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八十六章 推迟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今日其实着实是有些冷的。

    冷风瑟瑟,刮蹭的姜欢脸都是有些隐隐作痛的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脸蛋,随后又是连连哈了两口气,将那被自己哈热的手掌心贴在了陈如意的脸上用力搓揉了两下。

    直到瞧着陈如意的脸颊开始泛红,她才是分外满意地点了点头,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十分的满意。

    “你的脸都是被冻红了。”姜欢瞧着陈如意一脸困惑地望着自己的动作,随即解释道,“这天气愈发地变冷了一些,下次我去买条狐狸毛的围脖给你,这般你的脸就是不会受冻了。”

    姜欢说的认真,似乎这狐狸毛能够为陈如意抵御这所有的严寒一般。

    “我以前在姜国的时候,若是冬日外出打猎,三哥便是会为我备下一条狐狸毛的围脖用来御寒的。”姜欢一面说着,一面又是忍不住冷的跺了跺脚,似乎脚都是被冻住的了。

    眼下典礼还未开始,他们还是没能够踏入仪式台子上,不过亦是无法留在马车上继续等候的。

    作为太子与准太子妃,姜欢眼下该是要陪着陈如意守在寒风中,等候着监天司宣布典礼开始,随后再是上台的。

    姜欢到底还是有些等的不耐烦的。

    她瞧了一眼时辰,又是掐指算了算自己所等候着的时辰,他们在此地等候了起码约有半柱香的时辰了。

    “梦鱼,广场那边有没有动静?”姜欢忍不住催问道。

    倘若再没个动静,倒是不如带着陈如意去附近的酒楼坐坐,起码暖个身子的。

    若是一直留在此处,到时候典礼还没开始,自己跟陈如意先是冻僵的了。

    梦鱼闻言,轻盈地踏上了屋顶仔细观察了一番,随即下来摇了摇头道,“还是方才的模样,倒是百姓们已经围聚了不少。”

    按照原本既定的时辰,现下典礼该是早已开始不说,更是该已经进行到念祷告词的部分了。

    结果监天司那边传了信来,说是这典礼现下是举行不得的,说是这上苍有令,神明出行,要凡人避让的。

    故而才是须得推迟时辰,等候着神明走过,才是可以举行典礼。

    姜欢百无聊赖地玩弄着指甲,眼睛因为犯困已经微微眯起。

    哪儿有什么所谓的神明出行,这监天司的主要的管事的皆是相府的亲信,想来现下他们突然拖延时间,该是庞岩那边出了差池的,不能够及时赶来。

    “公主,探子回来了。”梦鱼话音刚落,一个一身劲装的男子便是从黑暗里走出。

    他的脚步极轻,根本是听不得丝毫的声音,直到他行至姜欢面前,才是稍稍一鞠躬,算是行了一遭礼。

    “相府那边是出了何事?”姜欢低声问道。

    探子亦是靠近了些许,压低了嗓音,“相府嫡女庞蔓蔓突然害了一种怪病,说是卧床不起,无法见人的。庞岩今日本该是带着庞蔓蔓一起进贡祷告香烛,眼下庞蔓蔓病倒,庞岩正在想法子。”

    姜欢一听怪病二字,心中已然是有了七分数。

    上次自己去给庞蔓蔓治病,发现她中的是早该灭绝的归去来之毒时,姜欢便是已经心上暗自留意了起来此事。

    在兹国灭国之前,归去来都是已经被下令全国拔除。

    能够得到归去来的花毒,庞蔓蔓必然是和兹国的亡国之徒有着联系。

    虽说不知是有着何种联系,但是倘若是如今还活着的兹国之人,那么这等的人对于姜国是有着极其大的危害的。

    兹国当年的百姓以制毒为生,所生产的毒药皆是世间一等一的致命。

    尤其是当年兹国王室所制出的一味名唤“往生”的剧毒,只需要一滴,见血封喉,根本无解决的余地。

    只不过当年兹国灭国后,这毒便是在九州大陆销声匿迹了,亦是无人再见过的了。

    这往生之毒亦是成为了兹国的传说,被封存在了那亡国的废墟之上。

    故而提起兹国的亡国徒,姜欢实分外留意的。

    这种人只要见到一个,姜欢便是会杀一个,丝毫不留情。

    只是如今庞蔓蔓与自己交恶,想要用软地从她口中套出归去来的来源自然是不可能的,故而姜欢在等,等庞蔓蔓自己主动交代出归去来到底是何人给她的。

    上一次姜欢从相府离开后,她便是打听了一番关于庞蔓蔓为何会突然中毒的事情。

    那探子回禀,说是庞蔓蔓因为在姜国冒犯五公主一事而被庞岩责罚关禁闭,再后来便是害了这种怪病的。

    “昔日只要是庞岩生气了,庞蔓蔓便是会突然害了这种怪病的。每每此时,庞岩便是会不再生气,亦是将对庞蔓蔓的处罚抛之脑后的。”探子如是说道。

    这倒是好解释了。

    庞蔓蔓每每瞧见庞岩真的动怒时,便是会服下些许归去来的花毒,从而让自己陷入一种中毒的假象里,好让庞岩焦急,从而忘却对自己的处罚的。

    少量的归去来的确是不会影响到人的身体,只会是让身子有些遭罪。身子会有中毒的迹象,但是不会危及性命,而京都的大夫们若是不曾去过兹国,亦是不会知晓归去来这种奇毒的。

    只是倘若归去来一旦用多了,就是会致死。

    譬如上一次庞蔓蔓的昏厥,若是自己晚去半盏茶的功夫,庞蔓蔓这条命便是丢定了。

    不过大抵是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探子回禀时,说是庞蔓蔓的病发作的并不算严重,不会影响到性命的,只是若是要说出席典礼,那么也是必不可能的。

    庞蔓蔓到底是一直被豢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不知晓这外界到底是有着多少的险恶,有着多少不成的规矩的。

    今日庞蔓蔓与庞岩一齐进贡祷告词,乃是先前就已经定下的流程,是礼部已经打了折子递给皇上过目的。

    庞蔓蔓突然无法出席,必然是须得要另一个庞家血亲之女来顶替方可。

    可是说来偏巧,除了庞蔓蔓,庞岩膝下并无第二个女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