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八十四章 明斗暗秀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锣鼓喧嚣,彩带飘扬。

    方才因为雪豹的发狂而造成的街市上的混乱,似乎皆是已然瞧不见一丁点影响了。

    百姓们纷纷收拾了心情,重新将这消灾会的热闹给带了起来,唯有方才驯兽人所在之处,被大理寺的官兵给围住,用水洗刷着鲜血,而那些兽类亦是依照太子府的吩咐,悉数送去太子府的。

    百姓们起初还是不解,为何太子府要收入这些玩意儿的。毕竟有雪豹发狂在前,倘若再惹出纷端,也并非是毫无理由的。

    养着这等的猛兽在府上,就算是身手那般敏捷的五公主,怕是也难以全然掌控住的。

    只是按照太子府上的小厮的意思,说是五公主觉着雪豹发狂事出有因,须得将这一众兽类都是带回去好生检查一番,看看究竟是何种原因所造成的雪豹发狂,以及这剩下的兽类是否还有着发狂的可能性的。

    百姓们这才是恍然大悟过来,一个个地解释夸赞着五公主,说五公主不仅医术高超,竟是武功还如此了得。

    若非是今日五公主出手制服雪豹,只怕是这一场消灾会难以进行下去了。

    “都说那姜国五公主野蛮至极,一丁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是没有的。依着我瞧,这五公主亦是个真性情的主儿,虽说说话直截了当了一些,只是到底心里头是为了百姓着想。”

    “可不是呢,这五公主刀子嘴豆腐心的,若是将来成了咱们的太子妃,乃至是当朝主母的,也是咱们的福气。”

    “依着我瞧呢,这真性子的主子,总是好过那些个表面同你温温柔柔,结果背地里搜刮民膏民脂,什么正事都不干的主子要来的好上许多.....”

    百姓们的议论声从屋外传来,姜欢依在窗棂上,目光浅浅地打量了一周这些底下的人群们。

    先前那些个还在将自己视作这京都的灾厄,来自姜国的扫把星的百姓们,如今倒是都改了口径,将自己视作了神明一般的存在,瞧的姜欢心上却是高兴不起来,反倒是觉着有些讽刺的。

    “世人口舌纷杂,我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是好是坏,倒是全凭他们一张嘴说了去了。”姜欢懒懒开口道。

    她伸了个懒腰,眉眼间倒是露出了几分倦怠之色,瞧着似乎对这接下来的典礼倒是失去了大半的兴趣的。

    姜欢本就是个不大喜欢这些规矩体统皆是要奉为上乘的典礼的。

    在姜国,她是最自由自在的女儿。无需顾虑该是要穿什么服饰才是最为得体,亦是无需思忖自己上了典礼台子上该是要行着什么样的小碎步,亦或者须得要如何斟酌着用词再开口的。

    她要做的无非是代表着太子府的女主人,去将那些规矩制度,从自己的身上呈现一遭即可。

    姜欢不习惯这般,亦是不喜欢这样。

    她想要做的,乃是骑着骏马在草原上驰骋,亦或者与那些个野兽嬉笑打闹,再或者.....陪在师傅身边,采药草,研究医书的。

    “公主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就算多言语什么,都是无法改变公主原本的模样的。”梦鱼轻声道。

    姜欢是草原上最自由的风,是那无法束缚和禁锢的存在。

    流言蜚语无法将她如何,那些个百姓们心中所想、所认为的一个当朝主母该有的模样,亦是无法让姜欢多改变什么。

    梦鱼心知肚明。

    “时辰该到了。”梦鱼提醒道。

    姜欢这才是用力拉了拉筋骨,又是露出一副干劲十足的神色,摩拳擦掌着预备好生操干一番的了。

    只听得门扉被轻叩了两声,姜欢无需去询问来者何人,便是听着那动静飞快开了门,笑道,“你倒是准时的。”

    来者正是一脸还在赌气模样的陈如意,他听着姜欢的话,忍不住喃喃了句,“那是自然。”

    这副模样瞧的姜欢喜欢的紧,忍不住伸手就是捏了捏陈如意的脸颊。

    在触摸到那柔软光滑的脸蛋之时,姜欢忍不住咋舌称叹道,“你一个太子,怎的是保养的这么好的?倘若你有空,去写一本保养心得,我想这京都的女子皆是要将你的书奉为上乘贵宾的。”

    这话听得仇星剑额间冷汗皆是密密麻麻地渗出,他连忙偷偷擦了擦额间,悄悄打量了一眼陈如意的脸色。

    这老虎的脸可是不能够说摸就摸的,更何况还带着这般小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语气,依照陈如意往常的脾性,该是要将姜欢剥了皮都是不觉得奇怪的。

    只是陈如意并没有这般做。

    他只是红着耳根撇开了脑袋,从嗓子里挤出一声“哼”,随即便是推着轮椅往外而去,根本是不想搭理姜欢的样子。

    这场景的展开,看的仇星剑眸子瞪圆,根本是难以想象出陈如意竟是会像个在生闷气的小媳妇儿一样。

    姜欢瞧着仇星剑这般惊诧的样子,还以为他不过是惊诧于陈如意还在生闷气这回事。

    只瞧见姜欢上前一步来,劝慰地拍了拍仇星剑的肩膀,一副要承担责任的大男子模样,长叹一口气,“我惹的,是该要我来哄的。你跟陈如意认识这么多年,你知不知道他生闷气到底得怎么哄啊?怎么比小姑娘还小姑娘的。”

    仇星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满是佩服地对着姜欢竖起了大拇指,结巴道,“这话还是唯有你敢说的。”

    姜欢还想多跟仇星剑分享一下自己这哄人心得的,却是听到陈如意呼唤自己姓名的声音。

    她亦是不敢多耽搁,连忙就是提起屏风上随手挂着的大毛斗篷,连忙就是对着仇星剑连连招呼道,“还傻站着做什么?快些走了,要是陈如意又因为你耽搁生气了,你可是自己去哄的。”

    仇星剑心上五味陈杂,他瞧了一眼一脸荡然,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的姜欢,又是瞧着那轻轻咳嗽来掩盖住自己微红的脸颊的陈如意,恨不得挖个坑自己跳进去算了。

    老天爷,倘若我有错,你下雷劈我即可,何苦让我在这儿瞧着这一对小夫妻明斗暗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