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六十八章 面对面(上)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马车一路疾驰至皇宫,早有侍卫候在了宫门处,接替了那在外头的车夫,驾着马车一路带着二人往后宫行去。

    今日面见的地点选在了后宫,亦是说明不会有着多少的外人出现。

    这外人亦是指的是那些权臣或者宦官,想来今日出场的,该是只有这皇室之人。

    马车内的气氛着实是压抑的紧的。

    自从陈如意告诉姜欢,此番他们入宫,为的是商榷庞蔓蔓与陈如意的婚事后,姜欢便是不再说上一句话了。

    她只是怔怔望着自己的鞋面,仿佛全身心都是扑在了那一双鞋上。

    姜欢低低抚摸着自己手腕上的玉镯,整个人心思飘忽不定,似乎根本无法确切地停留在某一处似的。

    也是,自己私自换了婚约,虽说占了理,而皇上又是同意的。只是到底庞蔓蔓与陈如意原本还有着口头的婚约,若是庞家硬是要将这份婚约折现的话,那么自己倒是也没有法子,只得让庞蔓蔓进门的。

    更何况,陈如意乃是未来的帝王,乃是天之骄子,有着后宫三千都是不足为奇的。

    姜欢一个未来要当太子妃,乃至当皇后的人,不该是这般小气的。

    只是姜欢却总觉着自己心上分外不是个滋味,一时间她自己都是不知晓,这不对劲的感觉到底是对庞蔓蔓的,还是对于陈如意要迎娶另外的女子进入太子府这一件事的。

    马车缓缓停了下来,一直闭着眼在休憩的陈如意亦是睁开眼来。

    他对着姜欢伸出手来,正色道,“到了。”

    正午的阳光顺着车帘一角洒入,照耀在陈如意的侧脸上,将他的轮廓都是柔和了不少,瞧的姜欢那心底的不安与焦虑,倒是没由来地消失了大半。

    她扬起灿烂的笑意,搭上了陈如意的掌心,点头道,“走罢。”

    这次皇上急召所面见的地点,选择在了原本茹妃的那座寝宫内。

    茹妃死后,她生前的寝宫亦是被改成了皇上与皇后会见皇室血亲时候的地方。

    茹妃生前极其富贵,寝宫亦是装点的金光璀璨,就连珠帘也皆是用的夜明珠所串成。在漆黑之中,这一片珠帘便是可以照亮这一方角落。

    根据服侍茹妃的侍女说,之所以是用夜明珠串珠帘,乃是因为茹妃怕黑的紧。若是夜里起夜不曾见着光,便是要害了心疾发作的。故而皇上亦是特批了,让这珠帘串成,亦是让它今日还尚且留下了。

    姜欢的眼神忍不住挪到了那珠帘上头,这些金碧辉煌的装饰,与相府的那些比起来倒是有的比较了。

    这般看来,太子府上倒是素雅多了。

    姜欢摇了摇头,悄悄附在了陈如意耳畔说道,“我怎么瞧着都是觉着太子府上要好的,这里的铜臭味怪重的。”

    陈如意浅浅一笑,只是这笑容亦是在下一瞬时悉数收起。

    姜欢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那伫立在不远处望着他们二人的,正是当朝皇上陈炎与皇后陈素。

    他们二人今日皆是不曾着龙袍凤冠,瞧着平易近人了些许。在等候着太子夫妇二人到来之前,他们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家常话,瞧着倒是与一对寻常的夫妻了。

    倘若,此处不是皇宫的话。

    姜欢恭敬跪伏行礼,而陈如意亦是与她一起请了安,才是挪到了红木琉璃桌旁。

    今日外头寒冷的不行,只是这屋内却是燃起了不少的草炭,虽是不曾见着烟,可是屋内已经暖烘烘的厉害,让人觉着舒服的。

    宫女上前服侍着姜欢褪下外袍,随即又是端来了盐水供她漱口,末了,才是将那一碟碟的糕点给端了上来。

    宫内原本都是好吃老式糕点的,只是今日摆上桌的,则全部是新式的冰皮糕点。

    皮薄且软,里头的馅料也皆是一整块的果肉,配上那上乘新酿的果酱,一口下去,这糕点仿佛在口中划开似的,尝的姜欢忍不住笑颜展露。

    “你喜欢便好,先前渡儿吩咐过准备消灾会的御厨,说是要备些新式糕点的。本宫起初还与皇上有些担心你不爱吃,现在看来倒是一些无用的担心了。”陈素笑的温婉,俨然还是一副母仪天下的贵妇人模样,丝毫见不得那先前宴会上的咄咄逼人与戾气。

    她吩咐了宫人一句,随即那宫人便是端着茶壶凑近了些许,那滚烫的热茶浇在了铺好茶叶的瞬间,茶香四溢,嗅的姜欢忍不住放松了些。

    她从方才踏入这间屋子时起,便是有着挥之不去的紧张感。那紧张感姜欢一直难以按下,岂料眼下倒是消退了不少。

    她眯了眯眼,啜了一口茶水来,那滚烫的热流滑入嗓中,她才是彻底地平静了下来。

    “今日寻你们前来,是为了商榷庞家嫡女庞蔓蔓与如意的婚事的。”陈素瞧着姜欢放松了下来,倒是直入正题。

    紧接着,只见门外又是进来了两个人影。

    为首的乃是一身劲装的陈渡,他长发高束,入屋前先是将自己的弓箭递给了太监,亦是拂去鞋底泥土,一身风霜地入了屋内。

    陈渡该是方才从练兵场回来,手背甚至是还粗糙地包扎着,那粗布有血迹渗出,光是瞧着便是极其疼痛的。

    姜欢忍不住多瞧了两眼陈渡的伤口,正欲开口让他先去瞧一眼太医时,只听得他身后传来娇滴滴的柔弱女声,“三皇子手上的伤还是处理一下为好!这瞧着是小伤,若是害了炎症,该是要烂手的了。”

    庞蔓蔓今日打扮的甚是娇俏,翠色的小袄与同色的荷花襦裙,更兼那两个小包子,瞧的庞蔓蔓俨然是个灵动的小妹妹,如何是会觉着她是个蛮不讲理的千金大小姐的。

    庞蔓蔓从袖中掏出一瓶金疮药来,略带强硬地塞到了陈渡手中,提醒了句,“三皇子记着用才是,这是庞家最好的金疮药。”

    末了,她仍旧是一副孩子气地跑到了皇上身侧,先是一福身请安,随即便是撒娇地挽住了陈炎的手臂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