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八十三章 分析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姜欢虽说衣衫都被鲜血给濡湿,不过她却是一丁点伤都没有受的。

    陈如意分外担忧地打量着她,可在瞧见姜欢的目光投来的瞬间,他又是立马撇开了目光,硬是装作一副对姜欢不在意的模样。

    这些小动作落在姜欢眼里,倒是瞧着忍不住发笑的。

    “我们堂堂太子大人,某些时候也不过是个孩提的脾性的。”姜欢嗤嗤笑着,她瞧着似乎未曾被方才的雪豹一事给影响到,仍旧是那副笑意盈盈的模样,仿佛驯服一只雪豹于她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梦鱼你来得正好,我去隔壁屋子洗漱一番,你留在此处照顾太子。”说罢,姜欢便是扬了扬手,随即朝着那门口便是信步而去,倒是没有再做任何的停留的。

    只是那随手丢下的外衫,本该是丢在衣架上,却是稍微歪了一些,落在了陈如意脚边。

    他眸子微微垂下,梦鱼正欲上前拾起那衣衫,却是瞧见陈如意的手指已经往下一捞,将那衣衫给捞起。

    “你去服侍阿欢罢,我与仇星剑说说话。”陈如意吩咐道。

    梦鱼忙不迭应了一声,随即便是匆忙退下,还不忘为二人合上了门扉。

    仇星剑方才吩咐完了下人,再进来时,这偌大的屋子里已经只剩下了陈如意一人。

    他正慢条斯理地褪下了外袍与里衣,换上了仇星剑为他准备的盛装。

    “我听说了,你们中途去制服了一只雪豹,救了人。现在长乐街都是传开了,说是太子妃男扮女装制服猛兽,让京都百姓免于灾厄。他们皆是感激不已,认为太子妃当真是当今的巾帼女郎,为陈国谋取不少荣耀的。”仇星剑捡了张椅子坐下,随手为自己斟了一杯茶,他眸中的笑意有些让人难以琢磨,与其说是在为陈如意姜欢庆贺此番立下功劳,名声大震,倒是不如说是在为他二人担忧的。

    陈如意纤长的手指拂过自己华贵的衣衫表面,面上却仍旧是一副淡漠的模样,瞧不出神色的起伏,亦是瞧不出他那方才对着姜欢撒娇的短暂可爱模样。

    “你觉得这次的事情是谁做的?”陈如意冷不丁开口道。

    仇星剑撑着脑袋正拨弄着杯盏,一副陷入沉思的神色。

    他虽然不曾当时瞧见模样,只是根据这不少口口相传的故事,仇星剑的脑内已然是可以大概拼凑出一个当时所发生的事情的全貌了。

    原本温顺乖巧的雪豹突然间发了疯似的袭击了自己的主人,而且还袭击了过路的孩提,引起了群众骚动,造成了长乐街短暂地陷入了混乱之中。

    长乐街乃是这次办典礼所选择的街市,再往前一些,便是典礼台子了。

    倘若当时姜欢没有及时出手制服雪豹,那么最好的结果便是典礼因为骚乱而取消,陈如意继续被百姓诟病是个扫把星。而最坏的结果,则是在候着典礼开始的皇上皇后,以及一众嫔妃与皇族,死伤惨重或者受了惊扰的。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这次的雪豹受惊都是明显冲着消灾会典礼而来的。

    消灾会本意是为了给陈如意祈福而办,结果如今祈福一事没成,却是成了灾厄之所,这确实是将陈如意再度推上舆论的顶端。

    “庞岩。”仇星剑思忖片刻后,还是将这个姓名给说出口来。

    如今恨陈如意恨到要将所有的事情都给搞砸的人,无非就是庞岩。

    陈如意缓缓抚平衣衫上的褶皱,再抬起头来时,他的神色已归于一片平静,俨然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好戏开场了。”陈如意如是说道。

    ......

    热气缭绕,姜欢这热水澡泡的舒服极了,若非是还赶着要去参加典礼,她恨不得是在这热水里睡上一觉才最好。

    不过梦鱼看准了时辰,瞧着到了点,便是忙不迭催了一句,“公主,该换衣服了。”

    姜欢这才是依依不舍地从木桶里爬了出来,擦拭着长发的同时换上了备上的另一条长裙。

    与自己原本藏在里头的那条颇为华贵的衣裙不一样,仇星剑给自己备下的这一套通体鹅黄色,明晃晃的颜色下,藏掖着一朵朵娇俏可爱的栀子花。

    这般可爱明亮的衣裙穿在姜欢身上,本该与今日这般盛大的典礼不相配的,只是姜欢却是穿的格外地搭身。

    她晃动了一下裙摆,比起那繁琐沉重的头饰,这套衣裙所搭的头饰轻盈娇俏,犹如一只春日里的百灵鸟,穿梭在这人间似的。

    梦鱼喜欢的紧,忍不住抿嘴笑了笑,夸赞道,“公主还是这副模样好看一些。”

    姜欢吐了吐舌头,“莫非是我先前不好看的?”

    梦鱼连忙正了正脸色,用力摇了摇头,“哪里的话,公主是梦鱼心中最好看的姑娘,这天下美人,皆是比不得公主的。”

    姜欢有时候甚至觉着,梦鱼这张玲珑巧嘴,倘若是个男子该是能够迷倒多少少女的芳心的。

    只不过她生是女儿身,这蜜糖罐子里盛出来的话语也只让得姜欢一人所听得。

    不过姜欢却是倏地陷入了沉思中,她瞧着时辰还有富余,不由得问道,“你觉得雪豹发狂,是什么人下的手脚?”

    姜欢自幼与野兽为伴,雪豹的脾性她自诩了解的通透。

    一只原本性情这般温顺乖巧的雪豹,不该是会突然失控袭击自己的主人,除非是有人刻意洒了大量的催,情药粉,促使这头雪豹突然失控,甚至是连它的主人都是没有反应过来,被它袭击的。

    怕是行事之人,方才混在了人群之中,趁着人群混乱之际亦是潜逃,要抓也是根本抓不住的。

    “庞岩。”梦鱼低低道出这个名字,语气分外坚定。

    除了他,这偌大的京都,眼下并无他人是想要将消灾会给搅乱,甚至是将皇上皇后给陷入危险之地的。

    唯有庞岩,有此动机。

    姜欢抚摸着腕上的玉镯,眼神一沉,“今日消灾会,相府是要上前祷告的。若是神明降罪,这相府可是有口莫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