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九十一章 帮忙说话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父皇,庞相今日乃无心之举,若是因为此事而处斩庞相,怕是有失大计!”陈如意提高了音量,恭敬道。

    他恭敬地跪拜磕头,乃是为庞岩求饶的表现。

    只是到底是与自己为敌的相府,太子此举只让众人不理解的。

    若是今日皇上当真处斩了庞岩,最得益之处便是太子府无疑了。

    只是如今第一个站出来为庞岩说话之人不是旁人,却是太子陈如意。

    “庞相手执盐米两处流通权,倘若今朝被处死,百姓生计将如何?还请皇上三思!”陈如意恳求道,语气之坚定让姜欢不由得微微眯起眼来。

    陈如意的腿脚不好,如今却是为庞岩下跪求饶,这着实是出人意料的。

    要说庞岩会因为此事而记挂着太子府,日后报恩,这自然是个不可能之事。

    庞岩是个如何奸佞之人,今日得此脱逃,来日旁说会报恩了,只会是加快巩固自己的势力,好让他免于被皇上掌控的情景再度发生。

    险棋,陈如意这一招,着实是个险棋。

    舍自己而保全京都百姓,这一点倒是与他那个三弟相似的很了。

    姜欢思忖着,目光不由得打量起不远处的陈渡。

    今日陈渡佩着他那把白龙剑,一身飞鱼服傍身,好生不风采。

    他就站在自己面前,仍旧是自己最为熟悉的那副模样,不曾变过,仿佛只消得自己稍稍抬眸,他便是仍旧会望向自己,唤一声小欢。

    可是姜欢知晓,他们再也不会回去了。

    天下在手,无人可撼动。

    感情亦是不为例外。

    “太子可知,今日庞相之女毁的可是太子的消灾会!”陈炎愤怒的声音将姜欢的思绪拉扯回来。

    只见陈炎面上的怒火因为陈如意的求饶而削减了不少,方才的肃杀之色亦是藏掖而下,难以寻见了。

    陈炎挥挥手,不等一侧的太监上前去搀扶,姜欢已然是小跑上去将陈如意搀扶起身。

    只见姜欢早已换了一张脸,满眸心疼,宛若陈如意这一跪并非是在跪着皇上,而是跪着姜欢的心上。

    庞岩瞧着这二人郎情妾意,心头的怒火倒是被欣慰所取代了不少。

    庞岩趁着这个机会,更是为自己开脱道,“皇上明察!老臣并非是有意而为之,只是因为小女突生怪病,步难疾行,此番才是败了事情。此事老臣难脱关系,不求皇上免责,只求皇上于老臣那小女开恩!”

    庞岩恳求地句句泣血,俨然一派为女所想的好父亲之样。

    不过这好父亲模样底下究竟是藏着一些什么,亦是无他人所知晓的了。

    姜欢顺着庞岩的话头接道,“庞相此言不假,前些时日庞家大小姐生患怪病,昏迷不醒命在旦夕。整个京都的大夫皆是无计可施,乃是儿臣前去相府医治。”

    有了姜欢这话,庞岩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只以为姜欢亦是开了眼,来帮自己的了。

    陈炎听着姜欢的话,不由得微微颔首,那深沉的神色让人瞧不出他究竟是在思忖一些什么。

    只是到底事关民生,想来方才陈炎因为一时冲动而萌生的杀意,现下也该是消退了不少了。

    不过姜欢却是继续说道,“不过说来奇怪的,庞小姐的怪病来的奇怪。她乃是中了一种叫做归去来的花毒,此毒并非是寻常可见的毒种,乃是当年兹国百姓所培育。只不过兹国亡国已久,此毒亦是本该灭绝。但如今出现在了相府上,更是加害了庞小姐两次,让人不难怀疑是否是相府上有着当年兹国余孽还在潜伏。”

    姜欢此话一出,庞岩半条命几乎都是要被吓了过去。

    她先前那一番话乃是救了庞岩,只是现下这一番话,却又是将庞岩置于绝境。

    私藏亡国余孽,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倘若当真相府里窝藏了兹国的余孽,就算庞岩是不知情,庞蔓蔓乃是这花毒的受害者,整个相府亦是难逃大罪。

    陈炎眉头紧蹙,神色亦是瞧着难看的紧。

    他那拳头紧紧攥住,就连关节亦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听着极其骇人的。

    若是说方才庞蔓蔓失误一事尚且可以被原谅,那么私藏余孽一事,可是难以被恕罪。

    “韩林,你带人去将相府包围住,给朕查清楚每个人的底细,不允许任何人离开相府!”陈炎厉声吩咐道。

    被唤作韩林的侍卫应允一声,随即便是迅速离开了依仗之中,速度之快以至于让庞岩都是无法反应过来。

    “消灾会结束后,朕会亲自前去相府,好好看看此事是否当真!”陈炎满面的怒火已然是无需多言,他眼下尚且记挂着消灾会的顺利举行,并不愿在他处再多浪费时辰了。

    “你在相府上已经浪费够多的时辰,本就是耽误了最好的时机,你以为朕不知晓监天司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时间不成?庞岩,你且枉为宰相。”陈炎一声训斥地比一声严厉,听得庞岩心中一寒,早已是没了个主意。

    今日所行之事,确实皆是相府之引起,庞岩纵使一张嘴能够把死的说活,都是无法将众目睽睽的错事与自己撇清了。

    他只得连连磕头道,“皇上教训的是,老臣不敢为自己求一开脱,只是百姓如今还在外头候着,这消灾会还是先行办上为好。”

    陈炎亦是点了点头,他瞧了姜欢一眼,吩咐道,“供奉祷告词一事,便是由五公主暂且先行代劳罢。”

    姜欢应允下,随即便是推着陈如意往外走去。

    倒是庞岩一时间被吓着,连站都是站不起来,只得被自己的小厮搀扶着,才能够勉强颤颤巍巍地跟上了姜欢的步伐。

    离开了仪仗的范围,庞岩那先前的恭敬恐惧之色倒是消退了不少,他眸中透出狠戾之色,似是要将姜欢给千刀万剐了一般。

    饶是姜欢不曾看他,却已然感受到了这份恨意。

    她不曾恼,只是讥笑道,“相爷还是莫要将力气用在我身上才是,毕竟相府里,可还是有着烂摊子等着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