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七十五章 商议(上)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相府嫡女庞蔓蔓,被太子府一纸悔婚书毁了那皇上定下的婚约。

    此事不过半日的功夫,便是成了那京都百姓的茶余饭谈。

    当年皇上赐婚与太子与庞大小姐,不过是个口头之约。眼下太子将要迎娶五公主,想来也是不会再顾的上这位庞家大小姐的了。

    只是众人皆是以为,这两座府邸只会是默默地将此事淡忘,从而不会再提到明面上。

    毕竟到底是退婚,被退婚的相府该是要丢颜面的。

    更何况如今京都里姜欢名气正盛,庞蔓蔓之前刻意为难姜欢,反过来却是又被姜欢救了命的。

    此事着实是惹人惊奇不已的。

    在众人眼中,庞蔓蔓的小家子气已然是全然表露而出,反倒是映衬的姜欢愈发大气沉稳。

    如今这太子府一纸退婚书送到了相府,亦是遂了百姓们的心思。

    只是到底权贵之间联系密切,牵一发而动全身。

    庞蔓蔓被太子当众退婚,足以说明太子府对相府的态度了。

    看来,太子对相府这些时日的种种表现分外不满意的,有意要与相府划清界限了。

    在京都里,权势旁落,众分支皆是有着自己的所属势力,而若是要以广泛来分,那么京都的势力大抵便是分成了三成。

    一成归属相府,一成归属三皇子陈渡,最后一成,则是归属近日来在京都冒出头的太子府。

    太子府往昔一直是个大隐于市的模样,虽然陈如意是太子,只是从不掺和这些权贵们的争权夺势、划分地盘的。提起太子的名讳,众人只能够想起:哦,是那个不知道还能够活多久的病痨。

    只是如今,太子这一支的势力悄然无声地窜出头来,而且以极其快的速度扩张着,吞并着许多原本不起眼的旁支远亲。

    这扩张的速度若是如今与相府划清了界限,亦是说明日后太子府亦是要与相府对立而成的。

    七年前,宣告与相府对立的一支,便是三皇子陈渡。

    彼时三皇子方才十二岁的年纪,已是建功立业,在战场上杀敌立功。

    皇上赞许三皇子英勇过人,故而准了他十二岁的年纪便是独立设府邸,居住于京都之中。

    依照旧例来看,撇开深受皇上宠爱的太子不提,三皇子乃是头一个如此小的年纪便是因为立功而被赏赐土地宅邸的皇子。

    那时众人皆是认为,三皇子乃是将来太子病逝后最为可靠的人选。

    只是那时三皇子到底才初立门户,背无靠山的,权贵皆是想当然觉着三皇子会与当时如日中天的相府联手。

    可三皇子不但没有如此做,更是在搬入新居次日,便是处理了一桩相府门下的贪污之事。

    虽说后来庞岩将此事找了个替罪羔羊全权背锅,只是小道消息说,当日庞岩曾是找寻过三皇子私底下商议处理了此事,只是不曾想三皇子让庞岩吃了一记闭门羹,更是直言自己不会徇私枉法,让庞岩好生丢了一次脸。

    故而后来京都才是成了两派的权势平衡。

    如今又多了一个太子府,这相府到底还能够维系多久,倒也是个未知数的了。

    “你倒是还真真将退婚书送上门的?”姜欢戳了一块面前的梅花糕,在尝到美食的瞬间则是露出分外欣喜的神色。

    这几日后厨着实是费了不少的劲的。

    太子平素里不大吃这些点心一类的物什,故而后厨们准备这些点心类的物什皆是按照寻常大户人家常备的款式。

    只是眼下五公主不爱这些老式的点心,他们焦急地便是开始四处搜罗着新式点心的制作法子,并且还自己研究出了这晶莹剔透的新式梅花糕。

    与老式厚重的糕点不一样,这梅花糕柔软绵延,入口即化,梅花香气便是在口中散开,令姜欢惬意地眯起眼来。

    这些厨子果然是极其有本事的。

    “到底相府本就与你不和,日后也自然是不会与太子府有着多少正面的联系,不如就借着这个机会彻底地断了,省的日后麻烦。”陈如意正在翻阅着奏本,白玉似的手指捻了一块梅花糕放入口中,“这梅花糕倒是做的极好的。”

    姜欢倒是喜欢看陈如意吃东西的,与自己那几个吃香粗鲁的兄长不一样,陈如意吃东西总是慢条斯理,温儒雅的。

    仿佛吃东西这件事对于陈如意而言,是件与读书一般雅之事,须得仔细去对待的。

    他吃东西,好看的就像是画中的人似的。

    姜欢撑着脑袋瞧着陈如意,一时间目光挪都是不带挪一下的,看的陈如意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他轻轻咳嗽了两声,淡淡道,“我脸上是有着什么好看的东西的?”

    姜欢倒也是毫不遮掩自己对陈如意的夸赞之情,直言道,“看你好看!”

    这会儿子倒是换做陈如意耳根子绯红,一时间竟是害羞的说不出话了。

    这等姜国的女子,怎的什么都是可以说出口的。

    陈如意故作镇定地看着奏本,只是那膝上不知何时摊开的奏本,却是连正反颠倒都不曾发觉的。还是姜欢瞧了一眼,伸手替他转了过来,笑眯眯道,“你的奏本反啦。”

    陈如意两颊浮起两抹红晕,只觉着自己浑身发烫的厉害,一时间一句话都是说不出口的。

    倒是姜欢想起了他事,随即收回了望着陈如意的目光,“如今太子府名声与势力皆是不敌相府的,今日你送了退婚书过去,想必庞岩已经是气得在相府里跳脚了。他睚眦必报,是不会忘记这件事的。”

    姜欢又是捻起一块梅花糕,熟稔地往口中一抛,倒是分外恣意的模样。

    庞蔓蔓是令人讨厌,只不过她到底自幼养在无忧无虑的相府里,着实是蠢的。蠢的连一些聪明的做法都是不会,亦是不会收敛自己的锋芒,只会正面挑衅自己,让自己一抓一个弱点一个准的。

    可是庞岩不一样,他老谋深算,能够稳坐今日的相爷之位,乃是他一手心狠手辣所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