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六十七章 选衣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这夜,姜欢倒是睡的分外香甜。

    她梦到自己回到了草原之上,驰骋着自己最爱的小马,扬着那纤长的马鞭,尽情地笑着、闹着。

    她身后似乎跟着什么人,只是无论如何姜欢都是无法看清楚那人的容貌,亦是看不清那人的模样的。

    她只能够觉着那人似乎十分的熟悉,熟悉到姜欢的喉咙里甚至是能够将那个名字给吐出,可是她越是想要去喊出那个姓名,越是发觉自己离那人越来也远,根本无法靠近的。

    姜欢只得撇开脑袋,笑着往前骑马去,只见那远处拉着几条彩带,是供骑马胜者擒住。谁的彩带擒住的越多,便越是能够彰显其英勇之姿。

    姜欢在姜国参加了约莫七八年的骑马比赛,倒是从未失手过。

    只不过她次次男装打扮,戴着面具,不愿表露自己的身份。

    在这梦里,亦是如此。

    她一身劲装,长发束成一条垂在脑后,一张恶鬼面具将她的脸遮挡的严严实实,旁人莫说能够认出这是他们的五公主,就是连这面具之下是个女子都是让人根本想不出的。

    姜欢扬起马鞭,顺利地揭下那最多的彩条。

    草原上皆是众人的欢呼声,那为首的阿玛捧来送给胜者的三步倒。

    姜欢身形灵动,伏在马背上猛地攥过那坛酒,仰面便是抬手灌下那一坛三步倒。

    直至那最后一滴酒尽,姜欢才是撒开手腕,将酒坛摔碎在地。

    她高举彩带,大声道,“今日我乃是胜家,我要于这草原之上,苍天之下,就此起誓:我要娶陈如意做我的夫君,若有违背,天神降罪——”

    ......

    消灾会筹措的有条不紊,皇宫里头亦是派遣了礼部出宫,全程听从太子府的号令行事。

    有了礼部的辅佐,太子府那欠缺的人手倒是填补上来,而太子府上亦是安宁了不少。

    姜欢难得捡了个清静,本欲前去醉红楼瞧瞧看聂思适应的如何。结果这大门还未来得及踏出,便是瞧见那礼部的大人举着牌匾而来。

    这些时日虽说礼部为太子府做了不少的事情,可是姜欢着实是一看见他们便是一个头两个大的。

    作为未来的太子妃,姜国的五公主,此次消灾会上,她将与太子一齐登上高台燃香祈福。

    而礼部亦是派人来了太子府,为的是教授姜欢消灾会当日该行的礼数,亦是在为她思忖着当日该穿些什么衣裙的。

    那些个宫女们七嘴八舌地讨论了不少,结果谁都是没有定下来到底该给姜欢穿哪一套的。

    后来干脆一摊手,说是将宫里头带出来的衣裙那日统统都是给穿上一遍的。

    听得姜欢连连摆手,匆忙拒绝道,“本就是祈福的消灾会,若是这般招摇,该是会落得个口舌。”

    姜欢此言不差,自己本就是受人议论之人,若是再这般招摇,只怕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些许口碑倒是又要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自己想要为太子府树立威严,百姓们的评价亦是分外关键。

    姜欢不愿如此随意地打消了此次之事,亦是不愿就此让礼部之人顺着他们之意将她给打造成一副模样。

    “依着我瞧,这件就是极好。”姜欢指向其中一条百蝶撒花马面裙,上头所选的则是一件鹅黄色的小袄,衬得姜欢那本就白皙的脸蛋更为似雪。

    原本宫女们是不大喜欢这件的,说是颜色太过鲜艳了一些,瞧着有些小孩子气的。

    到底是要成太子妃之人,如何是能够继续这般小孩子模样?

    故而宫女们所挑选的,无非便是一件瞧着成熟稳重的衣裙,那些衣裙所附带着的首饰皆是分外华丽繁冗的。

    几乎光是佩戴上一件,就是要压的姜欢走不动路的了。

    倒是这件鹅黄色小袄所附带的首饰,灵动且轻巧,若是佩戴着,姜欢倒是会行动自由上许多。

    宫女们正在窃窃私语着是否能够将这衣裙穿去消灾会上时,姜欢却是拍板定论,告知她们自己消灾会上便是要穿一套。

    宫女们哪里是拗的过姜欢,只得同意,一个个地拿了衣裙准备再去收拾一番,此时那宫里的人却是快马加鞭地来了东院,让姜欢与陈如意速速前去宫中一趟。

    这消息来的匆忙,甚至是连圣旨都来不及捎上,只得传来这口谕。

    彼时姜欢正在打点着东院消灾会上人手的安排,听着这等的急诏,只以为宫内出了何等的要事,只得匆忙换上了分外正式的长裙,赶去正屋时,陈如意已然是候在了那处。

    陈如意这些日子操劳的狠了,满面的倦色难以遮掩住,他悄悄地打着哈欠,在窥见姜欢的裙摆时,则是忙不迭要将那哈欠咽回去。

    “你来了。”陈如意眼角泛泪,正欲伸手去揉时,姜欢已是俯身凑近,手指为他轻轻拭去那眼角的泪珠。

    “咱们快出发罢,若是迟了,也不知晓宫里头是要闹出什么事的。”姜欢分外自然地收起手指,推着陈如意的轮椅便是往屋外走去。

    这次宫内停了马车在外,只等着他们二人出来便是可以立马离开的。

    不难看出,这次宫内该是有着极其要紧之事找他们二人。

    姜欢倒是猜不出来是为了何事,只得困惑地扶着陈如意进去了马车,随即便是听得陈如意那压低的嗓音,“此番父皇急召我们进宫,怕是那庞家进了宫,在父皇面前多言语的了。”

    “庞家?”姜欢忍不住音量拔高了些许。

    只见陈如意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瞧的姜欢忙不迭捂住自己的嘴,瞧着分外抱歉的。

    听到庞家这二字,姜欢便是觉着有些头疼的。

    那庞蔓蔓前些个还在府上挑衅自己的,本以为消灾会之前姜欢是无需再见到庞蔓蔓这个让人头疼的家伙了,只是没想着,眼下竟是要让自己去宫内见她的。

    姜欢已是觉着被扰的头疼不已了,却是下一瞬听见陈如意那一句,“此番想来,她是要谈论我与她的婚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