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五十九章 拿她没辙

时间:2020-12-13作者:衣衣杨柳

    &nbsxgchotel.p;   !

    姜欢真真是头疼不已的。

    方才她在三楼雅间与梦鱼才说了那庞岩包裹里头的事情,随即大火便是涌了上来。

    为求自保,她与梦鱼皆是跳楼躲避,不过因为太多人围聚着,她们二人一时间亦是逃离不出,只得是躲在这柴堆之后,寻个人少的机会离开此处。

    只是不曾想,那庞岩的包裹还未弄清楚,眼下自己倒是被陈如意给逮着了。

    要知晓,姜欢最不希望遇到的人,便是陈如意了。

    她忍不住撇了撇嘴,那小动作却是被陈如意给收入眼底。

    陈如意那紧绷着的脸到底是松懈下来,不过他仍佯怒问道,“你在醉红楼里做什么?”

    姜欢缩了缩脖子,自知此事乃是自己理亏,不过又不能够告诉陈如意自己的身份,只得扯了个理由来答道,“他们说今日是莫言语的答谢宴,我早些时候就听闻了莫言语的名声,只是还未得见过。这不就是前来凑个热闹,来瞧瞧看那京都第一美人儿到底是个什么模样的。”

    姜欢面色不变地胡诌着,只是她的眼珠子骨溜溜转到了另外一侧,根本不敢去与陈如意的对视的。

    陈如意真真是拿姜欢一丁点法子都是没有的,他伸手轻轻地弹了下姜欢的额头,瞧着姜欢唉哟了一声捂住自己额头,这才是展露了笑颜。

    “你笑啦!”姜欢顾不得额头微微泛起的疼痛,连忙笑嘻嘻地摇晃起陈如意的手臂来,“你笑了那就是没事啦。你也知晓的,我乃是你未过门的正妃,若是被百姓们瞧见我偷偷摸摸溜到了醉红楼这种地方来,该是要被指指点点许久的了。”

    姜欢说的义正言辞,仿佛自己瞒着陈如意跑来看姑娘,乃是一件并不奇怪之事。

    不过......

    姜欢瞧着陈如意已然没了怒意,便是悄悄问道,“你怎的是会知晓我在此处的?连我藏在柴堆里你都知道的。”

    自己藏身的柴堆硕大且杂乱,旁说能够被一眼看出了,就是他人走在它旁边仔细去瞧,都是兴许瞧不出个端倪来的。

    陈如意无奈地捏了捏姜欢的脸蛋,笑道,“你的味道。”

    “味道?”

    姜欢闻言连忙扯着袖子连闻是闻的,只以为自己是否染了些许臭气而不自知的。

    陈如意瞧着她那小脑袋连连摇晃的模样,竟是自己都不曾察觉地勾起了笑意,“不是臭气,是你身上独有的味道。”

    陈如意推着轮椅行至窗户一侧,只听得外头喧闹的叫喊声已然是化作了响亮的哭喊声。

    那哭声撼天动地,俨然是要将那天给哭塌,地给哭裂了一般。

    看来,他们已经是知晓了莫言语的“死讯”了。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自己独有的气味,自己兴许是不会察觉,只是落在旁人的鼻中则是会察觉。譬如你身上的,便是一股花香。”陈如意一面望着外头的场景,一面如是说道。

    只是姜欢闻着自己的袖子闻了半晌,都是闻不出个端倪的。

    不过她倒是分外感兴趣地凑到了窗檐处,撑着脑袋望向了那醉红楼的位置。

    人群太过拥挤,姜欢瞧不见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只是听着这响亮的哭喊声,足以让姜欢料想到那里头到底是个如何的场景了。

    .jxpxxs.姜欢故作可惜地叹息道,“本来是想要来看美人儿的,怎的是闹出了这一档子的事情,大好的喜事成了丧事的。”

    陈如意久久地不曾言语,他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醉红楼的位子。

    这雨下的极大,水汽散发而上,将陈如意的身子笼罩在雾气之中,让他整个人瞧的朦胧,难以看清楚了。

    姜欢望着陈如意瘦削的背影,心上倒是有些许落寞悠然而上。

    就连姜欢自己都是有些讶色,怎的是会对陈如意心生怜悯落寞之情的?

    她猛地摇晃了两下脑袋,将这想法给拂去自己的脑海。

    “确实可惜。”陈如意缓缓开口说道,“今日我回去府上想要寻你去买几匹布料的,只是府上的丫鬟说你早早便是出去了,不曾想你也是来赶这个热闹的了。”

    姜欢嘿嘿傻笑了两声,倒是将这话题给蒙混过关,“到底是这京都闻名的美人,我一时好奇而已。只是今日莫言语死了,到底醉红楼今日也不知到底要如何收场了。”

    “红娘不是个简单的人,她会有法子的。”陈如意说着便是扭了身子,望向了姜欢,此时他的面色已然是恢复了与平日里无二样的温柔之色,“我们该走了,今日这雨下的这般大,倒是不用去看布了。”

    “为何要买布的?”姜欢困惑道。

    她在太子府不愁吃喝的,亦是不愁穿衣用度。她还未嫁入太子府,宫内已是松了不少的名贵布匹到府上,来供姜欢做新衣裙的。

    “前些时日宫内送来了几匹价值连城的绸缎,我还不曾让下人拿去做衣裳的。若是要新的衣裳,我大可以让丫鬟们将那几匹布料拿去给织娘的。”姜欢说道。

    她本以为是陈如意以为自己不喜欢那几匹布料的,毕竟那些个布料珠光宝气的紧,若是嫁人为妻的贵妃兴许是喜欢的紧,只是换作了姜欢这等的年纪,到底还是成熟了不少的。

    只是姜欢倒是不在意这些,陈国的衣着与姜国的有着诸多不相似的地方,故而她瞧着陈国的衣裙大抵都是一般的模样。

    “那些布料皆是好看的,你无需担心。”姜欢笑道。

    只是陈如意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略微责备地瞧了姜欢一眼,淡淡道,“那些布匹皆是宫内陈旧的款式,如今陈国的老妪兴许都是不爱穿的了。倒是你好说话,那些布匹还是入得了你的眼的。”

    &nbs.jsshcxx.p;   前些时日宫内所送来的布匹,乃是那些个妃子们送来的“贺礼”,说是提前庆贺太子妃成礼。

    只是那些嫔妃们到底是怀揣着什么样的心思,陈如意如何是不知晓的。

    自己不得权势,她们亦是不会将昂贵的物什送入太子府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