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六十四章 仇星剑

时间:2020-12-16作者:衣衣杨柳

    !

    陈渡听了这话,才是忙不迭抽回手,稍稍拉开了与姜欢的距离。

    他还未多说些什么,便是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本王的妻子,无需让三弟费心。”

    随着这声音出现的,则是还有那风尘仆仆的陈如意。

    陈如意脸色铁青,不悦之色几乎是无需言明,大大地写在了脸上的。

    他推着轮椅直直朝着二人前来,微微露出的jxpxxs.脖颈上更是显露出一条条青筋,瞧着有些许骇人。

    不过陈如意身后还跟着一名男子,那男子白衣如雪,虽是腊月天,可仍旧手执一柄绢制的折扇。

    他眉眼如画,温柔似水,一举一动间皆是带着一股书生之气,尤其是那柄折扇,上头绘制着一幅水墨山水画。

    这画迹瞧的有些眼熟,姜欢仔细瞧了一眼,却是发觉那男子扇面上的画是与主屋所悬挂着的这一幅山水图,下笔手法如出一辙,就连落笔着墨处皆是极其相似的。

    男子竖着白玉冠,面如新月,嘴角噙着浅浅笑意,瞧着便是一副极其好说话的模样的模样。

    他手腕微动,那折扇哗啦一声倒是收了回去。

    “怎的是这般大的火气?你们许久都是不曾见面了,怎的一见面就是这副模样,若是有外人在此,岂不是让旁人看了笑话的?”男子笑着开口劝道。

    他巧妙地闪身插在了陈如意与陈渡面前,这一副笑颜倒是让这两人一时间消了大半的怒火,方才那还满面怒火的陈如意亦是转过去了脸,冷哼一声,随即绕开男子朝着姜欢走去。

    只是在走到姜欢面前时,他的眉眼间则是露出藏掖不住的担忧之色,“身子可是还有事的?”

    姜欢连忙摇了摇头,轻声道,“无碍,想来该是不曾吃午膳,有些头晕的。”

    听了这话,陈渡那素来没有表情的脸上却是扬起一抹异色。他觑了一眼那不远处桌几上摆着的糕点,眉头竟是紧紧拧成了一团。

    姜欢平日里是不大爱吃这些老式的糕点的,太干与难咽,姜欢吃上一口便是不喜欢的了。

    只是这主屋里所摆着的碗碟上,竟都是这些糕点。

    陈渡眼神微微黯了下来,他的目光在陈如意与姜欢二人身上来回打量了一番,随即才是收回目光。

    他一拱手,低低说道,“今日臣弟还有要事在身,恕臣弟不能与王兄叙旧了.whhryl.。等消灾会之日,臣弟再来拜访。”

    说罢,陈渡转身便是预备离去。

    只是他目光又是瞧了一眼那些糕点,犹豫再三,还是转身拱手道,“臣弟有一言多嘴。”

    陈如意本不愿继续将陈渡留在此处,只是奈何这颜面在上,不得不听。

    他微微颔首,示意陈渡继续说下去。

    “五公主与臣弟自幼相识,她不爱吃这些老式的糕点,爱吃一些皮薄软糯的甜食。皇兄平日里若是府上爱备一些吃食,不如选一些臣弟所提议的。”陈渡言罢,在瞧着陈如意的气压更低了一些,忙不迭又是补充道,“五公主千里迢迢远嫁陈国,是结两国之好,臣弟献言,也只是想要让五公主在陈国住的更为舒适一些,并无他意。”

    说罢,陈渡便是极其恭敬地一鞠躬,随即拂袖而去,不曾再多停留片刻。

    &zyxta.nbsp;  陈如意瞧着陈渡的声音消失在了主屋外,才是恢复了那副温柔的神情。

    他抬了抬手,吩咐了小厮将主屋里的糕点都是撤下,随即才是微微蹙眉问道,“你当真是不爱吃这些的?”

    这些时日陈如意亦是觉着奇怪的,自己送去东院的糕点,基本都是原封不动地重新送回到了后厨去。

    后厨亦是困惑不已,只以为是自己做的糕点不合姜欢的口的,倒是没想到,五公主从始至终根本是不爱吃这种糕点的。

    姜欢讪讪赔笑着,生怕自己若是说自己爱吃,到时候又是大把大把的糕点要送去东院了。

    自己到时候就算是派发送给那些小乞丐们,都是送的来不及的。

    只这赔笑,陈如意便是心上已然有数了。

    他轻声叹了口气,伸手挽住姜欢的手来。

    他总是拿她没有法子的,那到了嘴边要说的话,也是忍不住放软了些语气。

    就连陈如意自己都是没有察觉到,他竟是有些在撒娇的。

    “下次若是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你同我说便是。不与我说,你便是与后厨的人说。你是未来的太子妃,太子府日后便是你的家了。”陈如意言之凿凿,那眸底浅浅的光亮瞧的姜欢鼻头一酸,只觉着心上分外不是个滋味的。

    她正暗自神伤时,倒是听得那白衣男子笑嘻嘻地凑了过来,眼神骨溜溜地打量了一圈这二人,随即勾起一抹调笑的弧度,“你们两人呀,真真是还未成亲,就是你侬我侬的了。真真是腻死人了!”

    男子说着,还不忘抖了抖肩膀,做出了个嫌弃的表情。

    陈如意这才是轻轻咳嗽了两声,两颊竟是晕出一抹红晕来,“要你多嘴的。”

    陈如意那嗫嚅的语气听在姜欢耳中,怎么都是个在撒娇的小弟弟模样。

    姜欢窃窃笑着,眸子却是挪到了那白衣男子身上,“这位是?”

    不等陈如意介绍,那白衣男子翩翩福身道,“在下仇星剑,太学院太傅,是这位小太子的竹马之友。”

    仇星剑刻意地在那竹马二字上加重了些语气,甚至还不忘偷偷附到了姜欢耳畔低语道,“这位小太子幼时可是黏我了,若非是瞧见他喜欢了五公主您,在下都是以为小太子有着断袖之癖的。”

    姜欢忍不住捂嘴偷笑了起来,望向陈如意的眼神中倒是沾染了几分调笑之意。

    陈如意瞧着姜欢这眼神,便是大抵知晓仇星剑这厮又是不曾说自己好话的了。

    他佯怒地瞪向了仇星剑,问道,“你又是说些什么事情了?”

    而仇星剑亦是不恼,只是学着夫子的模样,摇头晃脑道,“要说起咱们这陈国的太子呀,还是须得从他三岁还在穿开裆裤这件事开始说起......”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