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九十章 洋相(下)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半钱的分量着实是太少且微妙了。

    倘若是不知用量的人,这假死的用量十分的出乎意料,并不会只缺少半钱。

    而若是知晓用量的人,半钱本不该缺少。

    若非是有着想要杀庞蔓蔓的人,便是原本算好的用量在某些原因之下缺失了半钱。

    无论是哪一种,这相府里头怕是都藏着自己想要的那个人。

    私藏着兹国的余孽,倘若此事能够被坐实的话,无论庞蔓蔓是否能够全然抽身于外,都是难以撇清这件事她所牵涉的关系的。

    轻则杖刑,重则满门抄斩,皆是有可能。

    姜欢思忖片刻,与梦鱼耳语了几句,梦鱼便是悄然离开,不曾让他人给发觉的。

    倒是陈如意瞧着梦鱼离去,不由得困惑地蹙了蹙眉头,姜欢却只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声道,“好戏开罗了。”

    庞蔓蔓今日本就方才解了毒,身子虚弱的不行,若是换做往常,爹爹瞧着自己这副模样,哪里是还会强迫自己前去为太子献礼的。

    只是今日庞蔓蔓醒后,方才表露出自己太过疲倦不愿出门时,却是被庞岩劈头盖脸好生一顿骂。

    “我当真是将你给宠坏的了!你可知晓你今日不去会有着什么后果的?欺君之罪,整个庞家今日皆是会被直接抄斩!”庞岩头一遭对着庞蔓蔓露出这般愤怒的神情,那滔天的怒火仿佛要将庞蔓蔓给淹没一般。

    她一听抄斩二字,那原本抱怨的心一寒,陡然间竟是没了个主意。

    庞蔓蔓再次服毒,本意是为了好让自己不去给陈如意进献祷告词的。

    在她心中,这一次的消灾会只不过是个寻常的典礼,谁人去进献皆是可以。

    她先前在皇宫里头受了那太子与五公主的难堪,回去后又是浑身发痒难耐,须得整日泡在热水里方才得以纾解这份痛苦。

    庞蔓蔓念着此事,一听闻自己还要做臣子给他二人进献,更是满心的不愿意。

    只是庞岩此番立场坚定,无论自己怎么个讨好撒娇,都是难以说服庞岩换个人来替代她的。

    庞蔓蔓瞧着庞岩这条路是走不通的了,倒是心生一计,服下了些许花毒,试图装病不去。

    结果这一中毒,却是几乎要了庞岩的半条命的。

    他喊来了几乎所有的大夫,结果大夫们束手无策,皆是大汗淋漓,根本不知晓这到底是个什么病症的。

    无奈之下,庞岩才是想起姜欢,亦是有了眼下颤颤巍巍行着步的庞蔓蔓。

    姜欢静静地望着庞蔓蔓,眼神并未在她身上离开过半分,生怕错过了庞蔓蔓任何的举动一样。

    只见庞蔓蔓那虚弱的身子愈发地颤抖的厉害了起来,就连走一步都是仿佛会随时摔倒一般,只是庞岩在她之前不曾回头过,只自己恭敬地捧着托盘往前走着,似乎想要尽快地将物什给呈递上去,结束相府今日的任务。

    他根本不曾注意到,自己身后的庞蔓蔓已经虚弱地距离他距离了分外远的程度。

    而庞蔓蔓亦是心急如焚,她用力地挪动着自己的双脚,想要快些跟上庞岩的步伐。只是她越是想要跟上,越是发觉自己的体力不支。

    只听得砰一声巨响,庞岩回头时已然是晚了。

    庞蔓蔓倒在了地上,手中的托盘亦是翻滚在地,里头所呈着的物什皆是散落一地,而那翡翠做的托盘亦是摔的粉碎。

    尖锐的碎片刺在庞蔓蔓的手上与脸上,那大片的鲜血染红了托盘里的祷告词,恍若一片废墟中盛开出一朵朵娇艳的蔷薇花似的。

    百姓们哗然不已,在附近观礼的权贵们亦是都慌了神,纷纷交头接耳着。

    祷告词乃是极其重要的圣洁之物,此物须得未出嫁的贵族之女来进献,才是不会让此物受到玷污。

    不单单是供奉者须得精挑细选,而这上头的祷告词更是由天龙寺住持潜心焚香三日,念诵而成。在词成之后,这物什便是再无他人经手过。

    裹着象征皇室地位的龙袍,每一个接手之人,皆是那未出阁的贵族小姐。

    而庞蔓蔓今日这一失误,不仅仅是打翻了此物,更是让鲜血染脏了祷告词。

    可谓是灭顶之灾。

    一时间,原本安静的广场四周变得极其喧闹。数以万计张嘴在不停地议论着、传播着当下的情况:相府大小姐弄脏了祷告词!

    庞蔓蔓已然是陷入了昏迷之中,不知晓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大错的。

    只是庞岩却是已经被吓得六魂无主,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脑一片空白,只敢伸手去捡那祷告词的。

    不过他还未来得及去触碰上那已经被血给染红的祷告词,就是被仇星剑给阻拦下。

    “宰相大人可是莫要去触摸的。”仇星剑冷声阻拦道,“此物不能够经由男子之手,本就是已被宰相的女儿给弄脏,若是宰相大人再触摸,怕是再无可挽回的余地了。”

    仇星剑话音刚落,皇上派来查看情况的太监已经来到了此处。

    他在瞧见这场景时,只惊讶地尖叫了一声,随即捂住了嘴,连忙就是回去仪仗内与皇上禀报的。

    陈炎听闻此事,龙颜大怒,猛地摔碎了那官窑瓷杯盏,厉声呵斥道,“竟是生出此事的!给朕将庞岩押进来!”

    只是还不等侍卫前去将庞岩给拿下,就是瞧着珠帘被掀起,所来之人正是陈如意与姜欢。

    “父皇切莫如此。”陈如意最先开口劝阻道,“若是当众押下庞岩,怕是要引起百姓恐慌。京都里所属庞岩的产业也是会一朝收到消息奔逃,届时百姓将是会失去最基础的供给,怕是京都要陷入人为之祸乱之中。”

    庞岩于众目睽睽之下闯下大祸,若是再被侍卫押下,他的势力亦是会及时抽身而逃,不让皇室有着机会对他们出手的。

    偏偏,庞岩的势力皆是关系着民生,倒了一支,百姓的生活将是会陷入困顿之境地。

    这并非是陈如意所要看见的场景。

    “还请父皇听儿臣一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