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八十二章 雪豹(下)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其他的侍卫连忙跑了过来,面色为难地看向了侍卫长。

    驯兽师已经没了呼吸,大罗神仙下凡都是救不回来的了。

    而这驯兽师怕是唯一知晓雪豹为何会突然失控之人,如今没了这驯兽师,雪豹发狂之谜亦是难以解决的了。

    姜欢也分外可惜地摇了摇头,她瞧了一眼满身的血迹,估摸了一下时辰,连忙就是推着陈如意的轮椅要走。

    一面走,她一面亦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叮嘱了一句,“那个小孩子,你们记得送去医馆,莫要耽搁的了。就送去回春堂,说是用最好的药,记在太子府的账上!”

    说罢,几乎是不让他人反应过来的,姜欢已经是脚下生风地推着陈如意跑的飞快。

    原本自己只需要换个衣裙即可,只是眼下自己弄成这副模样,须得再重新梳洗一番,才是不失了体面的。

    今日皇上皇后都是会到场,自己若是丢了太子府的颜面,怕不是要闹出个大笑话的了。

    姜欢可不想自己今日头一遭在百姓面前正式出场,就是惹人笑话的。

    陈如意仍旧是铁青着一张脸,一言不发,冷漠地犹如那终南山上终年不化的寒冰。

    姜欢深谙陈如意这是在与自己置气,气自己方才那般危险的举动的。

    “我若是没有把握的话,我是不会那样子冲上去的。”姜欢突然开口,解释道,“我之所以上去,是因为我自幼与野兽相伴,所以深谙如何制服野兽。更何况方才的情景,若是我不出手的话,长乐街可是要陷入灾祸之中了。”

    正是因为雪豹被及时制服,故而长乐街才是可以在短时间内再度恢复安宁。

    而且百姓们亦是有了可以大肆阔谈的谈资,这灾厄之后,反倒是更为热闹了起来。

    若是要说痛苦的话,该是只有那孩提一家陷入了痛苦之中的。

    “那孩子我看过了,他只是皮外伤,不会伤及性命的。回春堂的上好伤药,足以让他活蹦乱跳了。”姜欢补充道,她瞧了一眼时辰,又是看了一眼人头攒动的大路。

    姜欢垂眸望了自己这一身血污,又是为难地看了看那人群,只想着若是自己这副模样过去,怕是要引起不小的恐慌了。

    她将陈如意的轮椅送到了梦鱼手中,随即指了指一侧的小巷子,暗示自己往那处走的。

    她本意是自己施展轻功前去客栈后院与仇星剑会和会方便不少,毕竟自己弄得这一副狼狈模样,若是在人群之中行走,怕是得要吓着不少人。

    只是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陈如意却是忽然伸手拽住了姜欢的衣摆,拽的姜欢一脸困惑地望向他。

    只见陈如意依旧一声不吭地低垂着眸子,不让姜欢走,也不开口说话的。

    姜欢算是明白了,这陈如意竟然还是个傲娇的脾性。

    姜欢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不等陈如意发出困惑的疑问,她便是一个伸手直接将陈如意给打横抱入怀中。

    这英雄救美的公主抱,如今却是稳稳当当地落在了陈如意身上。

    陈如意一时间不曾反应过来,他为了防止自己摔落,忙不迭伸手圈住了姜欢的脖子来。

    在察觉到自己的动作时,陈如意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终于是憋不住,轻声道,“谁要你抱的?”

    姜欢倒是笑的开心,她对梦鱼使了个眼色,旋即便是身轻如燕地抱着陈如意往客栈飞奔而去。

    她自幼生长在草原之上,离火宫外乃是一望无垠的平原,在那里,有着她最爱的野兽,有着与她朝夕为伴的骏马,还有着太多太多与家人们在一起的记忆。

    她本就是该属于那平原,该是自由无拘无束的,而非是被囚在这偌大却又逃不出去的京都。

    陈如意瞧着姜欢鬓发被风拂过,眸子却是微微黯淡了一些。

    “我的故乡有着极其宽敞的草原,等下次我们一起回去,我带你去草原上骑马。”姜欢笑声清脆,仿佛比陈如意都是要期待许多一样,“我的马术可好了,我每年都是可以在赛马比赛上获得最多的彩带。等到下次赛马比赛,我带你回去,给你赢最多的彩带。”

    姜欢光是说着,眼前似乎便是已然浮现出那马蹄疾驰的声音。

    她在这屋檐之上飞跃的过程,迎着冷风,却是呼吸着最为自由的气息。

    姜欢想,这才该是属于她所在的世间才是。

    陈如意紧紧搂着姜欢的脖子,过了半晌,才是低低应道,“好。”

    与仇星剑会面的客栈不过片刻便是抵达,姜欢穿过长廊,一路从后院绕了进去。

    只见一身雪色长袍的仇星剑正倚在窗棂处候着,他摇晃着手中的折扇,那寒风吹动他的鬓发,那柔柔的光照耀而下,将他映衬地好生美丽。

    姜欢一个纵身而跃,跳进了屋内。

    仇星剑手腕微动,折扇哗啦一声收起,他正欲责备一声他二人来迟,却是打眼瞧见一身鲜血的姜欢,外带被姜欢护在怀里的陈如意。

    仇星剑喉咙一紧,竟是一时间被吓得骇住,脑海一片空白的。

    “愣着作甚?快去找人给我打热水梳洗的,若是再晚些怕是就赶不上典礼开始了!”姜欢将陈如意放在了床榻上,二话不说便是要脱下自己的外衫的。

    吓得仇星剑连忙捂着眼睛就是连连后退,本想是往屋外跑,结果迎头一撞撞在了那门扉上,疼的他哎哟了一声。

    “你跑什么?”姜欢困惑问道,她将被血溅到最多的外衫先给脱了下来,里头原本打算今日穿的长裙亦是沾染了一些血渍,看来是没有法子穿的了。

    姜欢略微可惜地搓了搓那处血渍,这衣裙她本来是极其喜欢的,这才是留着今日穿,岂料没想着还未穿给众人瞧瞧,倒是先给弄脏的了。

    仇星剑瞧着姜欢里头还有衣裙,这才是颇为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两声,糊弄道,“这不着急给你去打水的,你且等等,我去吩咐一下,再让人给你准备一套新的衣裙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