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七十章 婚事(下)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庞蔓蔓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只是她巧妙的将自己的是怒色给隐藏起来,只流出了些许惊讶模样。

    仿佛能够嫁入太子府,与姜欢共同生活乃是一件她不曾料想过的事情。

    毕竟先前一直有传闻,乃是庞蔓蔓招惹了姜欢,她处处冒犯,将姜欢给惹怒了的,姜欢她才是对庞蔓蔓略施惩戒。

    若是依照这等的说辞,那么庞蔓蔓自己应当都是不曾想过,自己还有机会重新嫁入太子府,成为太子府的侧妃。

    陈炎瞧着庞蔓蔓的模样,亦是只以为庞蔓蔓以为自己先前与姜欢结下梁子,是没有办法嫁入太子府上的。

    陈炎笑着捋了捋胡子,解释道,“你与如意的婚事乃是朕亲口所允诺下的,若非是朕的旨意,此婚事亦是要如期完成。”

    庞蔓蔓脸色变得有些僵硬,她却只得讪讪赔笑道,“皇上爹爹的话有理。”

    依照先前陈炎与庞家所定下的婚约,庞蔓蔓及笄之时,便是嫁入太子府之日。依着这般来看,过了消灾会不久便是庞蔓蔓生辰,亦是她该与陈如意完婚之日。

    这姜国来的公主还不曾行太子妃的正式婚礼,而侧妃却是先过门,怎的听着都是像想给姜欢一个入门一棒。

    姜欢却不曾搭话,她只是静静的啜着茶水,静观其变。

    这眼下庞蔓蔓的态度还不曾表明,她亦是不可轻易动手。

    庞蔓蔓听闻此话,手指竟是忍不住的抽离了陈炎的手掌,她稍稍往后退了两步,整个人的身子都是止不住的颤抖了两下。

    庞蔓蔓怎么都是不曾想到,自己与陈如意的婚约竟是这般的近的了。

    她起初还以为起码得先是让正妃过门,才是会提起她与陈如意的婚事,到那时自己还尚且有回旋的余地,只是倘若及笄之时就当入门,那么自己也至多只有十五日的准备时辰了。

    太急了,着实是太急了一些。

    就算眼下庞蔓蔓自己想要回绝这门婚事,看着陈炎这般期待的模样,怕是也要发怒拒绝的。

    当年皇上与庞家定下这门婚事乃是陈如意还未曾发病,尚且是个健康孩子的模样。

    当时陈如意乃是集万千宠爱而成的太子,亦是陈国百姓心中未来帝王的唯一人选。

    庞岩为了能够攀附皇室,亦是从未拒绝过皇上提过想要两人结姻的口头婚约。

    不曾想后来陈如意病倒,就连寿命都是不得长久的。

    庞蔓蔓怎的是会想要嫁给这么一个病秧子,亦是不想自己年纪轻轻就守了寡。

    论武功,论人脉,论民心所归,眼下帝王之选,皆是三皇子陈渡。

    庞蔓蔓想要做的乃是未来帝王之妻,而并非是这么一个病秧子的侧妃。

    只是陈如意乃是皇上的心头肉,倘若自己当面拒绝,皇上必定是勃然大怒,认为自己一心是厌弃残疾的陈如意,贪慕虚荣的。

    倒是不单单是一个庞蔓蔓,整个庞家兴许都是会受到牵连。

    庞蔓蔓不敢冒这个险,只得挤出一抹假笑来,说道,“皇上爹爹怎么会让蔓蔓先入门的,五公主到底是正妃,而且乃是一国之公主,该是让五公主先嫁入家门才是。”

    庞蔓蔓这话一出,姜欢心中便是有了数。

    看来这个庞蔓蔓根本是不想要嫁入太子府的,只是奈何迫于皇上的压力根本不敢反抗。

    “这话并非如此的。”陈炎笑道,“你乃是侧妃,而如意这阵子身子是不大好的,你先嫁过去,到时先可以冲冲喜,为将来小欢嫁入太子府做个准备。”

    这一句小欢听的姜欢鸡皮疙瘩都是起来了的。

    好一个冲喜。

    庞蔓蔓听着脸色更为差了一些,手指都是忍不住蜷缩起来。

    她堂堂庞家嫡女,竟是要给这么一个病秧子冲喜?

    庞蔓蔓如何能够放下身段行此事的,只是到底这是皇上的意思,就算庞蔓蔓不愿意,亦是无法拒绝的。

    庞蔓蔓的笑容都是有几分僵硬,仿佛随时都会垮掉一样。

    陈炎倒是并未将庞蔓蔓的这份轻微变化放在眼中,他今日将这几人喊到宫中,为了便是好好瞧瞧姜欢是否能够与庞蔓蔓相处的。

    到底是流言四起,这表面功夫她二人若是都做不了的话,那么这私底下怕是都要互相伤害性命的程度。

    只是现在看着这二人,想来也并无大碍的。

    陈炎心上敲定了主意,正打算将此事今日就敲定下来时,却是瞧见陈渡上前一步,跪地拱手说道,“父皇何不莫要以此事为难庞小姐的?”

    陈渡此言一出,庞蔓蔓眉眼间掠过一摸不易察觉的喜色。

    她连忙敛起方才的神色,正欲与陈渡靠近些,说些能够促进这二人成事的话语来时,陈渡却是又接道,“庞小姐乃是侧妃,若是比五公主先成亲入府的话,于理不合。这般流言更甚,怕是百姓会议论父皇更为疼爱庞小姐,而怠慢了五公主的。”

    陈渡摆明了是站在了姜欢的角度,在为她说话的。

    方才庞蔓蔓还以为陈渡是在为自己说话,这不恰好是拉拢陈渡的一个好时机?结果不曾想,他这话兜转了一番,倒是又落回到了姜欢身上。

    庞蔓蔓笑意僵住,再望向姜欢之时,眼神中的怒火与恨意已然是根本藏都藏不住的。

    这目光灼灼,纵使是姜欢亦是难以承受住的。

    陈炎眉头微蹙,似乎是对陈渡的突然开口不甚满意的模样。

    姜欢不等陈炎开口训斥,便是先开口道,“皇上,儿臣嫁入太子府,一来是与太子合缘,彼此犹如知己。二来则是陈姜二国为睦邻,儿臣此番入嫁太子府,乃是促进两国关系百年永好的一件喜事。这到底并非仅仅是儿女私情,还请皇上三思。”

    姜欢言谈之间用意已然足够明显。

    她是和亲,若是让一个侧妃嫁入太子府先,这无疑是在打姜国的脸,是陈国在挑衅的。

    倘若这般,怕是这亲也结不成的了。

    陈炎拳头握紧,正欲发怒时,陈如意却是先躬身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