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六十三章 帮她说话

时间:2020-12-15作者:衣衣杨柳

    冷风吹拂动着窗户纸,传来哗啦哗啦的响声,喧嚣的好生让人不心烦。

    庞蔓蔓那一直想让父亲为自己引荐结识的三皇子,现下出现倒是出现了,只是没想着竟然是用着这等的法子,这样的场景与方式。

    庞蔓蔓心虚不已,开口便是想要为自己寻个妥善的理由辩解,只是那话到了嘴边说了半晌,却是结结巴巴的一个字都憋不出来了。

    她憋的面红耳赤,越是焦急越是说不出话莱,只得涨红着脸干跺脚的。

    “庞宰相家的千金嫡女,今日本王倒是有幸见识了。”陈渡狠狠甩开庞蔓蔓手腕。

    这力度多甚,庞蔓蔓一时间竟是不曾站稳,生生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去。

    若非是有着婢女眼疾手快扶住她,怕是她已经摔倒在地,狼狈不已的了。

    庞蔓蔓本就恼恨姜欢,今日她竟是在陈渡面前出糗,这大家闺秀的模样不曾入了他的眼,倒是这一副泼辣子的模样被他给记得深切。

    庞蔓蔓咬紧下唇,只觉着羞恼不已,让丫鬟扶着便是想要离开这太子府的。

    只是她还不曾离开,便是听得陈渡闷声呵斥了一句,“还不给五公主道歉?”

    庞蔓蔓气得肩膀发抖,她如何是被人这般训斥过的,更何况对方还是自己一心想要结交的三皇子陈渡。

    要知晓,京都内想要攀附三皇子的女子数不胜数。庞蔓蔓原本还预备着在陈渡面前营造出一副好模样,届时再加以相府雄厚的财力,必然是能够让自己嫁入三皇子府上当三皇妃的。

    只是眼下倒好,旁说三皇妃了,就是兴许连陈渡的身都贴不去的了。

    庞蔓蔓死死咬着下唇,眼泪直在眼眶内打着转,好生不委屈的可怜模样。

    只是陈渡却并未正眼看她一眼,只是再一次冷声重复道,“以你的身份,与五公主道歉莫非是委屈你了?五公主乃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但不知感恩,竟是还试图冒犯五公主的。按照大陈律例,今日本王就是削去你格格的名号,都是无人敢多言语的。”

    一听这话,庞蔓蔓哪里是还敢留在那边扭扭捏捏的。

    她连忙凑近了些许,红着眼眶便是小声说了句“冒犯五公主了”。

    只是那声音太小,犹如蚊子叫似的,根本让旁人听不见。

    陈渡那冰冷如剑的目光剐了庞蔓蔓一眼,只这一眼,吓得庞蔓蔓连忙跪倒在地,哭着便是喊出声来,“臣女冒犯五公主,还请五公主大人有大量,饶了臣女此次的!”

    庞蔓蔓哭喊的极其悲戚的模样,不知晓的还以为她在太子府受了天大的委屈的。

    只是世人哪里知晓,她庞蔓蔓从来不曾给人下跪道歉过。

    这一次,才是真真让她庞蔓蔓丢尽了脸的。

    “庞小姐无需如此多礼的。”姜欢微微抬起下巴,让那庞蔓蔓的丫鬟匆忙扶起庞蔓蔓去。

    庞蔓蔓白皙的手腕已然是出现了几道红印子,她抽噎着,俨然好生一副不可怜的模样。

    丫鬟忙不迭伸手扶起庞蔓蔓,她亦是不敢多言语什么,只敢悄悄地搀扶着庞蔓蔓。没有姜欢的意思,她都是不知晓到底是不是能够扶着自家小姐离开的。

    而庞蔓蔓这次亦是怕了姜欢的,她只敢留在原地,等候姜欢下一步意思。

    今日来了一个庞蔓蔓还不够,又将陈渡送来的。

    姜欢真真是万千愁绪落在心头,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纾解的。

    前世的仇人与今生的仇敌,竟是一时间都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姜欢就算是想要对付,一时间也只觉得一个头不够用的。

    她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得内心烦躁不堪。

    尤其是看着陈渡,姜欢只觉着心头烦闷的紧,一句话都不想说的。

    她摆了摆手,示意梦鱼先将庞蔓蔓送走。

    只是那庞蔓蔓今日在陈渡面前丢了脸,只想着要赶紧挽回回来的,她被丫鬟搀扶着起了身,眼睛却是一直落在陈渡的脸上不肯挪开的。

    那目光痴狂的紧,仿佛已将方才自己被陈渡训斥一事抛却脑后。

    直至姜欢咳嗽了两声,庞蔓蔓才是连忙收回了目光,只对着陈渡一福身,“今日臣女先行告退,还望来日臣女有机会登门与三皇子说清今日之事的。”

    言罢,庞蔓蔓根本不敢多做停留,连忙让丫鬟扶着,离开了主屋。

    只是这次姜欢倒是不曾喊停庞蔓蔓,亦是未曾对庞蔓蔓那话里外里的其他意思多解释半个字。

    她只是有些疲倦的撑着脑袋,微眯着眼眸,无声地暗示陈渡该是可以离开的了。

    只是陈渡却是刻意无视掉了姜欢的暗示,他上前一步来,呈上手中的一只精致匣子。

    光是那匣子,便是做工精巧,上头镶嵌着红宝石,瞧着极其昂贵的模样。

    “过两日便是太子的消灾会了,今日我带了着千年人参前来。既然太子不在府上,那么便是由公主转交给太子了。”陈渡淡淡道,那一缕垂下的鬓发遮住了他的眸子,让姜欢无法看清楚他的眼神。

    陈渡似乎还是前世时自己所认识的模样,可是姜欢已经怎么都看不清他的心思了。

    前世的时候,姜欢曾以为自己对陈渡已经百般了解,可是到了最后,自己所认为的最熟悉的这个人,反倒是将自己推向了无间地狱之中。

    一想到此事,姜欢的心口便是一阵隐隐作痛,她捂住了心口,脸色瞧着有些变得惨白了起来。

    陈渡还是头一遭见到姜欢露出这幅神情,连忙上前便是扶住了她,“可是有着哪里不舒服的?陈国与姜国风水与土壤皆是大不相同的,你一直都留在姜欢不曾离开过半步,这次来了陈国,可是哪里有着不适应的地方?”

    陈渡的语气极其关心,他满是担忧的蹙起了眉头,小心地瞧着姜欢的脸色。

    只是姜欢却是猛的推开了他的肩膀,她那张略微苍白的脸上不见一丝丝神色的起伏,有着的只是无尽的冰冷,“三皇子今日这般举动,可是有些逾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