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八十九章 洋相(上)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在典礼推迟了整整两柱香的时辰后,相府那边的探子才是终于回禀了消息,说是庞蔓蔓已无大碍,正在穿衣打扮了。

    那探子来去匆忙,不让人多问两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的,那身影便是已然消失在了人群之中,恍若与那些攒动的百姓们融为了一体。

    虽说等候了这般长的时辰,不过百姓们的热情倒是没有被削减的。

    根据监天司的说辞,之所以是会推延这么久,目的是为了等“天神过路”。

    这种借口一开口,百姓们纵使身子寒冷,却也是不会多言语半分的。

    比比起抱怨,他们倒是更想多靠近一些广场等候一些,以汲取一些福气。

    姜欢瞧着底下百姓们满是期待的笑颜,其中还有着不少的父母抱着年幼的孩提等候在冷风中,孩提哪里是知晓这些神鬼传说的,他们只明白寒冷与温暖,一个个地聋拉着脑袋,瞧着极其不情愿的模样。

    最为重要的,还是他们一个个小脸冻得通红,连连喷嚏不止的。

    “孩子的身子是比较不吃寒气的,若是这般久的时辰里一直站在这寒风里,害了风寒亦是应该。”姜欢撑着脑袋,淡淡道。

    早知晓自己接手什么醉红楼,倒是不如去开个药馆。今日这副模样,怕是药馆的生意该是极好的。

    姜欢的小心思被陈如意捕捉的清楚,只听得陈如意轻声开口道,“不妨今日借着消灾会的契机,我将名下的一间药馆宣布重新开张,让你来掌管,如何?”

    自己心上的想法有着实行的机会,姜欢立马来了精神,满面欢喜地便是转过身子望向陈如意,音量都是拔高了不少,“当真?”

    陈如意瞧着姜欢两眼放光的模样,亦是被感染了些许,忍不住微微勾起唇角,“当真。”

    仇星剑的目光随即射向了二人,刺的姜欢脊骨一寒,倒是不由得缩了缩肩膀,同样回了仇星剑一个佯装狠戾的眼神。

    “兼济堂都停了这么久的时日了,你若是要重启的话,现在该是差人收拾一下最好。”仇星剑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捧着杯盏提醒道。

    他算是明白了,自己在这二人眼中怕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娘子,还是那种才嫁进去太子府上的那种。插足了这二人的感情,这才是要受这二人这般恩爱的模样的。

    陈如意倒是没有搭理仇星剑的小脾气的,经由这一提醒,他连忙打了个响指唤来自己的亲信,耳语吩咐了几句后,那亲信便是转身消失在了屋内。

    “不过你居然是有着一间药馆的?我以为你是不问这些商事的。”姜欢捧起一把瓜子,一面磕着一面上下打量着陈如意,试图从他身上寻找出些许关于他会开药馆的可能性的。

    不过也的确,陈如意本身就是个药罐子,皇上又那般地疼爱他,该是会专门辟出一间药馆给他所用。这般才是好名正言顺地将一些极其珍贵的药材送入太子府上的。

    “已然是歇业许久了。”陈如意捻起一枚糕点送入口中,唇角的笑意不知何时已然是消失不见,“不过一直是用来储藏着一些药材,故而清扫一番还是能够直接开门迎客的。我方才已经吩咐了侍卫带人去收拾一番,最迟明早便是可以重新开张了。”

    仇星剑一听陈如意的回答,立马皱起了鼻尖。

    只消得手中折扇倏地展开,他只露出那双透露着玩笑意味的双眸打量着陈如意,补充道,“小欢你可是莫要瞧着如意这副不问世事的模样,其实在京都有着不少的产业皆为如意所有。只不过像庞岩一流的,是将这些产业放在了明面上的。而如意.....”

    仇星剑的话还未说完,便是听得门扉被轻叩了几声,随即门外便是传来了招呼的声音,“太子,五公主,太傅,典礼即将开始,还请三位移步。”

    冷风萧瑟,虽是最为热闹的广场,可是这广场上却是荒芜一片,光秃秃的树枝与没有颜色的花圃,这一切瞧着都是来的太过凄凉了一些。

    纵使这四周皆是彩旗飘扬,五颜六色的灯笼装点着,映衬着,可是都难以将那份生机给装点而出。

    姜欢忍不住搓了搓手,连连哈了几口气。

    只听得锣鼓震天一声响,原本喧闹的人群陡然间安静了下来。

    随即便是鞭炮噼里啪啦的响声,极其吵闹,仿佛要将这片天际都是给掀翻了似的。

    姜欢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偷偷摸摸望向身侧的陈如意。

    他却似乎是早已习惯了这喧嚣声,丝毫没受到影响的模样,静静地望着那满是烟雾的广场。

    十来串鞭炮放完,监天司才是高捧着托盘缓缓而来。

    他神色肃穆,一身漆黑,就连那托盘上所供奉的“祭品”都是漆黑一团,瞧着极其诡谲的。

    只瞧着监天司恭敬地将那祭品呈在了高台之上,随即接过小厮递去的桃木剑,狠狠地劈向了那祭品。

    只听得砰一声,那祭品与桃木剑应声而裂,竟是迸溅出火光来。

    监天司又是高呼了几句拔除语,随后便是瞧见同样一身漆黑的庞蔓蔓跟在庞岩身后,一步一踉跄地往上走去。

    庞蔓蔓的走姿瞧着极其艰难,仿佛多行一步皆是要摔倒了似的。

    短短几十步的路途,走的庞蔓蔓脸色惨白,冷汗直流。

    姜欢手臂环胸,静静地盯着庞蔓蔓,似乎在等候着什么发生。

    归去来这种花毒,其实倘若用量恰到好处,是可以形成假死的效果。

    少则半日,多则三日,人可以没有鼻息与心跳,呈现出一个死亡的状态,但是只需要以银针入汇灵穴,此人便是又可以再度恢复鼻息,像无事发生过一样。

    但是这种用量须得极其讲究,一旦没有极其熟悉归去来的人在一侧安排,此毒便是可以致命。

    姜欢先前给庞蔓蔓所诊断时,便是发觉她体内的用量恰好是差了半钱的假死量。

    这半钱的用量,不该缺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