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九十二章 去相府

时间:2021-01-02作者:衣衣杨柳

    百姓们皆是不曾想到,这场消灾会竟然还是可以如期举行的。

    不过接手祷告词的人却是换成了五公主,而且瞧着太子的神色,似乎是对五公主此次出现分外的满意。

    与其说庞蔓蔓弄砸了这一场典礼,倒是不如说给了五公主一个机会。

    五公主先前在京都办了几件大好事,原本的坏名声早已是被洗清。

    只不过她倒是还差个契机,一个可以让她名正言顺走上高位,赢取民心的契机。

    这一次的消灾会便是最好的机会。

    贡献祷告词的圣女乃是纯洁无暇的象征,姜欢此次被临时选为圣女,足以体现出皇上对她的信任。

    百姓们心中那最后一丁点对五公主的防备也皆是已然消失殆尽。

    在他们的心中,五公主眼下是被皇上亲自认可过的,纯洁无暇的存在。

    姜欢双手高举起那满是血渍的祷告词,陈如意缓缓接过,掷入火盆中。

    在祷告词被烈火焚烧的干净后,监天司高举起那象征着典礼结束的红旗,只见红旗随着旌旗长杆被高高束缚住,那红旗亦是随之扬起,随之而到来的则是轰隆隆的炮竹声。

    比起先前的炮竹声,这一番的声响更为大且猛烈,仿佛要将整片广场上方的天给掀翻了一样。

    这举动乃是意在要为太子拔除这烟火污秽,让太子平平安安,再无邪祟傍身。

    姜欢捂着耳朵再瞧这炮竹时,面上倒是染上些许笑意,瞧着似乎十分地欢喜。

    “陈如意!陈国逢年过节是不是都会放炮竹呀?”姜欢扯着嗓子问道。

    “是呀!”陈如意同样大声回答道。

    这还是姜欢头一遭见着陈如意这般有力气地与自己对话,倒是笑的眸子都眯了起来。

    她对陈如意并无动心之意,只是这一点点的时光过去,姜欢却是觉着陈如意比起自己心中所想的,要来的更为惹人怜爱一些。

    自己甚至是琢磨着,若是两人并非是夫妻的话,自己该是要将陈如意视作自己的弟弟才好。

    姜欢心里头的算盘打的直响,却是没有留意到陈如意那分外温柔的眼神。

    这炮竹震天响,唯有陈如意周身还团着一股子暖洋洋的气息,将姜欢包裹于其中,不让她被这声响所吵到的。

    他望着姜欢的神色太过温柔,温柔的被仇星剑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一个要当帝王的人,若是有了软肋,便是难以行大事。

    要成大事,最该被舍弃的便是男女之情。

    自古以来,男女之情多坏大事。

    仇星剑不曾言语,只是扇着手中折扇,静静地望着二人面上所洋溢出的灿烂笑意。

    尤其是陈如意,仇星剑已经许久都是不曾见过他笑的这般开心了。

    那是由内而外所散发出的,丝毫没有掩饰的最为真实的笑意。

    罢了罢了。

    仇星剑笑着摇了摇头,随着他二人的目光一齐望向那浓浓烟雾之处。

    这般的陈如意,终于是有了些人样了。

    -相府

    今日的相府注定是不得安生的。

    从正门至后院小门,皆是已经被皇宫内的御林军给团团包围住,水泄不通,插翅难飞。

    而相府里所有的人,上至大管家,下至负责清扫的丫鬟小厮,皆是被围在了正厅之中,一个个地坐在地上等候着验身。

    根据五公主的告知,兹国之人手指皆是会发黑,尤其是指关节的位置。而寻常的百姓,不会单单第二指节处漆黑如炭。

    韩林则是按照这种提示,一个一个的人检查,只是并未发觉有着异样之人。

    今日相府有着不少的下人皆是外出,而大内侍卫亦是已经根据着其他下人的说辞前去寻找那些出府的下人。

    只不过在找齐这些人之前,韩林亦是不敢放松警惕,生怕放跑其中一人。

    典礼结束后,皇上便是携着一众人马不停蹄地赶去了相府。

    而庞岩亦是只敢跟在后头,一步都是不敢慢下的。

    庞蔓蔓亦是没有被送回相府,则是直接送去了药馆里接受治疗,而庞岩亦是不敢多问,生怕多说错一个字都是要被责罚的。

    等到皇上移驾到府邸之时,韩林已经是候在了门口处。

    “回禀皇上,并无找到关节黝黑之人,唯有几人伤了手,还请五公主掌眼瞧瞧。”韩林恭敬摆了个请的手势。

    姜欢稍稍欠身,提着裙摆便是往里走去,直奔韩林所言伤手的几人。

    姜欢的目光最先锁定了其中一个男子,那男子的衣衫上还带着血迹,而那手上的绷带亦是渗出浓浓的血迹,不难看出这伤乃是新弄上的。

    “你的伤是怎么弄的?”姜欢勾起唇角,笑问道。

    她瞧着没有一丝丝危险,可是这笑意却是绵里藏刀,似乎是要穿过她的双眸,将那男子的心给剜出瞧瞧究竟是不是有着假话的。

    那男子面对姜欢,并没有神色的变化,只是仍旧将方才的那话给复述了一遍,“今日切菜的时候不慎将手指给切断了,这根手指便是没了。”

    男子说着便是将自己那鲜血淋漓的手指递到了姜欢面前,他揭开了那层层纱布,露出了里面断裂了一截的手指。

    其他的侍女们瞧着这般血腥的场景,皆是掩面惊讶,一个个地挪开了目光不敢去看的。

    姜欢却是仔细看了一遭男子手指的创面,平整光滑,而且切口的方向乃是顺着正向男子的方向。

    与其说是切菜的时候被切断了手指,倒是不如说更像是男子将手指竖直放在了自己面前,从而一刀切下的。

    姜欢原本欲走的脚步却是停了下来,她打眼望向了那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

    “你在厨房切什么菜,把手指直接切断的了?”姜欢诘问道。

    现下这个点并非是饭点,若非是准备正餐,根本是无需会需要剁肉这等会将手指切断的手法。更何况庞蔓蔓病倒,这府上更是不会提前开始备下许多用剁菜这种手法才能够制成的荤食。

    “晚膳所用的菜品。”男子不曾被姜欢影响,低低答道。
小说推荐