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五十八章 哄人

时间:2020-12-13作者:衣衣杨柳

    !

    这场大火几乎是烧毁了这一众本欲想要见到莫言语之人的希望的。

    不但今日见不到莫言语了,他们亦是知晓,莫言语兴许无法从这场大火里逃出生天。

    这场大火烧红了半边天,县衙和诸位权贵府邸的小厮们纷纷赶来救火,也只能够稍稍将这大火给减灭些许。

    直至太子府的兵马赶到时,众人才是满面讶色。

    世人皆知,太子陈如意素来是个不喜欢掺和这些繁琐事情之人。

    他平素里便是待在太子府,亦或者前往各处忙碌公事。

    .jsshcxx.

    只是今日醉红楼遭遇大火,怎的都是该不与他有关才是。可是太子府的兵马来了几乎大半,甚至是连那几乎不出现在百姓面前的隐卫,此番都是出动了。

    说来奇怪的,太子府的人马才到了不过须臾,方才还艳阳高照的天际竟是突然变得乌压压的厉害,下一瞬,竟是落下了瓢泼大雨。

    这雨来的及时,将那熊熊燃烧着的醉红楼给灭了大半。

    大火熄灭后的浓烟盘旋在醉红楼上方,仿佛一只张开了血盆大口的巨兽,要将这一座醉红楼给吞入腹中才是。

    &n.whhryl.bsp;  众人皆是焦急地等候着大火熄灭,他们迫切地想要冲进去看看莫言语是否安然无恙。

    不过依照方才的火势来瞧,莫言语大抵是不会活着的了。

    只见大门处的火焰熄灭的瞬间,门口一众人皆是随着红娘往里头冲去。

    这方才还拥堵不堪的大门,竟是一瞬间散了大半。

    陈如意捡了个僻静的角落,缓缓推着轮椅往前而去。

    身后的柴堆里传来了些许动静,他头都无需回,便是开口道,“阿欢。”

    那躲在柴堆里的人听到声音,这才是畏畏缩缩地探出了个小脑袋,悄悄的打量了一眼四周,发现只有陈如意一人时,才是探头探脑地溜达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姜欢眨巴了两下水汪汪的眼睛,试图来通过装可怜的方式好让陈如意莫要追问她为何会出现在此处的原因。

    陈如意瞧着风尘仆仆,似乎是刚从外头赶回来的一样。这场大雨他亦是不曾撑伞,一身华裳被雨水浇的透湿。那张俊美的容颜亦是被水汽所覆盖住,朦朦胧胧,瞧的有些不大真切了。

    雨水顺着陈如意的下颚线止不住地滴落,瞧的姜欢忙不迭脱下了外衫,撑起来遮在了陈如意的头顶上。

    陈如意本身就是个病秧子,若是在这等的天气里淋了场雨,指不准马上又是要大病一场的了。

    轻微的风寒在寻常人身上不过只是个小病而已,可是倘若落在了陈如意的身上,几乎是要致死的病症。

    姜欢忙不迭唤来梦鱼,她撑着外衫,而梦鱼则是推着轮椅,她二人急匆匆地便是要将陈如意推去对面地一座酒楼里头。

    只是陈如意却是按住了扶手,让梦鱼无法挪动这轮椅的。

    陈如意平日里面对着姜欢的温柔笑意已经是一丁点都察觉不到的了,他眼神冰冷,俨然是瞧不出一丁点的神色起伏的。

    似乎在陈如意的眼中,面前的姜欢只是一个等待审问的犯人而已。

    姜欢心虚地垂下了头,岔开了话题说道,“这雨下的太大了,我们还是快些先去酒楼里避雨才是正经。你身子不大好的,若是淋了雨,害了风寒可怎么办?”

    姜欢说着,陈如意手上的力度倒是松懈了一些,那轮椅亦是被梦鱼连忙推着往酒楼里赶去。

    酒楼里已经围聚了不少的客人,姜欢特意寻了后门进去,轻车熟路地跟着小厮找到了二楼的雅间落座。

    他们三人皆是淋的透湿,这一顿跑了下来,倒是身子开始发冷的厉害。

    梦鱼让小厮寻了三件干净衣衫,又是给屋内烤了火,这才是屋内有了暖意,让姜欢冻的发僵的手指稍稍能够活动了起来。

    她连忙哈了几口热气,搓动了两下自己的手指,余光却是怯生生地打量起陈如意的脸色。

    陈如意从方才遇到自己起,脸色便是铁青的厉害。

    他没有一丝丝表情的起伏,只是阴沉着一张脸,瞧着让人害怕的紧。

    陈如意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倒是姜欢于梦鱼叽叽喳喳地说了不少的话,试图让陈如意的心情好上一些,只是姜欢说的口干舌燥,都是不曾将陈如意的脸色给说的好转一些的。

    虽说姜欢不知晓为何陈如意会知晓自己在醉红楼附近的,只是到底自己的未婚妻竟是跑到了这种地方,无论是出于何种理由,姜欢皆是能够感受到陈如意的那股愤怒之意的。

    “陈如意......”姜欢撇了撇嘴,语气放软了不少。她撒娇似的蹲在了陈如意的膝旁,温顺地像是一只小猫似的蹭了蹭陈如意的膝盖,试图讨好陈如意的。

    那原本冷冰冰着一张脸的陈如意,终于是眉眼间松懈了些许,原本紧绷着的脸亦是随之松开。

    姜欢瞧着陈如意紧握的拳头松开些许,便是知晓这一招有用的。

    她连忙就是仰头撒娇道,“我知晓错了的,你莫要再气我的了。若是气我的话,你气坏了身子可是又要花费我一大把的药材了。”

    一想到自己那花来给陈如意看病的药材皆是上乘的物什,姜欢的肉便是有些疼的。

    那些物什无论任何一样抬出来,皆是寻常之人一生都是难以见上一眼的。只是皇上一听要给太子用药,便是不要银两似的,大把大把地抬到了太子府上,从来不多问一句话的。

    皇上不心疼,姜欢这种常年与药材打交道的人倒是忍不住心疼了起来。

    “你担心我,就是为了那些个药材?”陈如意憋了半晌,终于是吐出这一句话来。

    他的语气有些别扭,像是个孩提脾性一般。

    姜欢连忙摆了摆手,笑眯眯地握住陈如意的手来,说道,“哪里是呢?倒是你呀,那些名贵的药材皆是难寻的珍贵物什。若是平日里总是随意去用的话,日后等到要急用,该是要怎.zyxta.么办呢?”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