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八十章 突发变故(上)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今日的京都格外的热闹的。

    昨夜已然是预热过了一遭,可是今日却是更盛一些。

    长乐街人头攒动,比肩而涌,欢声笑语不曾间断,整个京都城今日都俨然是一座存在于梦境之中的幻城一般。

    姜欢紧紧地牵住陈如意的轮椅,生怕自己稍微一个不留神,就是要被人群给冲散的了。

    梦鱼亦是紧紧跟着二人,丝毫不敢加以松懈的。

    姜欢昨夜买了不少小玩意儿,今日倒是对小商贩没了兴趣,却是对那些个沿街表演的杂耍艺人分外感兴趣的。

    有着能够喷火、胸口碎大石的杂耍人,亦是有着能够吹笛召蛇的西域女子,甚至是还有着能够与自己所豢养的鸟兽对话之人。

    姜欢瞧的目不转睛,尤其是在窥见那豢兽的奇人时,好奇的腿都是走不动路的了。

    除了一只鹦鹉,那人还养了一只雪豹。

    那豹子毛色光亮,好看的紧,在它主人的抚摸下,他乖顺地扬起了头颅。与其说是那雪原上的野兽霸王,倒是不如说只是纯白的小猫似的。

    温顺乖巧,仿佛没有一丁点的攻击性。

    不过到底还是雪豹,故而周遭的百姓都是不敢上前,只空出了前面一个大空位的。

    姜欢倒是不怕,一咕噜地就是推着陈如意的轮椅窜到了最前方,也不问陈如意愿不愿意,就差是将他推到了雪豹口中的了。

    梦鱼看的心上一颤,正欲出手将陈如意救回来时,却是先打眼瞧见了姜欢那控制住的手腕力量。

    幸好,公主拿捏着分寸,不曾将太子给送入豹口的。

    梦鱼悄悄地松了口气,瞧着姜欢分外感兴趣的样子,倒是垂手候在一侧不曾再插手看这二人的事情。

    “你不怕的?”那驭兽的男子噙着些许笑意,对姜欢的反应格外在意,“我这雪豹野性不曾除,若是咬了小公子一口,怕是要了小公子的性命的。”

    姜欢却是不曾害怕,笑着拍了拍胸脯,“我自幼亦是与野兽为伴,故而我不怕这些兽的。更何况我看得出来,你养的这只雪豹性情温顺,是不会轻易害人的。”

    姜欢幼时跟着师傅之前,便是已经跟着兄长们一起在军营里习武的。不单单是习武,为了能够让姜欢胆子更大一些,她的兄长们便是将姜欢带去与一些野兽相接触。

    其中便是有着雪豹的。

    “我幼时兄长曾经养过一头雪豹,只是它没有你这一头这般温顺,脾性暴躁的很。它一直陪在我身边,只是后来病死了,被我葬在了我故乡的高原之上,算是让它回去了自己该去的地方。”姜欢语气微微低沉了一些,她忆起了自己年幼时候所豢养的那头雪豹,亦是想起了自己那快乐且无忧的幼年时光。

    只是到底,无论是雪豹,还是幼年,她都是已经寻不回的了。

    姜欢的小神色变化皆是被陈如意收归眼底,陈如意抬手拍了拍她的手背,无声地安抚着她。

    “那小公子着实不是寻常人的。”男子松开了手,那雪豹便是仰头望向了姜欢。

    只见那雪豹顺从地站了起来,乖巧地在姜欢身边转悠了两圈,它嗅了嗅姜欢身上的气味,最后竟是撒娇似的将脑袋往姜欢腿上蹭了蹭。

    百姓们皆是觉着惊奇不已的,这样子的野兽竟然是真可以如此温顺乖巧,丝毫没有血性的。

    姜欢摸了摸雪豹的脑袋,整颗心都仿佛是被这雪豹给融化了一般。

    她揉了揉雪豹的皮毛,若非是时辰该到了,姜欢恨不得在这里再好好地揉揉雪豹的脑袋的。

    只是她还是须得赶在典礼开始前,与陈如意去与仇星剑碰面,换好衣裙的。

    她略微可惜地掏出一些银两来递给那驯兽师,随即又是蹲了下来,亲昵地亲了亲雪豹的脑袋,最后才是依依不舍地说了句道别的话语。

    姜欢推着陈如意离开时,雪豹已然是回到了驯兽师身边,只是那原本一直离得远远的百姓们,现下都是往前挤了挤,争先恐后地想要去摸一摸那头雪豹的。

    倒是姜欢瞧着那场面,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这般多的人,那小家伙该是会受怕的。”

    “受怕?”陈如意重复了一遍这话,忍不住问道,“受怕的话会如何?”

    姜欢瞧着陈如意亦是分外感兴趣的模样,倒是立马来了兴致,解释道,“雪豹这种生物本就是不适合待在人群之中。它们的野性一辈子难以消除,哪怕是方才那只那般温顺的脾性,若是被不熟悉雪豹习性的人冒犯到了,也是会发狂的。到底是野兽,若是发狂了,这么多的人,怕是得要有人遭殃的了。”

    姜欢伸了个懒腰,似乎对是否会有人受难一事一点不在意的。

    “若是引起祸乱,长乐街怕是不得安宁了。”陈如意如是说道,“稍后见了仇星剑,让他安排一下,让那驯兽师莫要在人群中展示豹子了。”

    姜欢同意地点了点头,到底是雪豹,倘若是发起狂了,这好端端的消灾会,怕是要变成难会的了。

    整个京都百姓筹备了这么久的时日,皇宫里头亦是加派了不少人手所筹措的消灾会,若是搞砸了,怕是陈如意更要被视为“不祥之人”了。

    姜欢不在意陈国百姓的生死,却是在意陈如意得之不易的名誉倘若再次被毁,该是还要多久才能够恢复的。

    劳心劳力的事情,可是不能够白干的。

    姜欢刚伸完懒腰,正欲推着陈如意继续往前走时,却是听得身后传来一阵骚动。

    方才还围聚着看戏的百姓一哄而散,而且拼命往四处奔跑散去,似乎是在逃命似的。

    姜欢撇了撇嘴,活动了一下筋骨来,“看来,等不到仇星剑安排了。”

    只见方才还温顺黏人的雪豹,如今气喘吁吁,双目通红,张着一张血盆大口,极其骇人的模样。

    它那大张着的口中甚至还是有着零碎的衣物碎片,而那驯兽人正捂着腹部倒在一侧,瞧着只剩下了一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