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七十六章 商议(下)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姜欢不惧怕庞蔓蔓使出什么阴险手段的,唯独是害怕庞岩不做好事,使阴招的。

    庞岩势力遍布京都,若是他想要使阴招,自己在明面上对付,该是要防不胜防的。

    最好的法子,还是跟他一起使阴招的。

    姜欢心中已经萌生了个念头来,若是要说阴招,自己之前在醉红楼看见的庞岩的秘密是一个胎儿,倒是不如费点心力去调查一下这个胎儿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怎的是能够成为庞岩的秘密。

    到底自己也是接了醉红楼的差事,且不论到底要不要篡位,既然庞岩想要使阴招,自己倒是可以借着醉红楼的手来做小动作。

    姜欢这边小算盘打的直响,倒是给了陈如意安抚下心情的功夫。

    他轻咳了两声,掩去了面上的绯色,已然是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也就是那些个手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也无需多担心的。”

    陈如意一副镇静自若的模样瞧的姜欢倒是忍不住心生怜爱之情来。

    在姜欢眼中,陈如意不过就是个不被世人所看重的病太子。虽说有太子之名,却是没有太子之权。

    倘若将他与与庞家的势力相比较,陈如意该是庞岩手中的小猫的。

    一想到小猫,姜欢倒是忍不住又多看了陈如意两眼。

    先前还不觉着,只是眼下姜欢怎么看陈如意,倒是都觉着他像是一只小猫的。

    瞧着高冷难以接触,其实却是个极其柔软的脾性,温柔又好说话,可爱的紧。

    姜欢忍不住撑着脑袋,笑眯眯问道,“陈如意,以后我就叫你小猫好不好?”

    一听到这个称呼,陈如意整个人都是忍不住一僵,随即一股热流立马窜上心头,只觉着自己浑身发烫的厉害,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的。

    他忍不住舔了舔舌头,再想要借着手中奏本来转移注意力,却是只觉着怎么都是集中不上注意力的。

    仿佛他脑袋上当真是窜出一对猫耳朵来,直勾勾地摇晃着,想要讨要一个抚摸的。

    姜欢亦是瞧着陈如意被自己逗的害羞的模样可爱的紧,可却也是没有继续逗他,只是拍了拍手,随即瞧了一眼他的腿,“不逗你了,这些时日我给你用的药用的如何?”

    前些时日开始,姜欢便是根据着先前师傅所教授的药方子开始配药,给陈如意用药的。

    她须得每隔七日便是观察一下,倘若出现了一丁点的问题,便是要迅速地更改药方子里的用药的。

    这副药方子里面的每一味用料皆是带着一定的毒素的,姜欢其实这次用的药,她亦是有些铤而走险的意思。

    陈如意的双腿已经中毒了许久,毒素深入骨髓,想要将这两条腿给重新医治好,须得要行极端之法。

    其中一种做法,便是以毒攻毒,从而唤起陈如意双腿的神经感觉。

    “用的似乎双腿酥酥,麻麻的,倒是有了些感觉的。”陈如意的心思亦是被姜欢给带了过去,他挪动了两下双腿,缓缓站里起身。

    陈如意走动了两下,瞧着与常人无异的,只是这行走并不能够长久,稍微久一些,姜欢便是瞧着陈如意冷汗淋漓,开始喘息的了。

    姜欢有些困惑地扶着陈如意,匆忙将他送回到了轮椅上,随即便是为他把脉,仔细地观察着他的脉象。

    脉象有些紊乱,掌的姜欢眉头紧蹙,只觉着无法理解的。

    自己用的药方子乃是之前师傅所留下的药方子,里面用的药材与用量皆是一分不差的。

    不该如此才是。

    “莫非是这时日过的太久了,这药方子已经是没有法子了?”姜欢摩挲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中。

    倒是陈如意劝慰道,“你无需如此操心的,你的药我觉着用的还是有用的,只怕是日子还不够长。”

    姜欢戳了戳陈如意的小腿肚,随即又是伸手扒开他的眼睛凑近了去看。

    因为突然凑近的原因,姜欢与陈如意的距离霎时间拉近了不少,就连彼此间的鼻息都是会喷洒在对方的脸上。

    姜欢倒是不觉着有什么,倒是陈如意的身子直接僵住,连大口喘息都是不敢的。

    他直勾勾地望着姜欢的眸子,手指都是忍不住蜷缩在了一起,悄悄地按住了扶手的。

    姜欢仔细地观察着陈如意的眼白,随即又是按住他的下巴,让他将舌头伸出。

    陈如意愣了愣,直到姜欢又催了一遍,才是缓缓吐出了一截小舌头来。

    “你怎么跟个小媳妇儿似的?”姜欢抱怨道,她手指一用力,捏住了陈如意的下巴,迫使他将嘴巴张大了一些。

    姜欢瞧的仔细,一分一寸都是没有放过的。

    她倒是没有注意到,陈如意的脸早已是红的跟个小柿子了一样。

    “没有其他病症。”姜欢仔细检查过后,低声喃喃道,“你的脉象有些紊乱,该是多种毒在你体内中和的作用。这样,你再用此药七日,七日后我再来看效果。”

    陈如意早已是羞的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的了,只得嗯嗯应允了两声,随即便是垂下脑袋去,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膝上的奏本。

    倒是姜欢陷入了对这药方子的沉思中,末了,她倒是想起了一件旁事来,“今日你送了退婚书过去,昨儿个我又是在庞蔓蔓身上洒了痒痒粉的,我估摸着他至多明日,就该是要登门来讨要个说辞的了。”

    就算是无法明面上来与太子府问账,那么庞岩也是会变着法子登门太子府,寻个其他的事情来找茬的。

    痒痒粉效果至多持续到明日,倘若过了明日,庞岩亦是不会再为此事而来。

    “明日恰好是消灾会的,我们乔装打扮一番,今日便是住去外头的客栈罢?”姜欢如是提议道。

    她满是期待的模样,辫子亦是随着自己身子的微微摇摆而晃动着,灵动可爱,瞧的陈如意方才的恍惚之意已然是消失的彻底。

    他亦是不会拒绝自己心爱的小姑娘的邀约,浅浅笑道,“好,都听你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