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八十五章 捡到她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今日的典礼,皇宫里头的人安排在了京都最宽敞繁荣的广场之上。

    平素里,唯有过春节时,百姓们才是会围聚在这广场之上,虔诚地祈福祈祷,为来年进行祷告。

    根据京都的百姓们所言,这广场上侍奉着一位神明。

    神明庇佑着京都的百姓,才是可以将京都多年以来庇护的风调雨顺,无忧无灾。

    而代表着那位神明的象征,则是广场上所伫立着的一根直插云霄的旌旗。

    那旌旗高耸入云,在微风的吹拂下高高飘扬着,仿佛所谓的大风大雨皆是无法将它所折断的。

    “传闻说,这旌旗乃是当年开创京都的神明所留下的。只要旌旗飘扬着,京都就是会安然度过每个年岁,不受外敌侵扰,也不受天灾的。”梦鱼解释道。

    为了搭配姜欢的衣裙,梦鱼今日亦是穿了一条藕粉色的长裙,换下了她那平素不离身的劲装长裤,还不忘梳了个京都寻常大户人家丫鬟常梳的发髻,整个人瞧着没了平日里的肃杀之意,瞧着可爱的紧,只不过是话少了一些,面上的神色亦是少了一些,似乎难以接近的。

    不过今日与她说话的人倒是多了不少,虽说梦鱼一张毫无神色起伏的脸,只是那微微泛红的耳根子却是将她心底的心思给表露而出,告知了姜欢的。

    不过姜欢亦是没有多笑话她,只是一遍遍夸赞着梦鱼,直说她今日着实是好看又可爱的,看上一眼便是令人挪不开目光,心生爱怜之情的。

    倒是梦鱼被夸赞地颇为不好意思的,抿着唇不敢抬头的,只是那伸手捋发的动作却是愈发地多了一些起来。

    梦鱼是姜欢年幼的时候在城墙之下捡到的。

    彼时寒冬腊月,姜欢随着兄长出城前去打猎,在回城的路上便是见到了那个快冻死的小丫头。

    分明是瞧着与自己一般的大小,可是却身穿褴褛,满脸泥污,头发甚至是都打结在了一起,狼狈地比起城内的乞丐都是要更为让人难以接受的。

    唯有那双眸子,清澈透亮,在这如此艰苦的生活里,依然是能够透出对生的渴望来。

    这样子的人,不该就这么死在风雪之中。

    姜欢翻身下马,对着那个小丫头指了一指,“三哥,我要带她回宫。”

    姜路本意是不允许的,毕竟到底这个小姑娘来路不明,谁也不知晓是不是敌国派过来卧底打探的死士。若是入了离火宫,届时姜欢兴许是会遭遇危险的。

    只是姜欢却是梗着脖子,执拗道,“三哥,我与这丫头有缘,我就是要带她回去的。倘若她是敌国的死士,我便是亲手斩了她。”

    姜路哪里是扭得过自己这个心头上的妹妹的,瞧着她这般坚持的模样,只得是连连说了几声好,随即便是与姜欢一起将那个小姑娘带回了离火宫。

    初次沐浴而出,姜欢为她备下了一套崭新的衣裙,她瞧了一眼自己宫殿前的一池子鲤鱼,笑道,“我近日来总是会梦到鲤鱼,随后便是遇到了你的,此后,你便是唤作梦鱼罢。”

    而后梦鱼这二字,便是成了她的名,而她亦是陪在姜欢身边至今,成了姜欢最为信任之人。

    不单单是姜欢最信任之人,亦是最了解姜欢之人,也是姜欢最了解的人。

    譬如这个总是冷着一张脸,说话严肃老成的姐姐,其实内心却是分外柔软的,藏掖着一腔独属于少女的情怀。

    “你说,倘若我折断了这根旌旗,百姓是会如何想我的?”姜欢撑着脑袋,眼眸虽是望着窗外,心却似乎早已是飘到了那根旌旗上。

    陈如意听闻此言,眉头已然是拧成了深壑。

    方才还在与姜欢置气的模样已然是消失不见,他现在一心扑在了姜欢这句看似玩笑的话语上。

    姜欢这人总是爱将玩笑话变现,眼下她说了这话,陈如意不得不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

    “你可是莫要胡闹的,倘若你折断了旌旗,你将是成为百姓所唾弃之人。而且不单单是百姓,权贵们更是会借着这个事情来弹劾你,将你送上断头台才肯收手的。”陈如意说的认真,并无半分在说笑威胁的意思。

    姜欢听了这后果竟是这般严重的,竟是勾了勾唇角,瞧着十分想要尝试一番的模样。

    陈如意瞧着她神色的细微变化,忍不住开口提醒道,“你可是莫要动旌旗的心思的,倘若你当真在那上头犯了错,我也是保不住你的。”

    姜欢听了这话,倒是忍不住更为激动欣喜了一些。

    她本以为那杆子只是一个破旗杆而已,现在看来,那可是自己将庞家送上绝境最巧妙的道具了。

    她今日就是要借刀杀人,让庞岩自食恶果,去那黄泉地狱争权夺势最好。

    “我不是自己要去弄断那旌旗的。”姜欢解释道,“我不嫌自己命长。”

    那脑海里的计划思忖了一番,最终还是被姜欢给憋了回去。

    这事儿就算是告诉了陈如意,他也必然是要阻拦的。

    虽说自己想着借刀杀人,让庞岩担负起折断旌旗的罪名,只是到底行此事还是有着一定的风险。

    倘若是陈如意的话,该是不愿意让自己前去冒这个险的。

    姜欢摩挲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瞧的陈如意颇为在意的。

    “当真?”陈如意反问道,“你脸上可是写着要对这个旌旗有想法的,而且还是特别明显的那种。”

    姜欢闻言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就差是让梦鱼赶紧给自己买面铜镜来看看是否当真的了。

    自己分明是将表情给控制的极好,怎的是让陈如意说的,仿佛自己直接是将想要对旌旗动手脚给写在脸上的了。

    陈如意瞧着姜欢略微夸张的动作,倒是忍不住嗤嗤笑了起来,笑弯了眸子,瞧着对姜欢的一举一动都十分地感兴趣的模样。

    姜欢瞧着他被自己逗乐了,才是笑嘻嘻地撑着脑袋望向他,“你笑了便是不生气了,若是再生气,你可就是耍赖皮的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