着里屋有着些许光亮,随即便是望见了正在沉思中的姜欢。

    那微弱的光亮映衬不出姜欢的神情,只能够依稀让梦鱼察觉到,姜欢的情绪十分地低沉。

    姜欢平素里总是扬着笑脸,一副天塌下来也会全然化解的模样。

    &nbjxpxxs.sp; 可是自从来到陈国,梦鱼总是会瞧见姜欢露出这般不悦的神色的。

    公主的笑容愈发地少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愁思。

    尤其是那眉眼间的愁容,似乎没有一日是能够完全展露笑颜的。

    虽说嫁给太子是姜欢主动提出的,可是在梦鱼眼中,姜欢却似乎每一日都是不愿来到此处的。

    梦鱼视姜欢为亲生姊妹,如今姜欢不悦,她亦是满心的担忧与不忍的。

    “这大半夜的,公主怎么不睡觉在此处吹风的?”梦鱼心疼地取来大袄为姜欢披上,随即又是拢起半扇窗子来,“公主素来是有头疼顽疾的,若是害了这夜风,又该是许多日睡不好觉的了。”

    这夜里的寒风更为凉一些,梦鱼不过是伸手拢窗的功夫,手指已经是冻的发紫了。

    她连忙燃了些许炭火来,烧的这冰冷冷的zyxta.屋子终于是有了些许暖意。

    梦鱼搓了搓手掌,瞧着颇冷的模样。

    “公主若是在此处住的不欢喜,心上有郁结的,咱们不妨不嫁了,回去姜国罢。”梦鱼嘀咕了句来,听得一直在发呆的姜欢倒是忍不住嗤嗤作笑。

    她笑的揉了揉梦鱼脑袋,“怎的是能够说不嫁就不嫁的?此乃两国之交的大事,我的婚事于此,已然不是个婚事那般简单的了。该是要维系着两国安宁的关键,亦是保全姜国的法子。”

    梦鱼如何是不知晓这些道理的,只是她心疼姜欢,心疼她这些时日的种种。

    “公主若是不想嫁,咱们假死?到时候运送了公主的棺柩回去,他们陈国也是要不了人的。”梦鱼悄悄提议道。

    这假死的法子倒是只有姜欢一人知晓的,运用的乃是姜欢师傅所研制出的假死药。

    .jsshcxx.姜欢却是摇摇头,示意自己并不能够行此等的事。

    若是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国都都是没有了。自己一人存活在这世间,又是有着什么意义呢。

    “梦鱼,醉红楼的答谢宴定在了什么时候的?”姜欢倏地开口问道。

    梦鱼被这陡然一转变倒是给问住了,她反应了片刻才是答道,“是明日。”

    其实说是答谢宴,红娘却是将这场宴席安排成了一场“葬礼”。

    红娘会安排假的莫言语在当日假死,届时不露面而赚了大把的银子不说,更是会让聂思在当时出现,为那“莫言语”哭丧,从而露面。

    不得不说,红娘的脑袋确实是聪明的,聪明的姜欢甚至是有些佩服的。

    这一举动,不仅可以让莫言语这个人从此退出醉红楼的舞台,而且醉红楼亦是可以往后借着莫言语的名头来赚取一些哭丧吊唁的银两。而聂思这等清新脱俗的模样,亦是最适合一身白衣的出场,让人一眼动心,再见难忘的。

    而季羽亦是可以完全抛弃了莫言语的身份,日后再也不会相见的了。

    一想到季羽,姜欢却又是叹了口气,她撑着脸颊往外望去,“季羽到底是怀揣着什么样的心思离开了醉红楼呢?他是想要置我于死地,还是只是想要自己寻求一个解脱的?”

    若是说季羽得了解脱,姜欢还是有迹可循。只是红娘倘若说自己得了解脱,姜欢却是怎么都瞧不出来的。

    她似乎恨透了季羽的离开。

    “他们的故事,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晓的呢。”姜欢低声喃喃着。

    她摸着自己的下巴,倒是思虑起了此事来。

    红娘似乎还藏着许多的秘密,在等着自己慢慢的将她的秘密挖掘而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