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七十二章 想要独处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庞蔓蔓的笑意几乎是明眼人皆是能够看见的了,只是到底这在座众人,皆是给她留了一份薄面,不曾言明的。

    庞蔓蔓亦是忙不迭开口解释道,“能够瞧着五公主与太子这般恩爱,亦是蔓蔓心上喜悦的。”

    庞蔓蔓讪讪笑着,尽量让自己瞧着没有露出这份得意的,而是转而祝福姜欢与陈如意的,“五公主与太子在姜国时便是一见钟情,二人犹如十年知己,着实是难得的。蔓蔓亦是不愿意插足他们的感情之中,扰乱这桩婚事的。”

    庞蔓蔓说的好生不客套,仿佛自己退出这桩婚约,乃是为了他们二人着想。

    只是这礼数虽然尽到了,但陈渡的脸色却是瞧着有些难看的。

    好一个一见钟情,陈渡听得心中分外不是个滋味,眼神亦是愈发的黯淡。

    他手臂上的伤口还未止住血,淅淅沥沥地顺着那手臂上覆盖着的纱布滴落,瞧的姜欢略微有些在意的。

    “庞小姐说笑了,我与太子并非是一见钟情。”姜欢浅浅笑着,只是这笑意里却是藏着一把刀子,直直地朝着庞蔓蔓刺去,“我与太子幼时便是已经相识,不过当时我急于回去姜国,故而不曾久留的。这一次,算是重逢。”

    姜欢顿了顿,接下来的话语,一字一句说的郑重,“有缘之人,哪怕是过了数十年,重逢之日亦是会随之到来的。”

    这话肉麻的紧,听得就连陈如意都是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了。

    他轻轻咳嗽了两声,耳根染上一抹绯色。

    陈如意还是头一遭在皇上面前露出这副神色的,瞧的陈炎都是忍不住赞许地点了点头,只认为这二人感情甚笃。

    更何况有了姜国五公主的嫁入,太子府的势力与地位,皆是会提升不少。

    “这些日子你在陈国行了好事,树立了威名,此事朕亦是有所耳闻的。”陈炎转头看向姜欢,夸赞道,“有你陪在如意身边,朕亦是分外放心的。”

    姜欢连忙跪伏道谢,“皇上谬赞。”

    这次倒是换了陈素,上前两步来搀扶起姜欢。先前在宴席上那副深不可测的面容如今根本是无法见到的了,陈素瞧着就如同天下万千的母亲一般,为自己的儿子能够有着一桩好姻缘而感到分外喜悦的。

    “何来谬赞不谬赞的,本宫与皇上最想要瞧着的,就是你们二人日后琴瑟和谐,早日诞下小皇孙,为皇室添丁旺室的。”陈素说着,便是褪下了腕上的玉镯子,放在了姜欢手中,“本宫今日也是不曾带着些什么,这一只玉镯子乃是本宫登上后位时太后所赠与。今日本宫将它赠与你,算是为你祈个好兆头的。”

    姜欢忙不迭又是预备行礼答谢,倒是陈素连忙按住她的手臂,示意无需如此。

    陈素将姜欢的掌心合起,随即又是满是笑意地望向了陈如意,吩咐道,“你们今日也都是操劳着了,早些回去府上休息才是。消灾会本宫与皇上皆是会出席,届时再来瞧瞧你们的。”

    姜欢恭敬应允了一声,随即便是推着陈如意一齐离了宫苑,朝着外头走去。

    外头早已是有着马车备好,只等着随时可以载着姜欢他们回去太子府的。

    姜欢推着陈如意便是预备上马车回去,却是听得身后传来陈渡的声音。

    他紧赶慢赶地追了出来,手臂上的伤口因为跑动的原因而撕裂,那纱布已然是遮不住伤口,鲜血直流,染红了他一角衣摆的。

    姜欢瞧着那伤势,不由得蹙了蹙眉头。

    “阿欢......”陈渡方才开了口,姜欢便是连忙冷了脸色,直直地望向他。

    那眼神中不沾染丝毫的柔情蜜意,有着的只是对待仇人一般的敌意与寒冷,瞧的陈渡心寒不已。

    昔日还在自己身边与自己说着婚约的未婚妻,今日却是成了他人之妻不说,更是待自己这般冷漠。

    陈渡如何都是不理解,想问出个缘由的。

    究竟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究竟是招惹了什么祸端,可以让姜欢待自己这般绝情冷漠的。

    只是陈渡那问题兜兜转转到了嘴边,悉数又是都咽了回去。

    他瞧着陈如意的目光,竟是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的了。

    姜欢如今乃是陈如意的未婚妻,亦是将来的太子妃,于自己乃是长辈。

    一想到长辈二字,陈渡心中五味陈杂,只觉着一阵钝痛的。

    他沉默片刻,只开口胡言道,“近日天寒的紧,我得了一批好的草炭,过些时日送去太子府。”

    “三弟有心了。”陈如意低低答了一句,随即便是要离去。

    只是陈渡又是上前一步,阻拦住了二人脚步。

    他昨日在太子府招惹了陈如意,若是今后还想要单独再见到姜欢,乃是难事。

    今日这机会摆在了眼前,陈渡如何都是不愿意就此放弃的。

    “皇兄,可否让我与五公主单独说两句话的?”陈渡的语气有些低微,竟是没了平日里驰骋沙场,威武不屈的三皇子的模样。

    如今的陈渡,竟是瞧着有些可悲可叹的。

    陈如意不曾答话,只是抬眸望了姜欢一眼,无声地用眼神示意她自己来抉择。

    姜欢不曾回答陈渡的这个问题,饶是从袖中摸出一包药粉来,递给了陈渡,淡淡道,“此药粉对止血有着奇效,三皇子手臂上的伤还是要治治为好,莫要耽搁了,届时怕是要害的整条手臂都感染上,该要断臂的。”

    陈渡只觉着手上那包药粉似有千斤重,坠的他快要拿不稳当的。

    姜欢抬起眸子,直勾勾地望着陈渡。

    那眼神里没了往日的爱与眷恋,有着的一滩死水似的平静,没有波澜,也没有半分对陈渡的期待。

    陈渡心头一紧,只觉着自己心上某处仿佛被冷手攥紧,疼的他快要喘息不上来的了。

    他以为,自己可以摒弃一切来为陈国,只是直到自己失去了自己的小姑娘,他才是发觉,自己竟是已经有了不舍之物,根本难以放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